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恐怖灵异 > 夏络儿的社团活动纪录簿 > 第三案 最终测试 泰语翻译员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三案 最终测试 泰语翻译员

    虽然还缠着纱布,但明显看到男子左手只剩四隻手指;食指到手腕之间缺少了应当存在的大拇指。
    少女拉着他的左手观察了一下:
    「事情是发生在什么时候?」
    「昨天凌晨。」
    「已经过了二十四小时了,」我说道:「就算找到拇指,应该也接不回来了。」
    少女转过头来,倾着首望向我:
    「你还蛮清楚的。」
    「嗯……之前有学习过关于运动伤害以及这方面的医疗常识。」我耸耸肩:「只是现学现卖罢了。」
    「这样啊。可惜。我总觉得我身边需要一位医生。」
    她把目光重新放回那隻失去拇指的手:
    「不过,正如学长所说的,如果没有在第一时间妥善保存断肢,就算现在找到您的拇指,应该也接不回去了。」
    「我已经没有指望能接回来了。事实上,我连昨天我是在哪里、被什么人、又为了什么事被砍断拇指都不晓得。」
    男子不只声调低沉而有气无力,甚至全身仍微微颤抖着,削瘦的身躯彷彿要没入椅子上一般,松垮的白色圆领衫与浅蓝色的牛仔裤、灰色步鞋上满是污痕,除了左手缠着纱布之外,黝黑的脸上还有一道看起来才刚止血的疤痕,眼眶上方也贴了一片纱布,难以想像他在来到221b以前经歷了怎样的劫难。
    少女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双膝交叠,十指相併:
    「那就先从您晓得的部分说起吧。」
    「……好。」
    男子嚥了嚥口水:
    「我本名叫做维杜拉?察特坤尼,大家都叫我的小名『巴拉蒙』,我是泰国华人,来台湾学中文之后,就待在台湾,从事有关劳工仲介的文书跟口语翻译的工作。偶尔也会担任地陪、导游,带泰国旅客在台北旅游。两天前我收到一通电话,说是有一份翻译跟接待的工作,问我有没有兴趣见面洽谈。我以为是一般的案子,所以就同意了。前天中午,对方来到我的住处楼下,跟我说明因为工作时间是当天晚上,且来客的身分特殊,要求我不能告诉其他人,并且先给了我五千块当订金。虽然觉得情况很诡异,但毕竟对方开价很高,并且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看起来是正经的人,所以我就答应了。于是当天晚上,对方便开车过来载我去工作。
    但上车之后就发现事情不对劲。那是一辆七人座的厢型车。中午来跟我接洽的那个人维持着同样的打扮,他引我进到车辆中间那排之后,从后座出现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摀住我的嘴,直到车子啟动、车门被锁上后,他才放开我,但马上用一块布蒙住我的眼睛。
    『巴拉蒙先生,希望你别介意,毕竟如果让你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我会很困扰。』前座的驾驶,也就是跟我接洽的那个人如此说道。
    我就这样被载到一个完全不知道在哪里的地方。
    被带下车走了几步之后,对方才把我眼睛上的布拿下。我只瞥见了建筑物的外观一眼,看起来像是废弃的工寮,但随即被押进室内。走到里面之后,我看到一个男人,面容削瘦,全身是瘀伤,眼睛已经肿到看不出眼眶,嘴被胶带封住,双手被反绑,双脚被綑在一张板凳。
    至于那个壮汉旋即拿起了在地上的手持棍棒,站到被绑的人的旁边。
    而我被押在一个有扶手的椅子上,坐在对方的正面。
    在我还没开口之前,押着我过来的那个人就要求我只能讲他要我讲的话,并且如实翻译对方说的内容。他先语带讽刺地说为了避免沟通不良,所以找来了专业的口译。接下来他撕开对方嘴上的胶布,询问对方『东西在哪里』、『是谁要你偷的』、『你背后是谁支持的』,然而那个泰国人只回答『我不知道』、『不晓得』、『不清楚』。泰国人每给出否定的答案,他旁边的人就用棍棒敲打他的背。
    大概重复几轮这样的问答之后,我想到一种方式来釐清我目前的处境。我在每个问题的后面加上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目的是想看看在场另外两人能不能听懂,而我发现他们没有反应之就赶忙问他:
    『如果不想再受苦的话就老实交代出来![你是谁?你是做什么的?]』
    『我没什么可以交代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这个人的劳工,我来自黎府塔利。]』
    『不要再跟我装蒜,厂房的监视器已经清楚录下你的身影。[这里是哪里?你做了什么事?]』
    『我只是经过而已。我不清楚这里是哪里。[我拿走了『原料』]。』
    『那你为什么要逃?你以为监视器没拍到你手上的东西吗?[什么『原料』?]』
    『因为有人交代我去厂房搬货。[『药』的『原料』]。』
    『混帐!你的说词不是前后矛盾吗!』
    一阵殴打之后,他再问:
    『那么,是谁要你去拿的?[什么『药』]?』
    『我不知道。[工厂里做的药,给中国的]。』
    『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信不信我也可以杀了你!』
    说罢,他拿起了一把厚重的屠刀,走过去朝那个泰国人的大腿刺下。对方立刻惨叫哀号,我也忍不住多嘴喊道:
    『[朋友!你还是把事情交代出来吧!继续下去对我们两人都没有好处!]』
    『[我不能说!那种药会毁了『我们的泰国』!我会被杀掉!我的家人都会被杀掉!我不能说!]』
    但就是因为这段对话使得那名男子起疑。他拿着刀朝我过来:
    『你刚刚跟他说了什么?』
    『我劝他把事情交代出来,否则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我看着他,语带颤抖说:『真的。』
    『我警告过你,只能讲我讲过的话。你们刚刚玩了什么把戏?』
    『我真的只是劝他把事情交代出来。』
    但对方立刻用手肘敲击我的头,也就是现在贴着纱布的这个位子。我也因此从椅子上跌了下来,趴倒在地上。
    『跟他说,如果他再不把东西的所在地交代出来,我就会先杀了这位口译。』
    于是我只能如实地把这段话翻译给那位泰国人。
    对方显得很惶恐,但他还是没有回答那个人要的答案。
    『也许我该让他知道我是玩真的。』他说道,随即押住我的左手臂,然后用屠刀朝我的拇指砍下。
    我随即感到一阵几乎使我昏迷的痛楚,并使得我哀号了出来。
    『[朋友!逃!快逃!我不能让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快逃!]』
    那个泰国人喊着,并且用力挣扎使自己连着板凳摔倒在地,而在场那两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过去。我也不知道此时哪来一股力气,立刻摀着手上伤口起身拔腿就跑,衝出建筑物后沿着柏油路跑了一段距离后,觉得对方可能会开车追来,所以就往路边的草丛里跑去,但没注意到那是一个山坡,于是我摔滚了下去。
    我连滚带爬的跑出山坡后,看到远处有灯光,就一直往那个方向跑。那是一个小社区,我找了一户人家猛敲对方的门,请对方帮我叫救护车之后就失去意识,等到醒来之后,我已经在一间新竹的医院里。我很怕被那些人找到,所以离开医院之后先去朋友家躲着,直到现在才听人推荐,过来请求你的协助,夏小姐。」
    少女听到这里,缓缓地闭上双眼。
    如果不是因为细緻的胸口轻微地起伏着,现在的她像极了一尊精巧的人偶。但我知道她的脑袋现在应该正高速运转着,从对方的话语中串起一整个故事。
    一会儿,她张开了眼睛,并轻轻地站起身来:
    「感谢您提供了一个如此精采且不凡的冒险故事,巴拉蒙先生,但恐怕我没办法帮你。学长,麻烦你送客。」
    我惊愕地看向少女,但她已经离席走到办公桌去拿棒棒糖,似乎当真不把巴拉蒙的遭遇当一回事。
    「等!等等!夏小姐!我是听别人说你一定能帮我,我才过来的!」
    男子也激动地站起身来。
    「喔?是谁呢?又是希望我帮您什么忙呢?」
    少女拖着手肘,手指夹着尚未拆封的棒棒糖,抚着下頷轻轻地在室内踱步:
    「我知道委託人往往都有一些难言之隐,但我只习惯案子的一端是谜,如果两头都是谜就太糟糕了。巴拉蒙先生,你的叙述中隐藏了一部分事实,而我相信那是整个案子的关键,也是你之所以没有报警而是直接来找我的主因。」
    夏络儿的每一步都像踏在访客的心头上,使他惴惴不安。
    少女走到我跟访客的中间:
    「皮肤发黄有疮疤,牙齦发黑,齿根外露,手脚不自觉地小幅抖动,虽然似乎尝试着戒绝但还是偶尔忍不住来上一发──毕竟那已经是您赖以维生的商品,而不是自己的娱乐用品。巴拉蒙先生,您不仅是个吸毒者,而且还是个药头,对吧?」
    男子虽然眨了眨眼,轻晃着脑袋,但却没办法出言否认。
    夏络儿继续在他身后踱步:
    「确认这一点之后,接下来的事情都很好解释了:为何有那么多泰语翻译员,对方只找上了您;又为何您在叙述这些经歷时,又显得较为冷静──您在对方找上门时就已经知道了一些风险,甚至可以这样推论:您跟对方至少不是第一次见面,因为彼此都是『圈内人』,您以为只是寻常的『交易』。同时,您也担心如果把对方的身分暴露出来,无论是报警或是告诉我实话,您若不是直接被警方逮捕,就是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对吧?」
    少女绕到他的正面:
    「如果您刚才只是想测验我的实力,我已经展示给您看了。现在,告诉我实话,巴拉蒙先生:是谁委託您去翻译?又是谁推荐您过来这里?而您究竟希望我提供怎样的帮助?否则,请您离开。」
    她优雅地朝门口举起手臂,示意让对方离去。
    巴拉蒙咬着下唇,然后像断了线的人偶一般跌坐回椅子上。他将脸埋入手掌之中,似乎连刚到来的时候仅存的一丝气力也崩溃了。
    「是的,夏小姐,我很抱歉刚才没有跟你说实话。你的推理是正确的。我来台湾之后染上了毒癮,之后被吸收为『销售员』。因为职务的关係……我不只是翻译,也是人力仲介,接洽的对象都是泰籍劳工,其实一开始我只是帮忙『带』一些泰国的香菸或酒品……但那些劳工在异地打拚,生活上的苦闷渐渐无法单靠菸或酒抵销──我也一样,于是开始尝试一些『新玩意儿』。吗啡、海洛因、古柯硷、安非他命……其实我经手的『商品』不固定,因为货源不是很稳定;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这些外籍劳工,就连吸毒也是讨别人吃剩的。
    而有一天,那个人主动跟我联系。我不知道他的本名……你知道的,我们都是用暱称。他自称是『比特医生』。他说有一种『新货』,如果我要的话可以稳定供给我;那是一种蓝色的药粉。服用的方式是取零点一公克,不能多,多了会出人命──我后来有听说过,有人只是多加了一点点量就暴毙身亡。把药粉溶在任何的饮料中一起喝,用白开水也可以,在水中话会呈现很淡很淡的蓝色,基本上看不出来。那种药……会让人很爽,很嗨,心脏会跳很快,觉得地球都在跟自己一起跳动,并且会……」
    他看了一眼叼着棒棒糖、屈膝坐在椅子上的夏络儿,然后摇了摇头:
    「呃,我也许不该在你这种年纪的女生面前说这种事。」
    「会有性衝动,是吗?」少女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挑明了出来。
    巴拉蒙尷尬的点了点头:
    「会很『强烈』,停不下来……总之,我从比特医生那里进了一批货,很受欢迎,并且价格很便宜……如果问那些劳工朋友要买一打泰国啤酒还是一包两公克这种药粉,他们肯定会选后者。那是差不多半年前的事。就我所知,这种药粉流行的程度,甚至已经变成一种交易的货币在使用;至少有些女工会为了换取药粉而提供性交。当然,有一些女工染上毒癮并非自愿,而只是喝了一两杯别人提供的饮料。我们干这行的,也不用唱什么高调,对我来说只要多一位顾主,我不用管他是拿去自己嗨还是对别人下药。只是瞬间爆量的需求,使我也不得不三番两次跟比特医生催货,而比特医生也是有求必应,虽然价格稍微上涨了一点,但都还在可接受的范围。而前天,比特医生来我这里是说供货上出了一点问题,需要我帮忙翻译,我晚上就搭了他的车出发,之后的事情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
    他看向少女,眼神透露出真挚与迫切,甚至是哀求:
    「那段经歷我说的都是真话,没有一个字欺骗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夏小姐!」
    夏络儿转了转口中的棒棒糖棍:
    「所以您希望我帮您什么忙呢?」
    她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
    「根据您刚才讲的内容,我大概能够理解的情况是:一位泰国劳工偷了『比特医生』的原料,而那很可能就是用来製作蓝色药粉这种毒品的原料,『比特医生』需要知道被偷的原料的下落,于是找了您过去口译,但最终还是没有得到答案,而您也因此损失了一隻拇指。那么,您希望我做甚么呢?」
    「……救救我,以及那位泰国朋友。」
    巴拉蒙颤抖着说:「我在台湾没有亲人,而比特医生已经知道我的住所,虽然现在我暂时躲在朋友的家中,但只要被他找到,我一定会被他灭口!而虽然我知道贩卖毒品其实类似慢性杀人,但现在我看到了一位命在旦夕的泰国同胞,我无法见死不救。」
    他忽然起身扑倒在地,跪在少女的椅脚边:
    「求求你,找到那位泰国朋友,以及『比特医生』。」
    少女微微偏了偏头:「即使这可能会断了你的货源?也许我会捣毁整个蓝色药粉的製造工厂及供应链?」
    这句台词是由一位十六岁的少女口中吐出,怎么看都十分荒谬,但她平淡而坚毅的语气却又让人得以信服。
    「有什么东西会比生命更宝贵?」
    跪在椅脚边的巴拉蒙歪曲着上扬的嘴角:「如果能够安然度过这几天,我已经准备打包行李回泰国。」
    夏络儿点了点头:
    「明智之举。那位『比特医生』长什么样子?」
    「看起来大概是四十岁上下,身材中等,戴着金框眼镜,面容斯文,有一点啤酒肚,总是穿着衬衫、打着领带,没有穿西装外套。」
    「有没有比较具体的特徵?」她抽出棒棒糖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口音,或是像不像癮君子之类的。」
    巴拉蒙摇了摇头:「我分辨不太出来台湾人的口音,他看起来不像吸毒的,应该说他很有礼貌也很温和,像是一个生意人,而不像『我们这圈的人』,当然也不像是会挥舞着屠刀的人。不过,其实包括前天,我只见过他三次面,对他印象不深。不过他的手很有力气……这个可以证明。」
    他摆了摆失去拇指的那隻手。
    「您是在台北的哪里被绑走的?然后您抵达那个废弃的工寮大概花了多少时间?」
    「我现在住在林口……我不太确定时间。九点左右从林口出发,抵达的时候夜已经很深,我没有戴手錶,也没有带手机。」
    「您说您是跌落山坡后,最终找到一个小社区求救,然后醒来时已经在新竹的一家医院?」
    「是的……」他点点头:「首都大学医院的新竹分院。」
    少女微蹙起了眉头。我大概能够理解她对这答覆有些不满……毕竟如果是大医院的话,救护范围便十分广泛。
    「整段路上有没有比较特别、让你注意到的地方?」
    「我有看到桥。」巴拉蒙眉头深锁:「在我跑下山坡的时候看到远处有桥。因为上面有路灯,所以我有注意到。应该是高架桥。我朝着高架桥的方向跑,然后就看到了在桥下的那个社区,穿过田埂之后好不容易看到有一户人家有亮着灯,才敲门求救。」
    「所以不是社区,应该是农村?」
    少女穿上皮鞋,轻巧地站了起来。
    「另外刚下车的时候,我有感觉到风很大。」巴拉蒙补充道。
    「风?」少女将目光望向对方:「您有注意到空气什么味道吗?」
    巴拉蒙低着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感觉……有点潮湿。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工寮里面传出来的气味,里面的空气很混浊,有一股混合着水泥结构的酸臭味。工寮内部的情况也很糟糕,墙壁斑驳,里面的砖块都裸露了出来。屋顶是铁皮的,有一盏状况不是很好、忽明忽灭的日光灯。」
    少女点了点头,然后举手示意要巴拉蒙从地上起身。
    「我会根据您提供的情报尽力而为。你也许可以留下联络方式,我会在确定威胁你的情况被排除后通知你。」然后她从办公桌的资料夹抽出了一小片东西递给对方。
    「这是……?」
    「护身符。」夏络儿挤出了一抹冷淡的微笑:「我相信带着它对您有帮助。」
    对方看着那个外型像是宫庙求来的黄色小袋子愣了一下,才战战兢兢地收下。
    「喔对了,所以是哪一位朋友介绍您来找我的?我应该没有熟人在那个圈子里。」
    面对少女的询问,他的眼神显得有些飘忽:
    「……是一个叫『威尔』的人。」
    「威尔?」她歪了一下脑袋,抿了一下桃红色的唇:「好,我知道了。」
    在留下一纸联络方式后,夏络儿让巴拉蒙离开了221b。
    ※
    而几乎就在巴拉蒙前脚刚离开的同时,少女已经到废弃的保健室帘幕后方,揹上了自己的书包,身上除了本身就穿着的褐色背心,还披上了璦丽学姊送的浅咖啡色披肩斗篷。一头秀丽的黑发上也戴上了同样是璦丽学姊送的深棕色捲边毛呢帽。看起来简直有如时尚杂志封面的模特儿一般可爱──但她的面容紧绷,表情非常严肃。
    正当她准备一言不发地离开教室时,我赶忙伸手拦下她:
    「等等!你要去哪里?」
    她一脸对我的提问显得不可思议的样子:
    「当然是去找被关起来毒打的泰国朋友,以及那位『比特医生』。」
    「呃……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就凭刚才巴拉蒙先生提供的资讯?」
    「不知道。」她晃了晃手上的智慧型手机:
    「但我在路上会知道。虽然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能够在一天之内分析出来,不过最迟明天下午前应该能找到地点。运气好一点的话,也许明天破晓以前就能把这案子解决。」
    「解决?你的意思是指解救出那个泰劳,以及逮捕『比特医生』?」
    「还有找到蓝药粉的製造工厂及供应链,并摧毁它。」
    少女耸了耸肩:「要做的事情不少,所以一刻都不能耽搁。」
    正当她打算绕过我再度迈步时,我赶紧又挡住她的去路:
    「等!等!你要一个人去做这些事?我觉得这件事真的、应该、交给警察去办的。」
    夏络儿皱起了眉头:
    「你知道我看待那些公务执法人员的态度,并且你应该也理解巴拉蒙先生没有报警而是找我的用意。当然,我还是会报警的──等我逮到人之后。」
    而在我第三度挡住她时,她终于不耐烦地叹了一口气: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呃……我不用一起去吗?」
    闻言,她后退了半步,然后用着严峻的口气说道:
    「这件事很危险。」
    「喔,原来你也知道这件事情很危险。」我忍不住回讽了一句。
    她昂着头看着我:
    「我知道。并且我同时知道自己能够应付这种程度的危险。但是你不能。」
    我搔了搔头:
    「呃,也许你不晓得我会一些跆拳道……」
    少女瞬间从裙底拔出一个黑色的物体,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只见到黝黑的枪管已经耸立在我眼前。
    「我不认为跆拳道在这把格洛克42的面前有什么作用。」
    见到我被震慑地无法动弹后,原本绷着脸的少女看似面带愧疚地放下了手枪。
    她轻叹了一口气,别过目光:
    「我其实有点后悔。杜瑞柏的案子在演变成谋杀案的时候,就该更严厉地要求你别跟我扯上关係。如果都只是学生名册失窃案那种游戏倒还无所谓,但我一直以来生活的世界跟你完全不同,你应该也知道了吧?毒品、枪械、谋杀,这些是我的日常,但不是你的。事实上,因为我的关係,我知道你已经被一些人盯上了,我推想过那个空头帐号之所以要高价购买二年级的学生资料,可能是为了获得你的私人资讯。如果你还想保有你的日常,就尽可能别跟我扯上关係──特别像是这种重大刑案,那么别人或许还能把你当成普通的、只是碰巧跟我同社团的高中生。」
    她重新抬起头,深邃的褐色双瞳直直地倒映着我的双眼:
    「所以,我会自己解决这些案子。请让开路好吗,学长?谢谢。」
    虽然我一步也没动,但身形娇小的少女还是轻易地从我的身边鑽出教室。
    ──不晓得为何,在我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
    我抓住了少女纤细的手臂。
    「……还有什么事情?虽然你是跆拳道黑带,但我也是有练过一些防身术。这种情况我可是能反扳你的手臂──」
    「我要一起去。」
    少女闻言,沉默了数秒。
    「给我一个理由。」她没有回头看我,语气虽然一如往常平静而冷淡,但能感受到她的微慍。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说过你需要我。」
    「我不需要你做到这种程度。」
    她冷淡地说道:「我需要你成为我的『心』,但我不会让自己的心暴露在危险底下。」
    「那么,」
    我叹了一口气:
    「『有人』,交代我必须跟在你的身边,监视你的行动。」
    「……对于想说服一个被跟监的人而言,这不是一个好理由。不过我同意了。但是,如果你真要来,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不许受伤。」
    我感受到她原本紧绷的手臂放松了下来,于是我也松开了手。少女依然没有回头,但也没有啟程,佇足在原地的她也许是因为没了一贯强硬的气势,看起来比平常更为娇小。
    「『他』给了你什么?」
    「……一些你不会喜欢的东西。」
    背对着我的少女,静静地展开步伐:
    「我没有什么好恶。我唯一嫌恶的只有名为『夏络儿』的这个人的过去,而那个人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无论你看到的是什么,那都只是一个被埋葬的尸骸曾经存在的过往。而现在在你身边的,也不过是依附在骨架上的零散腐肉。」
    背倚着夕阳的少女侧身回眸望向我,深棕色捲边毛呢帽下及腰的黑长发随风散开,披肩斗篷与黑棕色的短裙也一同摇曳;深褐色的双瞳反射着橘红夕照,而右手上那把尚未收起的手枪则也隐隐地照映出黝黑的光芒:
    「所以你还觉得我可爱吗?」
    而我只是一把抓起了自己的书包,反手锁上教室的门,快步追到她的身边。
    「你的可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过跟我做出的决定无关。」
    少女别过脸去,没有答话。
    而我们就这样静静地朝向一场死亡陷阱迈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