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恐怖灵异 > 夏络儿的社团活动纪录簿 > 第三案 最终测试 见面礼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三案 最终测试 见面礼

    「你会庆幸是被我找来,而不是别人,莒光高中二年八班的华德昇同学。」
    在陌生的轿车上,驾驶如此说道。
    被杜瑞柏的案件折腾将近一整天后,我与夏络儿在将近放学的时刻才回到学校。向身为社长的夏络儿表示想回家休息后,我离开了校门。
    我们学校是在大屯山的山腰上,所以学生们都得走一段山路下山后,才有往捷运站的公车站牌。而我在即将走到站牌前的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人行道旁一台黑色轿车悄然停在我的身旁,从后座走下来了两位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高大男子。其中一位一语不发地走到我身旁,微微欠身并举起手臂示意要我上车,另一位则走到我的身后挡走我的退路。
    「呃……星际战警的cosplay?」
    可惜那两位黑衣人并没有被我的冷吐槽打动。于是我只能乖乖上了车。
    他们帮我关上门后只佇立在原地,在红灯转绿后,车上就只剩在后座的我,以及前面汽车驾驶。
    从后照镜我能看到驾驶是一名貌似中年的男子,中等身材但双臂结实,穿着浅蓝色直纹衬衫,戴着细框眼镜,梳着一头俐落的短发,高挺的鼻樑与紧绷的双颊让他看来带有种学者的气质。我本来以为他只是负责载我到目的地的驾驶员而已,然而行经几个路口他便开口说了那句话。
    转过一个红绿灯后,他接者说:
    「要让我改变平常的生活作息与日常行程并不容易,但为了见你一面,我特地向大学的课堂请了半天假。所以,希望你不反对腾出一点时间陪我兜兜风吧?当然,我会送你回家的──送到你家门口。虽然你今天早上的表现还不错,但我想还是尽量让你的膝盖有充分的休息。」
    「呃……谢谢。」
    他的语气平静而和缓,有如一位在讲堂上谆谆指导的教授一般,然而其内容却是让人不寒而慄的下马威;他很刻意地表达自己已经掌握了我的身分、住址,还有我的行动。
    「别客气,华德昇同学。其实我还想请你吃顿晚餐的,毕竟虽然因为父母在外县市工作而不常回家,但天天吃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对身体不好,对吧?」
    「呃,谢谢,我想已经够了。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先生?」
    我从后照镜看到他露出看似满意的微笑。
    「只是想见你一面。我说真的。」
    男子轻笑着:
    「毕竟很多时候,书面上的资料并不能反映一个人;反过来说,如果欠缺资料的辅助,即使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眼前,也很难判断出他的真实面貌。」
    一双宽大厚实的手掌摆弄着方向盘,窗外的景色顿时摆脱了高楼大厦,而展开了一条蔚蓝色的河道──淡水河。我们的车辆正在通过台北桥。
    此时,我收在裤子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那是我给你的见面礼──虽然你可能不太喜欢。我自己其实也不喜欢,但是,有时真相就是如此丑恶,我们必须学习去接受它。」
    我看了一眼后照镜,保持警戒地滑开自己的手机,只见到一条来自被保护的号码简讯,里面夹带着附件档。
    「呃……不是病毒吧?」
    他闻言,高声笑道:「有可能是,有可能不是;在某种情况下,这可能有如高灵敏的仪器进了沙尘、清晰的镜片上出现裂痕,或是电脑数据被病毒破坏一般。端看你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
    「您说起话来跟我认识的一个人蛮像的。」
    是不是高智商的人都喜欢这样咬文嚼字以显得自己很聪明?
    下载了附件档并解开压缩,旋即看到了几张令我瞠目结舌的照片。
    我不得不反覆拨弄着手机画面,调整图片的大小,然而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些照片内的主角──虽然容貌跟体型上有些差异,但应该就是我认识的那名少女。
    「你指的是照片里的那个人吗,华德昇同学?」
    我关上手机、闭上眼,试图把刚刚看到那些画面抹除,然而照片带来的衝击却已经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刚才还在自己身旁的那个少女──不食人间烟火般冷冽脱俗的少女,万万想不到有着如此不堪入目的一面。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让语气保持平静:
    「……我能否请问一下,您是?」
    「大概是夏络儿最讨厌的人吧。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好。」
    男子淡然地说道:
    「给你那些照片的用意很简单,是希望你能认清一件事:夏络儿,是个危险人物。虽然她的外表娇巧可爱──即使以我的立场,也不得不承认,她无疑是一名美少女──当然是以『现在』的状况来看。不过,这没办法改变她是隐藏在社会的未爆弹这个事实。她有着灵敏的观察以及超凡的理解能力,这个『体质』本身就是一个悲剧,更糟糕的是她对于这个国家的规则与法制视若无睹,只依照自己的喜好与兴趣行事;你能够想像这样一个人运用她的智慧能够对我们的社会造成多大的破坏吗?至少我可应付不来两个。」
    我从后照镜看到男子眉头深锁,像是一名学术人员面临着艰困的研究难题一般:
    「我不得不避免重蹈覆辙,华德昇同学,希望你能理解。」
    我抿着嘴点了点头:
    「嗯……好,我理解了。所以?您希望我做什么?」就算不理解,在这辆车上我也只能暂时理解了。
    后照镜里的他微微扬起嘴角。
    「我一直密切关注着夏络儿,以免她对『我们』造成威胁,然而这当中还是有一些死角是我们的目光无法触及的;如果有一个人能够随时回报她在学校的行为举止,对我会是很大的帮助。」
    「您的意思是,要我在学校内替您监视夏络儿?」
    「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盟友,华德昇同学,这对你会有好处。」
    「呃,怎样的好处?话先说在前头,我不会因为金钱而出卖一个人。」
    「那么,报酬是你跟你家人的安全,如何?」
    他透过后照镜对我笑了一下。我也抿着嘴回以笑容。
    「……我恐怕无法担当此重责大任,您有没有考虑其他人呢?」
    「噢,华德昇同学,」
    男子用一种怜悯的口吻说道:
    「当然这件事也不是非你不可。不过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你现在只有两种选择:一个是帮我个忙,每隔一段时间跟我回报她的动向……你知道的,像写家庭联络簿那样,就当成是向我缴交你们的社团活动纪录。另一个是等一下下了车,就把这一切都忘了,退出你跟夏洛儿所处的社团,不再跟她有任何交集──」
    「──但你没办法保证我的安全,对吧?」
    他轻笑道,并偏了一下头看向窗外:
    「你知道的,『中部粽』并不是台中才有的。」
    一排一排的防波堤耸立在岸边。我们的轿车穿越了五股区,驰骋在邻近台北港的滨海公路上。
    「嗯。我现在还没有兴趣入住『海景第一排』。」
    「我认为夏络儿也不想。儘管她距离这里已经非常近,跟站在悬崖边即将像瀑布一般落下没有两样……我可不想被她拉下去。」
    大概只是纯粹来让我看一眼荒凉的港区风景,他调头重新往市区方向行驶。
    「每个月的十二号凌晨以前,给我一份纪录。a4纸张列印。不用太多页,一张也可以,对摺放到你家楼下的信箱就好,我会收到的。」
    「喔,谢谢,对我来说挺方便的……不过其实我不在乎邮资。」
    男子冷笑了一下:
    「另外你也可以用这个号码联络我。不过你打不通的,只能传简讯;我会收到。」
    而我手中的手机随即震动了一下,出现一封同样未显示来电的简讯,内容只有一串不太像电话号码的数字。
    「过个几天我会安排一件事情,让夏络儿去做。请你如实把整个过程纪录下来。喔当然,这是测试你是否真的替我观察夏络儿的动向──希望你别介意,我们总是需要通过一些考验才能得到准确的评判;此外,我知道夏络儿从来没『勒戒』成功:『事件』是她的癮,她必须不时地『服用』这些事件以消耗自己的衝动。而我们也需要以此转移她的注意力,免受其害。」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在对付一隻精力旺盛的猫,必须给她一些玩具,她才不会抓破沙发布。」
    「如果她有那么可爱就好了,华德昇同学。她是嗑过药的猛虎,不是猫。」
    男子把车转进一条小巷子:
    「而聪明的训兽师会跟猛兽保持恰当的距离──至少不会去跟猛兽聊牠们的健康报告。你懂我的意思吧?」
    正如男子所承诺的──他把我送到了家门口,才解开车门的自动锁。而我家公寓的铁门外,则出现刚才那两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其中一人开了车门让我下车。
    待我下车之后,那两人坐进了轿车的后座。我目送着那辆黑色轿车静静离去。
    「其实载我到巷口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再走去超商买晚餐。」
    ※
    那天之后,由于我摆脱不了那几张照片所受到的刺激,在221b时经常忍不住侧眼瞄向坐在对面的少女,或是不自觉地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我以为女性是你的专门领域,华德昇,」
    少女放下了手中的手机:
    「你应该知道女性对投向自己的目光相当敏感。有什么事情吗?」
    「噢,呃……没什么事。」
    我尷尬地抓了抓脸颊:
    「只是有时候会不禁觉得你很可爱,所以多看了几眼。」
    「这句话若视我们的交情而定,有可能解读成性骚扰。」
    「我们的交情有这么糟糕吗!」
    另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是一点都不擅长应付女生,否则也不会十七年来都没交过女朋友……想着想着总感到眼角有点湿润。
    少女放下了双脚,将趾尖套入皮鞋,轻盈地站起身来:
    「当然客观上来说,我也知道自己可以称得上是美少女。水灵灵的眼睛、小巧的鼻樑,亮丽的长发、纤细的四肢,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身高跟胸围吧。」
    「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这么大言不惭地叙述自己是美少女。」
    夏络儿走到办公桌上,用茶壶给自己添了一杯红茶:
    「我不同意有些人把谦虚列为美德。一切事物应当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对自己低估和夸大都是违背事实。然而,我并不觉得美貌对我而言是一种讚扬,我也并非刻意为之。长得漂亮是一种天生的优势同时也是原罪,只在乎女性的外貌而忽略她们的能力,是人类文明的沉痾。」
    「呃,嗯。你说的很有道里。」我抓了抓头:「不过我还是觉得你……非常可爱,而且十分聪明。」
    「是的,我知道。」捧着茶杯与托盘的她面不改色回应道。
    怎么会有人这么厚脸皮且难以取悦?
    「谢谢。」
    出乎意料的,她在轻啜之前吐出了这两个字。也许是我的错觉,又也许是红茶的倒映,让我觉得她的脸颊微微泛红。
    原来她也是有这么像一般少女的一面。
    「喔顺带一提这是为了避免你觉得我很难相处所以说的场面话。毕竟不会有人为了对方说出一件既定的客观事实而道谢,像是对『太阳是从东边出来』这句话说谢谢。」
    收回前言。
    我应该要放弃用普通人的大脑去理解这傢伙的思考回路。
    「所以就当我是提前支付吧。华德昇,有客人要来了,麻烦帮我准备一张椅子。」
    少女说罢,我才听到了走廊外传来脚步声。
    由于这间221b过去曾是音乐般专用的演奏教室,使用了强化隔音的建材,如果把门窗都紧闭基本上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反过来说,只要保持门扉半开,教室外的声响就会显得特别明显。
    在我把椅子准备好的同时,门扉也传出了敲门声;但尚未等到答覆,来者就推开门大喊:
    「侦探夏小姐!」
    一名男子摀着自己的左手:
    「请帮我找回我的拇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