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恐怖灵异 > 漩涡 > 第三章:兇徒;百姓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三章:兇徒;百姓

    人的思想是一件玄妙无比的东西,它寄宿在我们的大脑里,却无相无形,无法探知,即便如今我们能透过显微镜清清楚楚的看到每一粒脑细胞,却没办法探究灵魂这一领域。
    有没有一种可能,当我们的思想转变时,作出与上一秒完全相反的抉择时,我们就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
    原本作出选择一的「我」已经死了,活着的是作出选择二的「我」。
    那么……你再仔细想想,你真的是你吗?
    ……
    八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二点。
    桥本见了两批人。
    第一批人是他动用关係,从加拿大和澳洲抓来的徐喜生和许扬二人。两人在兴义帮覆灭后就分道扬鑣,各走各的路,若不是今天桥本把两个人都抓了过来,或许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两人并排坐在塑胶椅子上,双手抱胸,神色惊张,对审讯室里的一切抱有戒备。儘管二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进来这里,但在睡梦中被人带上头套从外国抓回来香港这种经歷还是头一回。
    桥本推开审讯室的门,右手拿着一个装着咖啡的纸杯,左腋下夹着一台用来记录口供的平板电脑。
    「二位,」他把纸杯放在桌子上,双手撑着桌子,俯视二人,「我相信你们应该很清楚目前的状况,所以有什么要交代的就赶紧说吧。」
    「我要见律师。」徐喜生深吸一口气,冷静道。
    「律师?」桥本笑道:「我可不是那种只要你闭上嘴巴不说话就能被轻易打发的警察。我想你心理也很清楚,香港警察可没有权力跨国执法,把你们从国外抓回来。」他平静道:「如果你们不愿意交代的话,我会用一套你在任何国家法律上都查不到的流程,把你们祖上十八代的内裤顏色都给问出来。」
    桥本很清楚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个道理,面对恶人,你只能比他更兇恶,好言好语只会让他得寸进尺。
    「你……」许扬一下子就慌了神,手指微微颤抖的指向桥本。
    「我想你们应该注意到了,这里没有任何录音、录影装置,再加上你们没有任何入境记录,也就是说,即便我在这里杀了你们,也不会有人查到。」桥本继续威胁道:「现在,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和我合作。」
    徐喜生内心盘算着,既然自己现在还没死,就说明自己对他还有用,大不了把黄煜皓和他们的协议告诉他,作为最后的保命符,只要自己能活着回去加拿大,一切都是值得的。
    徐喜生问:「你想知道什么?」
    「放心,你们和黄警官的那点破事我不需要知道。」桥本像看穿了他心中的计算。
    「你是怎么知道的?」徐喜生问道。
    他的脸色瞬间由红润转为苍白,背脊一凉,眼神中佈满了震惊和恐惧。
    看着对方脸色的变化,桥本满意的喝下了一口咖啡,用不太友善的口吻说:「这种事情其实不难查到。八月八日,黄警官名下的迷你仓收到一批奢侈品,随后立马为你们拟定了两份证人保护计划的申请书。如此明显的受益方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你们和他是不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许扬结结巴巴道。
    「装傻是没用的。光是我手头上的资料就足以让你们和黄警官去那种一个月就能改变性取向的监狱关上二十年。」桥本把纸杯放下,「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藉此机会明白我的实力,以便于我们接下来的交流。」
    徐喜生抢先开口道:「我愿意说,你问什么我都说。」
    许扬愣了一愣,随即也开口大叫:「我也说,我也说。」
    「很好,你们的合作态度非常好。」桥本趁着两人吵闹的功夫,把纸杯里的咖啡一饮而尽,「首先,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自称莫里亚蒂的人。」
    两人面面相覷,点了点头。
    许扬吞吞吐吐道:「我的替身告诉我他接过一个自称莫里亚蒂的人打来的电话。」
    「通话内容是什么?」桥本追问道。
    「额……他想让我们投降。」许扬老实回答道。
    「投降?」桥本摩挲着下巴,「他想让你们投降?这听起来也的确像是他会做的事。」他又对二人接着问道:「你们有谁见过他吗?」
    「我见过。」
    「我也见过。」
    两人先后回答。
    「照片里的人是他吗?」桥本把平板电脑的屏幕转向二人,上面显示着德维特的模样。
    「是他。」许扬惊叫道。
    「没错,就是他。」徐喜生咬牙切齿道。
    看着两人截然不同却又一模一样的反应,桥本叹了一口气,眼神中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他很清楚这个人不是莫里亚蒂,莫里亚蒂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死去。
    「很好,二位的合作态度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也不打算刁难二位。」桥本收起平板电脑,用平静的语气对二人说:「不过今天的事嘛……」
    「我懂!我懂!」许扬连连点头,「我一直都躺在床上睡觉,刚刚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徐喜生接着他的话说:「醒了之后没多久,我就把这个奇怪的梦忘记了。绝对不会向别人提起!永远不会向别人提起!」
    「看来二位都很上道嘛。」桥本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一拍脑袋,对着即将离开的二人说:「二位先别急着走。」
    听闻此言,两人转身离开的动作都僵住了,缓缓地扭过脑袋,眼睛里带着恐惧,生怕桥本是要出尔反尔。
    「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在和鸿安帮火拼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桥本似乎是读出了二人眼中的惊恐,立马换上了一副和善的语气态度问。
    「没有。」徐喜生乾脆的回答道。
    「没……」许扬话刚说到一半,突然转变了口风,「等等……我想起来了。鸿安帮那边有个很厉害的小子,他入侵了我的电话,把我电话里的资料转移到替身电话里,那些资料里就包括了我们的秘密据点。」
    徐喜生听到许扬这番话,一下子就明白了秘密据点洩露的原因。刚想开口咒骂许扬愚蠢,但转念一想,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再计较就显得自己有点输不起了。
    他只是低声自言自语:「难怪会失败,原来是这样……」
    桥本没有理会徐喜生在自言自语什么,接着问许扬:「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许扬揪着脑袋,苦思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想起来李柏奇的名字,「我忘记了。」
    「那……请。」桥本站了起身,示意二人离开。
    ……
    随便扒了几口饭后,桥本便啟程拜访了第二批人,李柏奇的父母。
    今日的口供综合之前的线索,让桥本锁定了李柏奇这号人物。无论是直觉还是推论,都在告诉桥本: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驱车赶往李柏奇的家,那里是以龙蛇混杂着名的公屋区。走在坚硬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头顶是明晃晃的塑料灯管,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你能闻到的不只是劣质线香焚烧时的呛鼻香味,还有一种叫做「穷」的酸味。
    开门迎接桥本的是李柏奇的父亲,他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丧子之痛让他彻夜难眠,也为他灰白的头发多添了几份银白。
    「对你的遭遇,我深感同情。」与他寒暄了一番后,桥本便直接切入了正题,「为了能找出杀害你儿子的兇手,我需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一听到「儿子」二字,老人浑身一震,老泪纵横,呜咽道:「我会说的,我一定会说的,请你一定要帮我找出兇手,为我儿子报仇。」
    看着李威这般模样,桥本闭着眼叹了一口气,「节哀。」安抚了好一会儿后后,他才开始问:「据我所知,你的儿子一直都有给你们『家用』。」
    「是这样的。」李威呜咽着回答。
    「是透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吗?」
    「对。」
    「他上一次转账给你是什么时候?」
    李威忍住心中的悲痛,打起精神开始回忆,「我儿子每个月七号都会转账给我的,但现在……」说到一半,呜咽着低下头,肩膀止不住的颤抖。
    「节哀。」
    其实桥本可以从银行得到更准确的资料,但他没有这么做,他始终认为冷冰冰的数据比不上富含情感的言语。
    「下一个问题,请问你知道你的儿子除了本职工作外,还兼职帮别人破解电脑、手机密码这种工作吗?」桥本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到了李柏奇身上。
    没有人是无辜的。桥本查过李柏奇这个人的资料,发现他除了本职工作外,每个月都有一笔额外的灰色收入。继续追查下去,便发现了他每个週末都会接一些私活、赚点钱,提升一下自己的生活质量。
    桥本细数李柏奇的特质:成年、社交圈子不大、父母无权无势、懂得一点电脑知识、即便消失了一段时间也不会被人发现……这或许就是莫里亚蒂选中他的原因。
    李威涨红了脸,满头大汗,挣扎了许久后,有些无奈道:「我……我知道。」他紧握桥本的手,略带哭腔道:「但警官,你不能因为这个原因不去抓兇手啊。我知道这孩子做错了,但他罪不至死啊。」
    「我会去做的。」桥本冷下脸,甩开他的手,「但你要先告诉我,东西在哪?」
    「你说什么?」李威难掩自己的慌乱,身体微微发抖。
    「八月十一日,你从警方那里收到了儿子失踪了将近一个月的消息。」桥本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警方离开后没多久,你就收到了一份邮件,里面寄存了某样东西。」
    「没有这回事。」李威用苍白无力的语言否定道。
    「撒谎是没有用的,我可以从邮政局的记录上找到证据。」桥本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怒自威道:「李先生,我能理解你失去儿子的心情。但如果你想要找到兇手的话,我希望你能把那样东西交给我。」
    「没有!我儿子才没有死!」李威也站了起来,失控的大喊道。
    「没有死?」桥本听出了些门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李威也意识到了自己失言,支支吾吾道。
    「我知道了。」桥本很快就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给你的是一段录影,内容是你的儿子以及……一些证明他还活着的证据。」
    「你怎么会……」李威惊恐万分,他从未想过有人能从隻言片语便推断出如此精确的信息。
    「李威先生,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直接把它交给我;要么我以你和恐怖分子勾结的名义把你抓走,然后再从你家里把它搜出来,作为呈堂证供,把你送进大牢。」桥本厉声威胁道:「我希望你能明白你每一个行为带来的后果,不要再和我们作对。」
    「好……好吧。」李威犹豫再三,左右权衡,最终还是答应了。
    「那……请。」桥本摊开手,示意李威把东西交给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