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恐怖灵异 > 漩涡 > 第二章:新人;勘测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章:新人;勘测

    你有没有想过,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你就一定是你,不能是别人?
    我知道这个问题很愚蠢,大多数人都会对它不屑一笑,然后把这条问题拋诸脑后,彻底遗忘在记忆的角落。但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明白这条问题的意义。
    ……
    八月二十五日,早晨八点。
    这半天的时间让桥本了解了许多事情。对他而言,何天生与德维特之死并不复杂,这只不过是一招金蝉脱壳罢了,算不上什么高明的招数,甚至可以说是破绽百出,即便换做一个拥有和他同样资源、同样眼界的普通警察来查,用不了两个礼拜,也能得到同样的结果。
    他要弄清楚的是他们的死因。这里的死因并不是指生理上的死亡原因,而是真正招致他们死亡的原因。
    为什么莫里亚蒂要杀他们?
    坐在警署署长的办公室里,桥本烦躁的揉着太阳穴。
    难道要用那个能力?
    一番内心斗争过后,桥本摇了摇头,站了起身,决定到现场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新的发现。
    正当他扭动门把手,准备推门出去时,一个容貌俊美近似女人的男人站在了门前,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着桥本。
    「桥本探员,三天前,您的心理医生以压力过大为由向组织提出了休假的请求……」俊美男子媚笑道。
    桥本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所以你是来接替他的?」
    「代号成酒,我将接替他的职责,直至下一位心理医生任职。」俊美男子道。
    「成酒……」桥本瞇着眼,上下打量眼前之人,「我听过你的名字。」
    「不,你不需要听过我的名字,也不需要认识我,或者对我產生某种特殊情感。我只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一个负责评估你心理状态的工具。」成酒脸上依然是那副虚偽的假笑,「这就好比你用剪刀裁纸的时候,你不会在意剪刀的名字、不会对剪刀產生情感,因为它只是一个工具。」
    这个人比桥本想象中还要专业。
    桥本心中暗讚,但脸上却保持着生人勿进的冰冷脸色,声线冷淡道:「当然。」
    「桥本探员,作为您的心理医生,我建议您在进行新一轮的调查前,不妨先暂停休息一下,做一个简单的心理评估。」成酒很快就代入了身份,向桥本建议道。
    「五分鐘,够吗?」桥本问道。
    「可以。」成酒点头道。
    「那我们边走边做心理评估。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能够办得到吧?」桥本道。
    「可以。」成酒用和前面一样的语气回应道。
    「走吧。」
    推开门,桥本赶在电梯关门前按住了按钮,来到了地下停车场;成酒则全程带着假笑跟在他身后,怀里抱着一台平板电脑。
    桥本征用了一辆警方的车(执行跟踪任务时用的普通车子),坐上了驾驶位,把钥匙插进锁孔,拉紧手剎,踩住离合,给车子点火;成酒拉开车门,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给自己係上安全带,同时打开平板电脑,点击其中一个应用程式。
    「接下来我将会从评估试题库里随即挑选三十五道问题来对您进行评估,并且在评估过程中我将全程录音……我想您不会有意见吧。」成酒把早就背的滚瓜烂熟的稿子又念了出来。
    桥本点了点头,然后一踩油门,车子如同脱韁野马,一骑绝尘。
    「好……在上次任务完成后,您有没有出现幻觉或幻听一类思觉失调的前兆症状?」成酒打开录音笔,带着一本正经的念着题目。
    「没有。」桥本知道在进行心理评估的时候是要录音的,所以他没有再用肢体语言回答成酒。
    ……
    事实上,完成整个心理评估只用了四分鐘不到的时间,他们还没到目的地就已经完成了这次评估。
    桥本一隻手托着脑袋,另一隻手放在方向盘上,无奈的看着车前延绵不绝的车龙。身后是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前方是不绝于耳的粤式脏话,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这条路上所有人的怨气。
    「这份评估我会在十二小时内上传给组织。根据初步的评估,您在心理健康上没有什么问题。当然,如果想要更精确的判断您目前的心里状况,我需要一个放松的环境、两张舒服的椅子以及一些小道具辅助。」成酒的语气很平淡,平淡到让人不知道他后面的话到底是在抱怨目前的情况还是在阐述事实。
    桥本叹了口气,「这里离目的地不远,我们下车走过去吧。」还没来得及让成酒发表意见,他就把方向盘往右转,让车子靠停在路边的计时收费泊车位上。
    拉开车门,跨出车子,桥本决定徒步赶往那间被恐怖袭击过的便利店。
    作为心理医生的成酒本来是可以不跟着桥本走的,毕竟他已经完成了他的本职工作,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犹豫了一秒后,他决定下车跟随桥本徒步走去案发现场。
    正如桥本所说,他们停车的位置离目的地不远,才走了不到五分鐘,两人就来到了事发现场。
    桥本往身后一瞟,看见了走得满头大汗仍不忘假笑的成酒,对他说:「你已经完成了你的工作,没必要跟着我来这里。」
    「不,」成酒笑道,「作为您的心理医生,我有必要贴身跟随您,对您的心理状态进行持续性的评估。」
    任谁都听得出这是一个谎言。
    桥本撇了撇嘴,没有理会身后的成酒,挪开交通锥、拉起封条,走进了警方的封锁范围。
    这间便利店就像是经过了一场三级大火一样,整间店铺都散发着一股烧焦味。玻璃幕墻碎裂倒塌,只剩一地的玻璃碴子;地板上除了代表死人的白线外,还有密密麻麻的枪孔;货架和收银柜都被砸倒在地,它们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货架上还有货,但收银柜里的钱不知道被哪个要钱不要命的傢伙偷走了。
    在这残垣断壁的附近,一个头发灰黑、肤色暗哑深黄、穿着警员制服的高个男人迎了过来,热情的握住了桥本的手说:「长官,我是负责看守这里的警员,何浩。我把这里的一切都保持原样未动。」
    桥本提前和警局打了招呼,告诉他们自己要去现场转转,找些线索,希望他们的人不要阻拦自己,所以才出现了眼下这一幕。
    「可那个除外。」桥本指着地上的白线,「他们的尸体都被移走了。」
    「这……」何浩面露难色。
    何浩是一个工作了十几年仍停留在第一线奋斗的警员,和他同期、甚至比他还要晚进入警校的警员一个个都已经升了官、退居办公室,只有他还每天风里来雨里去。
    这让他心理严重不平衡,他每天起床照镜子的时候都会问自己一句「为什么」:为什么同期的人能升官自己不能?为什么比自己年轻那么多的后辈能当自己的上司?为什么坐在办公室里的人不是自己?日积月累的愤愤不平逐渐让他萌生了辞职的想法。
    然而,就在他决定打辞职信的前夕,他收到了一条来自「晚辈上司」的消息——有一位官职大到吓人的长官决定微服私巡,亲自到案发现场探案。
    这是一个能让他人生得到逆转的机会,如果能讨好那位大人物,那接下来自己的仕途将是一片光明。
    抱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心态,何浩十八小时高强度盯着这里,吃喝拉撒都在附近解决,为的就是「大人物」来到时自己能第一时间出去与他见面,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今天的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何浩成功的在大人物来到的第一时间精确的找上了他,并顺利的跟他握了手。正当他以为一切都步入正轨时,桥本一句话让他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这……」何浩额头上浮现出豆大的汗珠。
    桥本道:「不过这不打紧。」
    这句话让何浩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解除危机后,他又试探性的问:「那我们现在进去里面?」
    「等等。」桥本摇了摇头。
    他退后了几步,走出了封锁范围,漫不经心的在人行道上走来走去,视线飘忽不定,他茫然的注视着街道,又凝视便利店上方的楼层。他这样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后,慢慢地循着盲人引导径走,绕到了便利店的背面,目不转睛的盯着便利店上的楼层。
    成酒和何浩二人像是无头苍蝇般跟在桥本身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桥本在绕了一大圈后,又回到了便利店的正前方,半晌后,他突然转头问何浩,「这间便利店里面是不是经过非法改建?有一间二百呎左右暗室?」
    「额……我想那应该是储物室,每间便利店、超市都会有的。」何浩颇为不好意思的纠正道。
    看到这里,你或许就会明白为什么何浩奋斗了那么久还停留在第一线工作——他不会读空气。
    「哦,好吧,看来是我做了无用功。」桥本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自嘲道。
    「那现在我们进去吗?」何浩又问道。
    「请带路吧。」桥本抬起手,做出「请」的姿势。
    何浩带上手套、鞋套,躡手躡脚地跨过地上的白线,推开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的储物室门,对身后二人说:「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也是黄警官抓到莫里亚蒂的地方。」
    偌大的储物室里,除了小部分汽水、零食外,还摆了几张几乎要把「昂贵」二字印在上面的沙发,一个椭圆形的长桌。而储物间的空间大小也正如同桥本所预料,不多不少、刚好二百呎。
    桥本看着地上的白线和乾涸的黑血,脑子里已知的信息和刚得到的信息开始自动拼凑,周遭的场景倒退回事发当日……
    良久,桥本长舒一口气,对着何浩说:「麻烦你了,何浩警官。」
    「不会,不会。」何浩如蒙大恩,接连摆手客气道。
    「这里我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桥本道:「如果我的推论没错的话,那当日的情景应该是这样的……」他倒退几步,走到门外,然后又手比划出枪的手势,「有好几个枪手用枪轰开了这道经过特殊改造的门,但是在进入这间……储物室后没多久就死光了,他们都是被同一个人杀死的,地上的白线也证明了这一点。然后又来了一个比较厉害一点的傢伙,他和杀死枪手的人缠斗了大概六分鐘,便杀死了对方,从地上的痕跡和出血量也可以看出这一点。接着,黄警官就进来把屋内的人一网打尽了……是这样吗?」
    桥本的推断在总体方向上是正确的,只是在细节上有少许紕漏。
    「长官,你看过我们的行动报告?」何浩小心的问。
    「我想我并不需要向你报告我有没有看过。」桥本自然是没看过报告,但直接回答有损威严,深谙待人之道的他换了另一种方式回答何浩。
    听闻此言,何浩当即吓得浑身如同筛糠般颤抖,颤抖道:「对……对不起长……长官,是我踰矩了。」
    桥本把电话拋给了他,「打给你的顶头上司,告诉他我要找几个人问问。」
    「好。」何浩颤抖着接住手机,拨通自己上司的电话,把桥本的话复述了一遍。
    站在两人身后旁观的成酒把整件事情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毫无疑问是桥本在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帮助何浩,透过自己把何浩这个原本不值一提的小警员放入警队高层的视野中。
    但……这真的正确吗?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桥本。
    桥本似乎感应到了成酒的视线,转头对他说:「我查过他的背景。平民出身,曾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与上司价值观不合,出言顶撞了上司两句,起了点衝突。」他顿了顿,接着说:「他也算是一个好警察,办案能力不差,工作态度也不差,但年过三十,连个警署警长都没混上,原因不言而喻。」
    成酒心中惊道:这才过了一天,居然连基层警员的过往都查到了吗?
    桥本完全看穿了他的内心,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惊讶了,我们还有下一个地方要去,我们还要去大四喜酒店那里调查。」
    看着桥本远去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