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历史军事 > 梵行 >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心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心

    南山禅院后是一片舍利塔林,形式繁多,参差不齐,如同茂林般伫立在此。
    舍利塔有七层,五层,高约一丈,整个塔式上下贯通,呈现出圆筒的形状,各层重檐由宽至窄,塔身雄浑挺拔,线条流畅。
    两人返回时走过这片舍利塔林。
    花千遇驻足凝望。
    塔林斑驳,古旧,历尽几百年的沧桑。
    她在南山禅院时,曾远远的眺望过这片舍利塔林,无论白天亦是黑夜,在这岁月变迁中便如一尊尊的佛陀,垂眼注视着悲苦众生。
    法显见她望视的目光,解说道:“此处是禅院圣地,历代高僧的长眠之所。”
    舍利塔之多,一眼望不尽。
    至少上百余座,每一座塔都代表了一位逝去的高僧。
    不同于单独的舍利塔,成片的塔林无论何时都让人有一种微微震撼的感觉。
    不觉间抬步走入塔林,法显也紧跟在后面。
    她目光巡睃一圈,每一座舍利塔上都镌刻的有铭文,有些字迹清晰,才刚刻上去不久,有些已经风化的模糊,依稀只能分辨出写了僧人的生平。
    看着这些模糊的字迹,她好似透过时间的罅隙,看到一个人或坎坷,或磨砺的一生。
    突然间有些感慨起来。
    “百年岁月,不过弹指之间。”
    这些历史上有名的高僧,即便当时闻名璀璨,只是在漫长的岁月里,也如昙花一现,刹那即灭。
    “生之时,当生;死之时,当死,仅是如此而已。”
    身后传来一道清朗声音。
    花千遇回头,墨玉般的眸子里是一片通透的光亮。
    这番道理看似简单,却有一种超脱的阔达。
    她似乎有所感悟,或许生命是短暂的,但是留存的慈悲和智慧却是永恒不灭。
    伤春悲秋不符合她的性情,会由此感触,也是因为她在时间洪流的裹挟之下重生叁世,依旧难以跳脱时间的束缚,回不到原来的时空。
    她的挣扎太过微不足道,以至于忧疑丛生,很多次都在反复怀疑找齐了六件神器真的就能回去吗?
    如是思索,眼神里便浮现几分怅然。
    法显见她黯淡的眸光,心头一紧,不知她何故如此,轻声问:“施主怎么了?”
    花千遇猛然回神,对上他轻柔又微些紧张的目光,下意识想要掩饰,脸上扯起笑容:“没什么,只是觉得禅院塔林,比你们天台寺的舍利塔要气派……”
    话说一半,突然就戛然而止,笑容也随之僵在脸上。
    卧槽,说漏嘴了。
    表面上他们还不是熟人,她怎会知道天台寺的舍利塔是何等模样。
    花千遇表情扭曲一下,满心懊恼的想着怎么解释糊弄过去。
    在她慌乱之际,法显只是温和的注视,唇畔犹存笑意,也无任何惊讶的神情,像是早已知晓,所以不多过问一句。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思绪通明起来。
    他们两个皆知对方的身份,也都猜到,两者全都看破只是不挑明。
    现在说和不说没差别,花千遇决定将错就错,他不挑明,她就不承认。
    她避开法显的目光,走出塔林,两人一道回到禅院内。
    转眼天色渐暮,红日西沉。
    药堂里僧人还在忙碌,他们将各类晒干的草药都分袋装好,预备运往怀庆府给灾民治伤。
    无念安排好随行的僧医,处理好后续的一切事物,也已近深夜。
    今夜注定是个无眠的夜晚。
    僧人们紧张又似激动的聚在一起,商讨着明日去往怀庆府,如何救治灾民。
    秋季凉风透骨,在屋外吹些寒风都会头疼脑热,更遑论被浸泡在冰冷洪水里数个时辰,必然会感染风寒。
    他们拿的最多的草药便是医治高热,其次是皮外伤所用的伤药。
    此起彼伏的热闹讨论声,伴随深夜渐轻,僧人们也都慢慢睡着了。
    药堂内的灯一盏盏的灭掉。
    只剩下一间禅房还透着朦胧柔光。
    青灯如豆,满室清寂。
    无念合上医书,走到香案前盘腿而坐,拿起一旁的木槌,合上双眼,抬手敲击木鱼。
    “梆,梆……”
    悠悠响起的木鱼声,萦绕回荡,带着一股抚平人心的宁静祥和感觉。
    寂静夜色中,沉厚脆亮的敲击声异常的清晰。
    微风抚过,灯火摇曳一下。
    昏黄的光亮照出一个窈窕的身影,她踱步向凝定不动的身影走去。
    幽香近,人已近在眼前。
    木鱼声分毫未乱。
    花千遇垂眸,黯淡光线下的容色沉静如洗,两片菲薄的唇微微翕动还在诵经。
    等了片刻,不见他有所反应,主动说道:“大师不问我深夜所来何事?”
    念诵经文的唇凝了一凝,眼仍是紧闭。
    “你我都清楚。”无念不着痕迹的点明,话锋一转又道:“贫僧这里没有施主想要知道的事,莫要再白费心思。”
    花千遇看他挺直的背影,微眯起眼睛,慢悠悠的说:“那可未必。”
    语气里蕴含的深意和弥足自信显而易见。
    无念不再回答,任由她去留。
    看他视若无睹的态度,花千遇也不着急在禅房里转悠起来,室内简洁干净,一目了然,屋里最多的就是医书,墙上还挂了一张七弦古琴,内室一张罗汉床,靠墙几层木柜,再无他物。
    细细都看了一遍,没找到有用的线索,目光又落回到无念身上。
    她开口问:“明日空相居士就要离开禅院去怀庆府救助灾民,大师医术高明又位居药堂首座,如今百姓有难理应难辞其咎,为何不和空相居士一同前去。”
    起初耳闻方丈让药堂的人随行,便担忧无念也跟去计划生变,特意来找若净打听。
    若净回答说,药堂大半僧人都要去往怀庆府尽一份力,这其中不包括无念。
    无念若去她还不会生疑,他不去才让人感觉奇怪,试问经常下山给百姓治病的人,会眼睁睁看着怀庆府的灾民遭难吗?
    无念静了片刻,才回道:“贫僧还有更重要的事。”淡漠的语气,却也能品味出一番隐忍意味。
    花千遇眸色渐深,唇角勾起一抹浅弧。
    她问,话里带着些威迫:“人命关天,何事会比数万人命还重?”
    木鱼声顿了一下,又再次有节奏的敲响。
    无念没回答她。
    他的沉默也再次印证,此前她心底隐约的猜测。
    无念频繁下山不全是为百姓治病,其中还另有隐情,不知会不会和他所要做的事有关,得找机会跟着他下山探一探究竟。
    她会今夜前来,除了借怀庆府洪灾一事做文章试探无念的态度,还为了找线索。
    既然问不到,不如到他日常起居里寻,平常藏的再隐秘生活中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不过她都仔细观察过,禅房里没有能证明他俗家身份的东西,这一点让她大失所望。
    只要知道他是谁,那么他的筹谋和计策顺藤摸瓜就能猜到。
    掌握了他的秘密,便相当于有筹码在手,无论是替他保守的恩情也好,胁迫也罢,她都有办法让无念言明地涌金莲的事。
    她确定无念知道地涌金莲,还是昨日同他去钟楼敲钟,她状似无意提及一句,无念虽未言语,但从他的神情变化来看,他定然听说过。
    说不定就和他的过往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倘若贸然询问地涌金莲的下落,即便他知道,也不一定会说,还是和他谈条件稳妥些。
    花千遇梳理完思绪,只觉眼前逐渐明朗。
    禅院里能过问的人她都问过,只打听到唯一清楚无念身世的人,除了方丈,便是问初。
    这两个人她都不能过问,不过旁敲侧击还是可行。
    她走到无念身旁,忧愁的说:“听闻此次灾情较比往年要严重许多,洪水冲开堤坝淹了怀庆府内诸多镇乡,大师不去赈灾,问初师父会去吗?”
    无念闭着眼,几息后才回道:“不知。”
    他的犹豫像是在思量要不要回答,显然他时刻都未对她卸下过防备,甚至于说一句话都要反复斟酌思考。
    看着他闭合的莲眸,莫名想起他看人时的眼神。
    眼见物时,眼中无有物,看似达到了空净的境界,然而太出尘反而难以成道。
    法显曾经说过,佛法是出世不离世间。
    离开入世,亦无出世。
    无念看似沉静有礼,有问必答,不会心生不耐,然而这种包容始终让人觉得有隔阂。
    花千遇眸色深幽,唇边却缓缓勾出一个笑:“大师待人都是这样吗?没有真心。”
    真心……
    木鱼声戛然而止。
    无念慢慢睁开眼,一双眸底光华明灭。
    那素来都静淡的脸上浮现出堪称复杂的神色,竟有片刻失神。
    恍惚过后他放下木槌,清冷的目光望视而来,嗓音缥缈的似在云端:“施主可曾听说过阿能诃鼓的故事?”
    没得到明确答复,却等来了一个故事。
    花千遇一怔,不明所以,摇头道:“不曾。”
    无念垂眸,修长的手指捻动持珠,缓缓叙述道:“传说有个名叫陀舍罗诃的人,这个人有一面鼓,叫作阿能诃鼓。”
    “阿能诃鼓的声音好听又响亮,能传到四十里之外,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阿能诃鼓不断损坏,又不断被修缮,如此往复,直到每个部件都被一次次地更换过……”
    故事接近结尾,无念的眼神渐变空茫,最后叹息般的说:“阿能诃鼓还被叫作阿能诃鼓,但是,还是当初的那面阿能诃鼓吗?”
    花千遇第一反应不是思考故事的含义,而是觉得阿能诃鼓的故事有些耳熟。
    稍加回忆,便想到古希腊也有同样的故事,说的是忒修斯之船,也是船破损后修复,最后船上的零件都被换过,和阿能诃鼓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两个问题都很复杂,不是叁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深入思考也只会让人越来越迷茫。
    因此,花千遇给出的答案粗暴到让人匪夷所思:“不管是不是原来的阿能诃鼓,至少鼓还存在。”
    闻言,无念脸上现出一丝苦笑。
    物是人非,须臾变灭。
    是否是原来的阿能诃鼓已经没意义了。
    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一定会发生的事,而他所要做的事情也是命运的必然选择。
    …………
    生之时,当生;死之时,当死——出自传习录。
    阿能诃鼓的故事——出自杂阿含经。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