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恐怖灵异 > 漩涡 > 第六章:兇手们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六章:兇手们

    循着桥本先前给出的线索,警方很快就找来了他所描述的两人。
    第一位是英国老牌财阀集团董事长的亲孙女,爱丽丝小姐——她的全称是爱丽丝·克拉克·卡尔,这个姓氏来自于她的贵族先祖,从百年前一直传承至今。
    她的年纪不过十八,正处于叛逆期,对于家人的语言和行为抱有抵触心理;头发尾部有明显烫过和染过的痕跡,却没有补染和补烫的跡象,显然是第一次烫染后被家里人反对所以没有了后续;衣服很贵,搭配起来也很好看,家里应该有专职搭配衣物的管家,这也侧面反映了爱丽丝优渥的家境和严格的家庭管教方式。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杀过人。这并不是用演绎法推论出来的,而是桥本的直觉,他能从爱丽丝的眼神中看出初次杀人的愧疚感、忐忑不安以及些许的兴奋。
    她很兴奋,具体的表现为瞳孔放大、呼吸急促、心跳加快、时不时露出奇怪诡异的笑容。
    她的私人律师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驱车赶往警局,估摸着还有十五分鐘就抵达审讯室。留给桥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然而审讯这回事,说白了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较量。
    只要你的对手还是人类,那就一定会有弱点。
    桥本站在了她对面,把檯灯打在了对方的脸上,双眼紧盯着爱丽丝,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听说你的爷爷是太古集团的董事长?」
    「是又如何?」爱丽丝困怏怏的挥了挥手,「先问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让我的情绪放松下来,然后突然问一个关键的问题,从我的脸色变化、回应内容来猜测绑架案的实情吗?」
    虽然她的律师在电话里吩咐过她,在他来到之前不要回应警方的任何询问,最好一句话都不要说,但是嘛……爱丽丝是什么人?正处叛逆期的少女连自己亲生父母的话都未必会听,更何况一个面都没见过的人。
    桥本并没有因为对方熟悉那套审讯程序而感到惊讶,反倒冷笑一声,「这都是别人告诉你的吧。」他在平板电脑上随意的按了两下,「这里面可没有你的出入警局记录。」
    「是又如何?」爱丽丝挑衅道:「话说,那个神经病绑匪应该死了吧?急性肾衰,说不定还有胃出血和维他命c中毒。在精神疲惫的状态下快速脱水,再摄入大量糖分,虽然在短时间内会觉得精神,但这时候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了,等到汗水流出来,血液中的糖分就会加剧肾脏的衰竭,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你还学过医?」桥本试探道。
    「哼哼!无可奉告。」爱丽丝冷笑两声,冷漠的回应道:「如果你只有这种水平的话,我建议你还是赶紧放我走,然后以那个神经病自杀结案吧。无谓再浪费我的时间。」
    「你杀了他。」桥本没有被爱丽丝的话影响,淡定道。
    爱丽丝噗嗤一笑,「这就是你想对我说的话吗?」她带着甜美的笑容说道:「你知道吗?就这一句无凭无据的话,我就可以告你诽谤。」
    「相比起你的医学知识,你的法律知识可以称得上匱乏。」桥本冷静的陈述道:「正处叛逆期的你因为染什么顏色的头发、交什么朋友、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事无巨细都在父母的安排之下而感到不满,你认为他们把你当成了提线木偶去操控,所以你决定做一件叛逆的事,正巧,此时有一封奇怪的邮件寄到了你的网络邮箱里,详细的告诉了你该如何去做这件标奇立异,甚至称得上的反人类的事。这是其一。」
    「其二。当你见到身边的人都开始做各种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以此为谈资向你炫耀时,你开始感到不平衡,你也想像他们一样……不,你是想做一些他们不敢做的事情。你的身体里流淌着『高贵』的血脉……」桥本在说到「高贵」二字时,不自然的顿了顿:「,你想像你的先祖一样,成为比他们高一等的存在,这赋予了你去做这件事的动机。」
    「其三。你对本森毫无怜悯,这一点从你的语气中便能听出来。像他这样的拥有精神病史、身无分文、没有固定社交圈子、没有工作岗位,甚至连家人都没有的社会底层,在你的眼里他连虫子都不如,死了也就死了,反正也不会有人关心。这让你更有底气去执行这件叛逆的事。」
    「于是,就在前天,你特意支开保镖,自导自演了这场绑架案。」桥本冷笑两声,「但绑架二字也只不过是让你在法律上拥有杀人不犯法的权力罢了。」
    随着桥本的描述,爱丽丝的脸色越来越白,她只觉得对方的眼睛似乎有种魔力,能看穿自己内心的魔力。
    她开始后悔自己挑衅的行为了,或许她该听律师的话,在他抵达前不要和警方说半句话。
    桥本喝了一口茶,「这时候你开始期待律师来替你解围了?很可惜,他来不了了。」他站了起身,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如果你来过警局的话,在坐下的一瞬间你就会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审讯室,甚至这里根本就不是警局内的任何一个房间。」他拍了拍檯灯,「警局的设备可没有那么老旧。」他的语气中带着遗憾,「很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这句话让爱丽丝如坠冰窖。
    「你究竟是什么人?」爱丽丝脸色煞白,就连声音都开始有点颤抖了。
    桥本摇了摇头,心道:始终只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姑娘。
    「现在这幕,是否有点似曾相识呢?」桥本笑着问道。
    爱丽丝哪知道这世界上还有灵魂代入这种超能力,她只觉得四肢麻木、全身冰凉,供血不足之下,她更是错把眼前之人看成是前来找她索命的本森。
    桥本带着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那么,现在请你把那份计划书交给我吧。」
    这个「请」可不是开玩笑的,足以把爱丽丝这种心中有鬼之人吓得魂不附体。
    ……
    第二位客人则麻烦的多,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医生,一双灵巧的手曾救过不少高官商贾的性命,这次之所以能把他请来也有几分他自愿的成分在里面。
    桥本一生阅人无数,在看见肯德拉医生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甚至从他身上隐约看到了另一个人——法官猎头。
    同样有优秀的教育背景、在自己的领域有出色的成就、在外人眼里则需要被模仿的对象,最重要的一点是,在证据确凿之前,永远不会有人怀疑他们是兇杀案的兇手,甚至在人赃并获时,还会有人对这个结果感到怀疑和不可思议。
    他的面目轮廓非常鲜明,鼻樑直挺,颧骨突出,嘴角微微向下垂;整个人无论皮肤、头发还是眼神都泛着一种健康的光泽;站在他身前,桥本能清晰的感受到他那种博学、高傲但礼貌的气质。
    「请问这里能吃东西吗?」肯德拉医生语速平缓、语气谦虚、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嫌疑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给我带一本烹飪书,」他突然顿了顿,「因为外卖的食物实在难以下嚥,我必须靠着饮食读物才能面前把那些东西嚥下喉咙。」
    不知为何,任何一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都有一种难以言述的魅力和感染力,如果这傢伙早出生个一千几百年,说不定这个世界上又要多出来一个宗教。
    「如果你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出来的话,我想你马上就能回家吃饭了。」桥本没有正面回应肯德拉。
    「呵呵。」肯德拉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这意味着你们还没有足以一锤定音的证据,对吧?」
    肯德拉不需要律师,他的法律素养和知识足以胜任律师这一职位。要知道,他年轻时可是医学法学双硕士学位毕业,只是因为他在医学上的才华和造诣更高,所以才选择了医生作为他的职业。
    当然,他在厨艺上的天分也不逊色于他的医学才华。
    桥本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那间房子不在你的名下;房子里也找不到任何和你有关的线索,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甚至你拥有不在场证明。」
    肯德拉嘴角微翘,「我想你很清楚这在法律上意味着什么。」
    桥本说道:「你没有嫌疑。」
    「你知道被定罪的前提是什么吗?」肯德拉笑着问道。
    「被捕?」桥本试着回答。
    「不,是输掉官司。」肯德拉用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说道:「你如果想把我送进监狱的话,你要做的是搜集证据,人证也好物证也罢,只要找到一样,你就能向律政司提出控告我的申请。但……」他举起食指,优雅的晃了晃,「换句话说,即便我现在坦白了所有罪行,把整个犯罪过程描述给你听,但没有人证物证的你也只能把这当故事听,并在四十八个小时后眼睁睁把我放走。」
    桥本冷哼一声,「果然,法律只是人对道德的最基本追求,总是把犯法与否掛在嘴边的人也只能是毫无道德底线的人渣。」
    「这位先生,我可不喜欢听到这种粗鲁的形容词。」肯德拉的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
    桥本问道:「这是你的第一次作案吧?」
    「第一,提出这种具诱导性的问题我可以选择不回答;第二……我在前面说过了,即便我告诉了你我的犯案过程,你也抓不了我,因为你没证据。」肯德拉停了停,接着说道:「我不希望我要第三次重复这句话。」
    「那么把计划书寄给你的那位有没有告诉你,追查他的人可不是什么讲法律的警察,而是其他人呢?」桥本说着,给肯德拉带上了手銬,「他又有没有告诉你,遇到我们,最好躲得远远的,不要被我们找到呢?」
    「你这是非法囚禁。」肯德拉皱起了眉头。
    「非法囚禁?瞧瞧,到现在,你还在搬弄那套被你肆意践踏的法律。」桥本走到了他的对面,双手撑着桌子,把脸伸到他的面前,「你好好看看,这是哪里?」
    「这里不是警署?」肯德拉疑惑道。
    这次肯德拉算是秀才遇上兵了,他之所以自愿来到警局接受审讯很大程度是因为他能确保自己不会被逮捕,但现在发生的一切已经远超他的预计。
    「这里当然不是警局,任何国家的法律也不会在这里生效。」
    「你是谁?」肯德拉平淡的问道。
    即便身处险境,他的脸色依然没有丝毫慌乱,说话的语气、语速也没有变化,仿佛被关在这里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在这里,我就是法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