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恐怖灵异 > 漩涡 > 第十章:揭秘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章:揭秘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震惊全城的新闻接二连三的传出。
    黄煜皓警官把兴义帮的两位首脑抓捕归案,正打算以自己的录音笔要挟对方、敲诈个七八百万才放他们出去,却发现审讯室里的「许扬」换了个人。
    虽然两人外貌、身形相似,但嗓音、行事方式以至于惯用手却完全不同,脑子灵光的黄煜皓很快就想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和他接触的那个「许扬」只是一个替身,真正的许扬从未和他见过面。
    儘管足以致命的证据在法律层面上失效了,但这么多年来他也搜集了不少兴义帮的罪证,如果把这些证据公之于眾或呈上法庭,恐怕这二位起码要蹲上个十年八年。
    但兴义帮二位也不是什么善茬,他们手上也有不少黄煜皓收受贿赂的证据,包括银行匯款记录、奢侈品交易记录一类的文件,一旦证实是真的,黄煜皓要受到的不仅是革职处分,更有可能转过头就被人告进监狱,和上面的两位大佬玩捡肥皂的游戏。
    于是,三人私底下达成了协议。黄煜皓帮他们转为污点证人换取一项证人保护计划,让他们在录完口供之后能带上大部分流动资產到外国过上隐姓埋名的生活;而代价则是永远不能回来香港以及七百二十万美金。
    这是徐喜生和许扬都能接受的代价。接受了这份协议,他们或许还能透过口供藉助警方的力量向何天生报仇,还能带上大量资金到外国过上衣食不愁的生活;如果拒绝了它,两人将面对的是十年以上的牢狱生活以及资產全部被收归国有的下场,即便从监狱里出来了,他们在外头过得生活也不会比在监狱里过得好。这样的选择并不难作出。
    当然,在外界并不知道三人的私下协议,也不知道黄煜皓光鲜背后的骯脏,他们只知道黄煜皓警官在这次反恐行动中瓦解了香港大型黑帮、抓获两位黑帮首脑,藉着这次的功绩,他有望在退休前从晋升为警务处一哥(警务处处长),甚至是保安局局长。
    而另一面,当游走于黑白两道的官员、商人、警察、高层黑帮成员得知兴义帮的两位老大决定和政府合作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收拾包袱离开香港。以二人这种级别的供词,可以轻易的把上千人送入监狱,其中不乏一些政界要员、上市公司董事。
    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里,除了升斗小民外,满城人心惶惶。这场风暴为香港带来了一次重新洗牌,也让香港陷入了比两大黑帮火拼还要更大、更混乱的漩涡之中。
    被徐喜生和许扬二人重点举报的鸿安帮可谓损失惨重,所有地下生意被扫荡一空,明面上的生意也被查封,而堂主、元老级别的人物也被轮流请入警局喝茶,甚至何天生本人都被黄煜皓请进审讯室,喝上了一杯咖啡,最后交了十几万保释金才出来。
    至于麦伦特本人,由于被捕时手持枪械,他面对的是意图谋杀、私藏枪械、刑事毁坏等几十项罪行的指控,等待他的最好结果就是牢底坐穿、吃一辈子的牢饭。
    ……
    八月十六日,夜晚。
    今晚,有人造访了何天生的豪宅。他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了警察的防线,悄无声息的推开了何天生的卧室门。
    「你是谁?」何天生厉声喝道。他在一秒之内就从刚刚睡醒的状态切换成常态,从枕头下摸出手枪,枪口指着推开卧室门的黑影。
    自麦伦特被捕以来,何天生就没睡过一次安心的觉。他无数次在梦境中梦到麦伦特为了换取证人保护计划出卖了自己、自己被兴义帮的死忠自杀式袭击、收受了贿赂的黑警从屋外走来杀了自己……然后从睡梦中惊醒。
    「我是莫里亚蒂,你的参谋。」麦伦特摸索着门边的开关,打开了房间的灯。
    偌大的房间亮起,映照出麦伦特的形象。他现在的状况非常糟糕,身上穿着的西装多出了几分焦黑,满脸都是土灰和血污,鬍子和头发就像是十几天没有清理过一样。
    「你怎么在这里?」何天生看着眼前蓬头垢脸的麦伦特,心中升起一丝不安:这傢伙该不会是警察那边故意放出来骗我口供的吧?
    「那千疮百孔的监狱是关不住我的,我想了一个不怎么精明的办法从里面逃了出来。」麦伦特瞟了一眼床旁的摆鐘,「差不多了,我想他们已经发现了我成功越狱这件事。」他又往前走了几步,翻开何天生的床头柜,「请原谅我的粗鲁和野蛮,我已经有十几天没吸过烟了,请问你这里有烟吗?」
    「没有。」何天生已经弄清楚了现在正在发生什么,自然没有给麦伦特好脸色。他用枪口指着麦伦特的脑袋,恶狠狠道:「麦伦特,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要为此付上全部责任!什么狮子、牧羊犬,全都是胡扯!」
    「不不不。」麦伦特没有理会何天生的枪口,继续上下翻找香烟,嘴里继续胡扯道:「被捕入狱也是我的备用计划之一,我还有其他方法能挽回这一切。接下来,我们只需要……」
    何天生没能听完麦伦特的计划,突然间,一枚与他手中手枪口径一致的子弹从麦伦特耳旁划过,穿过了何天生的眉心,留下一个硬币大小的血洞,血在几秒鐘后才流出来。
    「什么?」麦伦特瞪大了双眼,嘴唇颤抖,一向自负的他直到何天生的尸体倒下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转头望向身后。
    「真可惜,德维特,我原本还打算让你成为新的莫里亚蒂,可经过我的观察,你只能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为防你未来的行动使『莫里亚蒂』的信誉和风评受损,我只好让你永远都无法再模仿我。」李柏奇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推开被打穿孔的实心木门,缓缓走过已经呆若木鸡的麦伦特,他拿起何天生床头的保温瓶,喝了一口里面的枸杞茶,润了润嗓子,「不过,在你死之前,我还可以一对一的给你再上最后一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