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恐怖灵异 > 漩涡 > 第五章:战前计划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五章:战前计划

    七月十九日,中午。麦伦特趾高气扬的走进了何天生的办公室。他随意的向何天生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把他这个老闆放在眼里。接着,他直接坐在了会客的沙发上。
    面对麦伦特的无礼与粗鲁,何天生虽然没有在言语上表达出不满,但还是止不住皱了皱眉。
    「不介意吧?」麦伦特从裤袋里拿出一盒香烟,在何天生面前晃了晃。
    何天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默许了他的行为。
    麦伦特抽出一根香烟,点上了火,吐出一口烟。
    「莫里亚蒂先生,我承认你的情报收集能力很强,能找到那么多兴义帮的地下据点,但这么行动会不会有点草率。」何天生摩挲着食指上的红宝石,「这么早就暴露了我们知道他们的地下据点这件事,恐怕会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麦伦特嘴角一咧,笑着说道:「那么何先生,如果把同样的资讯给你,你会怎么做呢?」
    这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实际上却是一次旁敲侧击的试探,试探他的气量、大局观以及行动力。真正该怎么做麦伦特心里早有定夺,何天生自忖未能给出完美的答案回应麦伦特,与其贸然开口献丑,倒不如藏拙,这样还能保留几分作为老闆的尊严。
    何天生打定了主意,他想让麦伦特自己说出来。他双目凝视麦伦特,抿了抿乾燥的嘴唇,一句话都没说。
    见何天生没有说话,麦伦特哈哈大笑,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派人对那些地下据点进行长时间的监控,把它们当成一张底牌,当时机成熟了或者对方要进行一些大动作时,你就会掀出这张底牌,打他们个错不及防。是吗?」
    何天生没有说话,安静的点了点头。
    「这是典型的谍战、信息战思维,渗透敌方,掌握他们的信息,在他们最薄弱的时刻给予他们致命一击。」麦伦特用食指指着脑袋,「然而,这长久以来的惯性思维让你开始变得像一台机器,机械化的按照以往的经验处理事情。失去了灵活的思考能力,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深吸一口烟,「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兴义帮的综合实力如何?」
    「和我们比起来还有一段距离,但差距不大。」何天生思索片刻后,给出了答案。
    「不不不,在我眼里看来,你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物种。」麦伦特晃了晃食指,「如果说你们是一隻垂垂老矣的雄狮的话,那他们最多算得上是一隻年轻力壮的牧羊犬,叫的很兇,但要论生死相搏,还是你们更强一点。但是,如果你们还像以往那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割肉给他们的话,那就算他们不动手,你们光是流血都会把自己流死。」
    何天生听了麦伦特的话,不禁陷入了沉思。他说的道理自己都懂,但实际行动起来又何其难。
    组织内大部分的元老就像一群只要碗里还有口吃的,就可以自欺欺人的留在一艘缓缓下沉的船上的狗,明明可以趁着年轻力壮跳到新的船上找肉吃,却嚼着残羹冷炙与船一起沉下去。
    「那么让我们回到原本的话题。打草惊蛇。」麦伦特把烟蒂摁进烟灰缸里,「打草惊蛇,是在双方对等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但你觉得一头狮子捕猎还需要害怕打草惊蛇吗?」
    「你想向他们宣战吗?」何天生沉声问道。
    「何先生,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我们不必在意『宣战』这些繁文縟节,最重要的是如何快速的、简洁的、漂亮的赢下这场战争。是的,这是战争,即便用上再卑劣的手段也无可厚非的战争。」麦伦特又从裤袋的香烟盒里拿出了另一根香烟。
    「而我踹掉他们地下据点的目的也是为了漂亮的赢下这场战争。只有把这些老鼠窝都踹掉,才能让他们无处躲藏。」
    「但……」何天生似乎还有话想说,但还没等他说出来,麦伦特就抢先回答了他。
    「何先生,古代打一场战争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打了六年;克罗地亚独立战打了四年……而现在,一场战争只需要几个月。事实证明,随着科技的进步,战争的持续时间会越来越短。所以你不必担心战争时间太长造成的不良影响。」麦伦特把烟灰弹进烟灰缸里,优哉游哉的说。
    何天生低头沉吟片刻,随即抬头问:「莫里亚蒂先生,毫无疑问,你是一个具有才华的年轻人。请容许我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选择我们呢?」
    「为什么?」麦伦特重复了这三个字,笑道:「因为我有一项『大计划』要执行。」他在「大计划」这三个字上加重了读音,「我需要一个足够可靠的合作对象,而这位合作对象在当地需要有一定的分量、在政商界有一定的人脉,最重要的是,这位合作对象要有很多可以随时可以牺牲的、为了钱不顾性命的棋子。
    而你们,则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合作对象。」
    「你想要做什么?」何天生警惕的问道。
    「何先生,你大可放心,你是我的合作对象,无论我想要做什么之前都会和你说一声,而你也有选择是否与我合作的权力。」麦伦特站了起身,「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把我们合作路上的最大绊脚石踹掉。对此,我有一个计划……」他凑到何天生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何天生听到后一脸愕然,半信半疑道:「可他们也不是蠢货,这种事情真的会上当吗?」
    「放心吧,他们一定回来的。」麦伦特胸有成竹道。
    ……
    新界,一处豪宅。
    许扬看着桌上的快递盒许久,喝下一口白酒,最终决定动手拆开它,毕竟要这玩意是炸弹的话,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用美工刀鎅开快递盒的胶带纸,掀开外卖盒,扑鼻而来的是一股福尔马林味,而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一颗脑袋。
    这颗脑袋经过特殊处理,脖颈处没有渗出血,且由于它浸泡在福尔马林内,所以即便是在炎热的夏天,表面也没有太大程度的腐烂。
    许扬一眼就认出了它,它就是自己前几天失踪的手下,丧飞。
    他死死地攥住用来撞白酒的小酒盅,手臂微微发颤,最终还是没忍住,把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
    「我会为你报仇的。」许扬自言自语道。
    随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对电话另一头的人说:「喂!安排他去招待鸿安帮的那群扑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