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都市言情 > 爱没有(nph) > 化妆刷(h)

底色 字色 字号

化妆刷(h)

    “好看吗?”
    送走纹身师,顾松躺在沙发上,一只手微微撑起身子,一只手撩起开衣服,侧头看着小腹。
    陈益回来就看到这撩人的一幕,食指微动,上前坐到他的身侧。
    “很漂亮。”
    纹身师设计了字体大小,陈益重新写了一遍,一排小字融合在他的身体上,还能看到皮下青色的血管微微跳动,陈益伸手摸上了微红的肌肤,忍不住低头靠近,距离还有一厘米的时候,她却停止了动作。
    “可以亲吗?会疼吗?”
    热气已经呼到了肌肤上,顾松下意识收腹,纹身随之移动,肌肉形状更加明显。
    “纹身师说可以沾水...”
    陈益轻笑了一声,明明没有碰到,顾松却感觉她笑得自己的皮肤痒痒的。低头看着她,看到她伸出嫩红的舌尖,轻舔了一下。
    顾松头皮一麻,下意识抓住了沙发。陈益抬头看了一眼他,又低下头去盯着纹身。
    “疼?还是爽?”
    “...喜欢。”
    答非所问。
    将他的裤子拉下一点,伸进手去摸上他的阴茎,细细揉捏起来,顾松气息微乱,腰腹也不断起伏,陈益第二次舔了上去。
    “疼?还是爽?”
    顾松两只手都撑在沙发上,头不由自主后仰,喉结滚动,忍不住发出喘息。
    随着陈益划过他冠状沟的那一下,顾松闷哼出声。
    “爽...”
    乖宝贝。
    低头奖励似的亲吻上纹身,嘴跟手一同动作,陈益好似对那块肌肤上了瘾,不停地舔舐轻咬,吻越来越重,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重。
    “还不射呀...”
    明明都这么涨了,怎么还不射?陈益起身略带疑惑地看着顾松,手上动作不停,掂了掂饱满的囊袋,这么多?他也没有撸过?
    “这段时间没有撸过吗?”
    顾松艰难摇了下头,深吸了几口气。
    “没有...只想跟你...不想...自己...”
    陈益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松开他的性器,去卧室找了个东西,顾松骤然没了抚慰,脱力躺回了沙发上,紧闭了下眼,实在是难以忍受,起身坐了起来,正打算自己伸手解决一下,陈益拿了个东西就出来了。
    看到顾松大敞着腿,一大根就那么直挺挺立着,陈益过去低头亲了亲小顾松,拿了靠枕让他靠在沙发扶手上,顾松不明所以,还是乖乖照做。
    不过这个姿势好别扭啊...好像孕妇...
    陈益跪坐在他的对面,手里拿的竟然是化妆刷。
    “新的,刚拆封的。”
    在他耻骨上扫了下,陈益伸手又摸上了他的性器。
    “我是你的初恋对吧?”
    你明知故问。
    顾松的眼神里明晃晃的写了这几个字,但还是认真作答了。
    “当然...”
    “那你跟我之前也是处男咯...”
    还是明知故问,想干什么?
    这次眼睛里多表现出了几个字。
    “嗯...”
    轻轻点了点他的龟头,弯腰靠近了他的大腿。
    “那你之前有没有自己撸过?”
    化妆刷一圈一圈地扫,从腰腹扫到耻骨,刷毛很柔软,扫得很舒服。
    “...那你呢?你在第一次之前有没有自慰过?”
    陈益挑眉,聪明宝贝学会反问了。
    “有啊...很多次,第一次是....15岁?你呢?”
    最终还是逃避不了,顾松摘下眼镜,放到一边,眼睛还有些模糊,好似看不清楚就不会害羞一样。
    “有过...”
    小气。
    化妆刷在他阴茎根部轻拂,痒得难耐,她总是会玩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看着她好似自己不都说出来她就不会摸上来的样子,顾松咽了下口水,还是开口了。
    “有过...16岁,不是很多。”
    陈益这才大发慈悲地握了上去,还用脸蹭了蹭。
    “为什么?不爽吗...那我第一次给你撸,你还射了我一手...好多好浓,你第一次撸也射过那么多吗...”
    实在是馋得不行,陈益伸出舌头舔了舔茎身,从根部舔到龟头,又用化妆刷轻扫了几下龟头,看着跳动了几下的阴茎,用手圈住根部,没再动作。
    “...没有你....摸得爽,忘记射了多少,太久了...”
    化妆刷开始在大腿根部来回扫,时不时扫过囊袋,明明那么软的刷毛,为什么却感觉有些扎?扎得他心痒。
    “很久吗?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自慰的时候,流了一床的水...那时候只捏捏阴蒂就可以高潮...现在不可以...现在需要宝贝的大宝贝呀...”
    撒谎。
    现在捏她的阴蒂也能让她高潮,还能喷出水来,她就像个水娃娃一样,一碰就出水。
    “那你现在想高潮吗?”
    陈益微微睁大眼睛,真不知道该说他闷骚还是坦率。
    “不想,想跟你说说话,你不喜欢?”
    喜欢,如果她能含着的话更喜欢。
    “...喜欢,能舔一下吗?”
    当然要满足会提要求的宝贝啊。
    陈益低头将龟头含进嘴里,像舔棒棒糖一样舔弄了起来,化妆刷又在根部搔弄,顾松大张着腿,伸手抓了下头发,又将手搭在了沙发椅背上,手骨凸显。
    手臂摁住了他想要收紧的大腿,陈益抬眼看他,搔了搔他的囊袋,将龟头吐出,红唇与龟头之间拉了一根透明的细丝,顾松有些迷茫地眯眼看她。
    怎么没有了?
    “怎么了?不舒服吗?”
    陈益摸上他的大腿,颠倒黑白的能力强到令人佩服。
    “没有,很..很爽..”
    “用手爽还是用嘴爽?”
    “都很爽...”
    化妆刷刷上龟头,不停打转,太刺激了,忍不住又要合腿,外侧的那条腿被她推开掉到了地上。
    “还可以更爽...”
    一只手不停撸动,顶端不断冒出清液,防水的化妆刷也抵挡不住,一圈一圈下来,刷毛也被打湿结成一绺一绺,陈益停止撸动,握住阴茎,打断了顾松马上要射出的动作。
    被憋到一半,大腿肌肉紧绷,手也抓紧了沙发,生理眼泪都被逼到了眼角,眯着眼睛也看不清她了。迷迷糊糊看到她还在用刷子。刷子已经湿了,为什么还要用?
    突然一阵刺激从马眼处传来,顾松直接呻吟出声,眼泪被迫滑落,看清了陈益的动作。
    化妆刷垂直在龟头上方,被打湿成绺的刷毛在上绕圈圈,绕进了马眼,刷毛顶端时进时出,刺激也像浪潮,忽远忽近。
    “很舒服吧...还可以更舒服...”
    捏紧了化妆刷头部,就像是在穿针引线一般,将中间一绺刷毛对准马眼,插了进去。
    刷毛太软了,哪怕现在结成一缕,也难以插进去,但陈益耐心得很,一边打转,一边慢慢磨了进去。
    尿道太敏感了,柔软的刷毛插进去,还在不停打转,长短不齐的刷毛搔着尿道,快感就像在脑子里放烟花,顾松又被她攥住了根部,憋得满脸通红。
    “不行了...松开好吗...”
    忍不住出声请求她,陈益却不想就这么抽出来,这才插进去了不到一半,怎么也要插进叁分之二才能抽出来。
    “再忍一下可以吗宝贝?”安抚似的上前亲吻他,“会很快乐的。”
    两人的唇分离时,也拉开一条透明的线,顾松张开嘴,却没有出声,脖子青筋暴起,浑身都紧绷起来了,但还是听话没有动作。
    好想射...
    刷毛越进越难,陈益耐心动作,看到他大腿上都已经出汗了,手上动作不停,抬头看了眼。
    他整个人都红透到像刚煮熟的虾子一样,眼睛失神,瞳孔都有些涣散了,被水浸泡着,睫毛打湿变成一束一束的,衬得本来就美丽的眼睛更加漂亮。
    将近十分钟,终于把叁分之二的刷毛转进去了,陈益满意地亲了亲顾松的大腿。
    “进去了宝贝...你好厉害...喜欢吗...”
    混沌的大脑哪里还能理解她在说什么,迟钝地点了点头,无意识地看着她。
    陈益还不想现在就抽出来,捏好刷尾,转了下。
    就这一下,顾松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清润的声音全是情欲,就像是泡在了蜜糖罐子里,一张嘴,陈益就酥了。
    他怎么比李子荆还会喘?
    “宝贝好会喘啊,以后多喘给我听好吗?”
    “嗯...啊好...”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知道要答应陈益的一切要求,她会给自己快乐,给自己欢愉。
    陈益看他漂亮的阴茎已经涨到通红了,终于善心大发,刷毛左右快速转几下,在顾松急促的喘息声中,最后一下插到底后抽了出来,重重地揉了一下马眼,把阴茎摁在了他的小腹上。
    随着他突然放大声音,带一丝泣音的呻吟,憋了许久的阴茎终于突突射了出来。
    射得格外多,格外远,就差点射到自己脸上了,射了好久还在射,好像一下把攒了十多天的都射了出来。
    看着他卸力喘息着躺在沙发上,陈益沾着精液,在他小腹上写下几个字,拿出手机拍了照片。
    “写了什么...”
    从剧烈刺激中清醒过来,顾松的声音还带着丝鼻音,陈益将手机递给他,顾松看了一眼就捂上了脸。
    太丢脸了...
    照片上那张脸怎么会是他的脸啊...那一看就是一张性高潮爽到射的脸...
    衣服半掀,半遮半掩露出腰腹,黑色花体字纹身再往上,是用精液写下的四个字。
    陈益专用
    “为什么是专用...”
    虽然很喜欢专这个字,但感觉自己好像她的性玩具啊...
    “因为属很难写啊,写了好几遍,笔画太多了。”
    陈益猜到他的想法,低头亲了亲半软的小顾松。
    “再说,落到了我手里,你还想给谁用呀?”
    撑起身子,精液也随之缓缓滑落,手还没在刺激中缓和过来,颤抖着拽了两张抽纸擦掉了精液,露出下面的那一行纹身。轻轻地摸了一下,好似在确定真的擦不掉一样,抬头看着陈益,靠近她轻轻吻了一下。
    “只给你用...都属上你的名字了...”
    又有些为难地看着她,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照片可不可以删掉?感觉好丢脸。”
    陈益才不删,这么诱人的宝贝可不是天天都能看到。
    “可是我很喜欢...放心谁都不给看,你是我的宝贝,你那个样子只有我能看。”
    又想到什么,靠近了他。
    “你刚刚答应以后会多喘给我听的,不能言而无信!”
    顾松脸又红了,除了刚开始在一起的那两个星期,他早就不怎么脸红了。
    “你喜欢就好,我尽量...”
    她喜欢的东西都好让人难为情,又拍照又钻他的马眼...
    “以后不要钻尿道了,容易感染的。”
    “好的!以后绝对不用这个了!”
    好像是有专门的尿道棒吧?下次可以买来试试,这么爽?那可以都试试...
    顾松看着跪直身子的她,眼神有些闪烁。
    “你要吗?”
    “我不要尿道棒...”
    糟糕!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看着顾松僵硬的脸,陈益讨好地笑笑,把手里的化妆刷放到一旁,没想到刚放下就被顾松拿了过来,直接将她侧着按在了沙发上。
    “你怎么还有力气啊?”
    陈益侧头看着额头还有汗的顾松,有些惊讶。
    刚刚都爽成那个样子了,这也是天赋异禀?
    顾松将她的裤子解开,半脱到膝盖,大手压着她肉肉的大腿,忍不住捏了捏。
    伸手又撕烂她的内裤,陈益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已经是你扯烂的第七条内裤了,你是不是跟我的内裤有仇啊?”
    看着她被自己控制住,顾松心情大好,忍不住跟她开玩笑。
    “七条内裤能做叁件睡衣吗?抵了好不好?”
    看着她湿润的穴口,轻揉上去,陈益舒服地哼出声,顾松拍了拍她的屁股。
    “抱着腿。”
    乖乖把手从膝窝处穿过合在一起,腿并紧侧躺在沙发上,穴口在下面被迫露出,自己却什么也看不到。
    还以为会有些前戏,结果刚摆好姿势,就被他直接插了进来,陈益忍不住看他。
    “没带套宝贝!”
    顾松用龟头浅浅地抽插着,好似丝毫不在意。
    “我结扎了。”
    就在她去平洲的第二天。
    反正也不打算要后代,既然已经遇到愿意与之在一起一辈子的人,还不如尽早打算。
    惊讶了一下,倒没有太意外,只是惊讶他竟然这么果断就做出了决定。
    “那你可要射满我...”
    直白地语言挑逗着顾松的神经,掀开她的上衣,怕碰到她的伤,伸手小心翼翼摁住了她的侧腰,缓缓地将整根都插了进去。
    “宝贝好久不见呀...”
    陈益舒服地眯起眼睛,努力蠕动着穴肉,好似在热情地打招呼,本来腿就夹紧了,这么一夹更是刺激,顾松深吸一口气,保存了些理智,九浅一深抽插起来。
    陈益被他顶得屁股一颤一颤的,看着很是舒服的样子,顾松适应了舒爽,将化妆刷扫上了她的阴蒂。
    “啊...什么呀...化啊...化妆刷...宝贝好坏...”
    刺激袭上阴蒂,陈益下意识就抖,一下子就猜到了是什么,抬头嗲了顾松一眼。
    “学你的,谁最坏?”
    顾松笑着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下手却毫不留情,转着圈地搔她的阴蒂,搔得她是咿呀乱叫,抖个不停。
    “我最坏...亲亲...”
    侧着头寻找他的唇,陈益红唇微张,眼睛水波流转。
    “你坏还要亲亲啊...”
    嘴上说着她,身体却诚实得很,低头温柔厮磨她的唇。唇舌交缠,下面也交缠,感觉那么美好,都舍不得再用捉弄她了。
    心里这么想,化妆刷还是在动作,时而打圈,时而横扫,刺激得不行,穴肉好似抽搐一般夹着性器,让他再也不记得什么九浅一深的章法,只想狠狠地插进去。
    将化妆刷扔掉,伸手拍了下她的屁股,滑腻的臀肉颤得像被烹到入口即化的红烧肉,忍不住伸手抓住揉捏了起来,下身同时不忘了挺动,略带急切地抽插,花液随着阴茎快速的动作流淌出来,都流到了屁股瓣上。
    “教我怎么写好吗?身上这个...”
    顾松拿过桌子上的纸笔,递给了她,身下动作微缓,陈益呼了口气,扭过上半身趴在沙发上,下半身还是侧着在顾松身下与他连接着,手还有些颤抖,认真写下那一串字母。
    顾松双手撑在她身边,伏趴着将她笼罩在身下认真看着,时不时劲腰挺动一下,她的手就会抖一下,停下来缓过刺激继续写,好久才把这一串字写完。
    “我写一遍你看看?”
    这时候才会发现他惊人的腰力,动作突然疾速起来,快速抽插着,一只手撑着身体,下半身动作那么快,一只手竟然还能写字。陈益不停地往上耸,快感不断来袭,哪里还看得清他写的什么,抓紧了沙发,粗略看了一眼没有错的字母,呻吟着点了点头。
    “怎么念?宝贝教教我...”
    这一声宝贝好不容易从他嘴里吐出来,陈益再怎么说不出话来也要教了。姿势太难受了,把头埋进了胳膊里,颤抖着声音读出一串优美的法语,还夹杂着几声呻吟,可惜声音太小,没有传进顾松耳朵里。
    可能是发现这个姿势她太难受了,伸手将她抱了过来,平躺在沙发上,分开她的腿,在外侧的放到腰侧,在里面的高抬起来搭在沙发背上,抓住了她的双手与她十指交缠,俯身亲吻。
    “没听清楚,可以再来一遍吗?”
    贴心的把耳朵靠近她的嘴,下身动作却越来越快,这个姿势正好每次都能擦过她的g点,高潮来的就是这样迅速,陈益的手下意识地抓紧他,在激烈的快感中,带着哭腔地吐露出那串法文。
    “是这样吗?”
    顾松也靠近了她的耳朵,压低了清润的声音,略带生涩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发音还有些不标准,但陈益哪里还有心思纠正这些,混乱点了下头,又扭头去追他的唇。明明离她很近,但每次在她上来的时候都退开一步,明明自己也很想吻她,但看着她不停地追寻自己,心满得都快涨开了。
    “宝贝亲一亲...”
    手被他压在沙发上,身子都被他干软了,起也起不来,陈益努力地抬起脖子靠近他又碰不到,只好微张着嘴,露出舌尖,邀请他来亲近自己。
    顾松看她那个诱人的样子,喉结微动,面上不显,但下半身的狂躁完全出卖了他,陈益抬头还没坚持叁秒,就被他略带粗暴地操干顶了回去,闭上眼睛颤抖着随着顶弄起起伏伏,头发顺着搭在沙发沿上,一晃一晃,好似波浪。
    终于忍不住,低头亲吻上她,陈益满足地哼出声,有些急促地将舌头递给他,顾松温柔地吮吸她的舌尖,与她交缠。
    随着这个充满爱意的吻,陈益也再一次颤抖着泄了出来,偏头离开他的唇大口喘息。
    顾松直起身子,把住她的大腿,眯眼看着被花液泡着的穴口还有大腿根,仔细把水给她擦干净,拿过桌子的眼线笔,认真一笔一笔,将陈益给他的话,写在了她的大腿根上。
    “痒...”
    刚想动作,就被他摁住了大腿,好不容易写完了,顾松看着那排字,有些不满意,感觉写的不太好看,又举起她的腿,下身依旧动作,手却认真书写。
    “写的对吗?”
    将她笔直的腿竖起给她看,深顶了一下想要唤回她的注意力,陈益叫出声来,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他学习能力很强,写得很漂亮。
    “很厉害..写得很漂亮...”
    这才满意了,伏下身子,在她的身上写下这串字,雪白的皮肤成了他最珍贵的诗稿,顾松迷恋地亲上她的皮肤,写下文字。写到后面,不再写法文,都变成了自己的名字,在她的乳上,腹上,大腿上,锁骨上,脖颈上,都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爱。甚至到最后,脸蛋上也写下了一个小小的顾松。
    看着自己的杰作,顾松终于满意了,伸手握住她的腰,下身狠动,抽插数百下后,在两人同时到达顶端后,结束了这场漫长的性爱。
    “写的什么呀...”
    陈益喘息着抬起胳膊看了看,是他的名字,脱力放下胳膊,估计自己身上全是了,他刚刚写了那么久。
    “写这么多呀...怎么卸啊...”
    顾松抿嘴,眼神闪烁,明显就是不想给她卸掉的一声,陈益忍不住笑出声,示意他趴下靠近自己。
    “傻瓜,我们以后可以经常写啊...你写什么都可以。”
    陈益将眼线笔拿过来,打开在顾松手心也写了一个陈益,还画了一个小爱心。
    “给你我的爱奥...”
    顾松攥紧手,好似这样就能攥紧她的爱。
    “我也想拍照。”
    手机被她砸烂了,只能用她的手机,陈益把手机递给他,一只手臂遮住了乳尖,一只手臂遮住了眼睛,摆好姿势,曲线微显,色情的要命。
    顾松拍下几张,把手机递给她。
    “还不错...我摆得还不错,你拍得有点烂...”
    看着全靠自己的颜值拯救下来的照片,陈益中肯地给出了评价。
    看着顾松有点受伤的眼睛,赶忙抱住他亲了亲。
    “没事没事,慢慢练就好了,以后每次都让你拍好吗?”
    第二天被顾松搂住拍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陈益,恨不得回到前一天抽自己一巴掌。
    叫你心软!
    ——————————————————————
    马上要进入新地图了,激动!
    今日二更,打完收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