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都市言情 > 被迫和死对头撒娇 > 分卷(54)

底色 字色 字号

分卷(54)

    宁星意的考核压线通过,伤的太狠了怕宁潋担心就没回去,休息了两天便跟陆珩姜两人带着文件去找陆蔚然了。
    顾晖比他晚一步到,宁星意进大门的时候就被拦住不能进市政大楼,陆珩姜给出自己的颈环申请信息,显示监护人是陆蔚然,还脸不红气不喘地编了个生病的借口,让同学陪自己过来找她。
    秘书一看信息也不敢怠慢,立刻毕恭毕敬地领着他一路上了顶层,宁星意再一次被他的淡定惊了。
    我有种感觉,好像这辈子翻不出你手心儿了。宁星意想了半天,又补了一句:就跟爸爸一样。
    陆珩姜侧头莞尔一笑:不然你喊我一句爸爸?
    想得美,这辈子都不可能,下辈子也不可能!死心吧。
    陆珩姜微抿了下唇,凑近了宁星意的耳边压低声音说:话不要说得太满,你有机会的。
    宁星意没听明白他的话,但人已经在秘书的指引下先一步进了办公室,他也只能快步跟上去,陆蔚然在批文件,听见声音头也没抬地说了句:帮我买份咖啡。
    咖啡一会再喝,唠点儿正经的。宁星意说。
    陆蔚然倏地抬头看到了办公室里不该出现的两个人,蹙眉看向秘书,对方小心翼翼回报:您儿子说他生病了,需要找您。
    陆蔚然还没开口就被宁星意打断了:您考虑一下,这个病秘书姐姐在场不太好说啊,我怕她一会儿听了会害怕,阿姨您觉得呢?
    陆蔚然听出他语气里的威胁,这个小流氓在秀水路那种地方长大,一脸痞气,陆珩姜才认识他几天就被带坏了,那天电话里的内容也让她不敢松懈,他口无遮拦不要脸自己还要顾忌。
    陆蔚然压着脾气让秘书先出去,门一关宁星意也不演了,把文件放在她桌上开门见山道:陆珩姜跟我说了你也认识我爸妈,当年的知情人你也是一个,求您帮帮忙。
    陆蔚然看他话里虽然尊重,但并没有一点儿求人的意思,不由得冷笑了两声:求?帮?
    啊,陆阿姨,您这么温柔大度又有正义感,应该不会不帮忙吧?还是说你想包庇凶手,哎呀那可糟糕了,当年的事您不会也有份儿吧?
    陆蔚然猛地一拍桌子:你胡说什么!
    那您跟我爸妈也没仇,就因为我想当您儿媳妇儿你就无视法律包庇犯罪,这要是被人知道了你还怎么做人啊,你这个洲官的身份还能保住吗?
    陆蔚然被噎的胸腔憋闷,从来只有她打压人没想到活到现在被自己亲儿子摆了一道,领着一个少年来给她颜色,字里行间不帮就是共犯。
    他倒是很会扣帽子。
    我没时间跟你们这些小朋友胡闹,出去,再纠缠我就报警了!
    不用,我自带警官来了。宁星意已经听见了顾晖那个军靴踩地的声音,打了个响指门随即开了,他领着三个人出现。
    瞧。
    陆蔚然眉头瞬间皱起,这三个人全都是军部位高权重的长官,还有一个居然是她当年在塔里受训时的老师,居然都被顾晖请来了。
    小陆啊,我听说当年小宁的事情还有内幕?男人坐在沙发上,双手垫在拐杖上侧头看陆蔚然,她端了杯茶放在桌上,狠狠剜了宁星意一眼然后恭敬回答:我不太清楚,老师。
    顾晖说手上有证据,我看过了确实有很多疑点,既然这样你就看看能不能翻案,不能让为了大家牺牲的英雄埋没姓名,这样会让咱们的军人失望的。
    陆蔚然:话是这么说,但证据确定属实吗?如果贸然翻案也会让群众怀疑政府的公信力,也让为了国家拼搏了一辈子的人寒心。
    男人点点头,看向其他两个人询问意思,对方也都纷纷点头。
    宁星意和陆珩姜不认识这些人,也不懂那些政治博弈,但看的出陆蔚然很不乐意,有这种机会除去政敌简直可遇不可求,她却百般推诿,可见她真的很讨厌自己。
    被一个人这么讨厌也挺奇妙的,宁星意歪头看他们相互博弈打太极,各种他们听不懂的话来回试探,小声问陆珩姜:你妈妈以后就想让你做这种人啊?
    陆珩姜点头。
    没劲,我还是想看你去穿白大褂做研究。
    陆珩姜:我也想看你穿军装。
    宁星意看了看这帮老顽固,压低声音跟陆珩姜咬耳朵:那你想不想被我穿军装
    咳!
    顾晖冷冷瞪他,宁星意忽然想起来这里头好几个哨兵,耳力都是绝佳的,脸颊倏地红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场交锋足足进行了长达六个小时,陆蔚然终于答应重启当年的案子调查,顾晖作为军部负责人随时跟进,所有细节必须透明。
    陆蔚然不情不愿的答应,顾晖又说:我的哨兵腺做过检测,没有疤痕和后天修补的痕迹,那么陆医生也可以释放了吧?
    当然。
    陆蔚然磨牙挤出这两个字,恨不得把他从楼上扔下去,这帮人今天是故意来给她添堵的,一个宁星意居然掀得起那么大的风浪。
    我们待会儿还要开会讨论细节,你们两个可以去接陆医生出来了。顾晖歪了下头,宁星意明白尘埃落定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干预的,便也没再多说,冲陆蔚然礼貌鞠了一躬:谢谢陆阿姨。
    陆蔚然有苦说不出,勉强挤了一句应该的出来。
    天色沉沉落起小雪,两人并肩站在路边等车,宁星意伸手握住陆珩姜的手跟他交扣,感觉到冰凉的温度。
    其实他也没法体会和母亲站在对立面的感觉,爱也好恨也好陆珩姜一定很爱她,哪怕后来不爱了也磨灭不了过去。
    要是阿姨以后后悔了,咱们还回去对她好。
    陆珩姜微怔。
    宁星意伸出手,雪花落在他手上很快被掌心的温度融化成水,又从水蒸发消失不见,快得让人掌握不住。
    我知道你不恨她,我也不恨她,我还要感谢她把你送到我这儿来,让我疼你对你好,说到底她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可怜人。
    陆珩姜低舒了口气却没回答:走吧。
    陆行云被关了几个月,虽然没有受到刑罚折磨但到底牢狱禁锢也让他像是老了好几岁,胡茬长满下巴,眼窝因为疲惫深陷,瘦削又憔悴。
    舅舅。
    陆行云进去的时候才穿外套,现在都需要穿羽绒服了,顾晖把自己的大衣给了宁星意拿来,陆行云沉默片刻,接过去穿了。
    你没做傻事吧?
    陆珩姜把事情简单报告了,敛去了自己去切五感的事情,陆行云看着俩人一起过来就代表没什么事,欣慰的笑了:舅舅为了你们牺牲大了,结婚的时候先给我磕仨响头,不然体现不了我这一波的伟大。
    陆珩姜:您明明后半截儿是为了顾教官吧,要磕也是让他磕。
    陆行云微讶,怎么这会儿不往自己身上揽锅了?
    宁星意笑眯眯凑过来:磕,三百个都磕。又被陆珩姜一把拽回去,扣着手塞在自己口袋里,陆行云恍然大悟,懂了。
    啧,男朋友教几天就教乖了,舅舅教了十几年没教好,唉。
    宁星意骄傲一扬下巴:那是,驯夫有术!
    陆行云:注意点形象。
    两人不会开车,回去的路上自然也是打车回去,陆行云形象大于生命要回去先洗个澡收拾一下,宁星意便跟他道别回去找宁潋。
    她在顾晖安排的地方住了很久,每天都很担心宁星意,一天即便祷告别出事,看到他出现的那一秒眼泪就掉下来了,冲他肩膀锤了好几拳。
    死小子还知道回来!
    宁星意抱住她转了好几圈儿:回来啦回来啦,生气会老的,哎呀又长出好几条皱纹,真是糟糕。
    宁潋破涕为笑,拍着他的肩膀催促:快放我下来,转晕了,让人看到像什么样子,都十八岁了还没有一点儿正形,将来怎么当军人。
    宁星意将她放下来,他来之前在电话里大致将事情跟她讲过,爸爸妈妈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以后他们不用躲躲藏藏的生活。
    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所有人他的身份,并且以他们为荣。
    宁潋这次没哭,只是笑着从宁星意的脸上看到了儿子的虚影,仿佛在对着她笑,告诉他自己不后悔,能够保护一个人都是值得的。
    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
    宁星意拎起宁潋整理好的几件行李递给陆珩姜让他拎着,一手揽着宁潋的肩膀,另一只手扣住陆珩姜。
    回家吗?
    陆珩姜点点头,其实家这个词对他来说非常陌生,陆蔚然给的那个只是一个房子,很大却空无一物。
    宁星意的家很小,却装满了他在陆蔚然那里所有得不到和不敢触碰的东西,陆珩姜反握住他的手收紧。
    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松开这只手,也不会松开这颗得来不易的星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