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中一千万的我和前男友 > C18当初

底色 字色 字号

C18当初

    我和许绍航并不是那天晚上分手的。
    在我告诉许绍航自己破产的第二天,那是一个深冬的早上,母亲和小姨一道出现在我家楼下,然后短短一个小时,我和我的所有衣物便被带离了重庆,带离了这个属于我和许绍航的小家。
    我记得离开的时候,我在母亲上车后又折返回去,和许绍航匆匆地拥抱了一下。那个拥抱很轻,像羽毛似的,在空中轻轻一碰,再分离,带不走一点点温度和痕迹。
    但那时我就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个拥抱。
    破产之后的日子很不好过。银行的债务,亲人的指责和担忧,还有没偿还完的高利贷如狼似虎地咬在身后。
    家里没有办法帮我填补漏洞,层出不穷的催债威胁让我害怕又抗拒,于是开始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我偷偷进行了网络面试,准备买机票去东南亚,结果被母亲发现,干脆将我送去山里藏在居住在乡下的外公外婆家。
    外公外婆年纪大了,对这些事不甚清楚,只知道外孙女受了苦,很是心疼。我就在这里自暴自弃,浑浑噩噩地呆到了年末。
    我忘了是多久开始不跟许绍航联系的。
    可能回家开始就不怎么联系,也可能是我情绪太差太愧疚,不愿意这种时候和他倾诉,渐渐联系就少了。直到除夕那天晚上,表妹忽然问我是不是分手了的时候,我才恍然发现我和许绍航好久没有说过话了。
    我坐在院里老旧的火炭盆旁,沉默地盯着手机屏幕,许绍航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两周前,他说准备把我们的猫寄养给陈霓,然后辞职回内蒙的消息上。手指反复地输入着,一句“新年快乐”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始终都没发出去。
    以为快没有的心肺好像塌了一块,风从坍塌的缝隙灌进来,呼啦啦地,钻心的冷,却残忍地怎么都不停歇。
    许绍航的消息就是在这个时候发过来,他发了一个红包给我,上面写着新年快乐。视线开始模糊不清,我呆愣地盯着这个再普通不过的新年红包,然后猛地眨了眨眼,背过身看向远处漆黑一片的夜色。
    新年快乐。我也回了这一句。
    债务是从春节后开始处理的,母亲让我写了借条,然后拿出了仅有的积蓄和亲人们一起帮我偿还掉最紧急的部分,又通过协商和银行达成了长期还款的协议。这花费了好一些功夫,一直交涉到二月末才总算将事件平息下来。
    这段时间,我时不时地会给许绍航发一些消息,通常都是些无关痛痒的,类似今天吃了什么的废话,再在里面夹杂一些债务慢慢开始处理的信息。许绍航总是回得很快,偶尔也会关心地问问我的近况,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是只能短暂说几句,然后谁都不再开始下一句。
    我们再也没有打过一次电话,好像彼此的声音已经不该出现了。
    叁月初,母亲辗转联系到一位远房亲戚,是位在建筑设计项目上颇有建树的阿姨。我在母亲的帮助下,加入了阿姨的个人工作室,准备捡起专业知识,重新开始。
    阿姨的工作室在成都,我搬来成都的那天天气很好,房子租在一个有些年头的职工小区里,从阳台往下望能看到好几颗盛放的樱花树,樱花团团锦簇,在阳光下像浮动的红云,把春光渲染得鲜明,让人生出重头再来的勇气。
    母亲陪我一起买了新的电脑桌,又添置了各类生活用品,临走时语重心长地拉着我的手,说:“慢慢来,脚踏实地的。”
    我看着母亲有些浑浊的眼睛,才发现她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喉咙忽然哽了一下,心底涌出一股想要抱抱她的冲动,但身体却一动不动地,最终也只是低声应一句。
    “注意身体健康。”母亲最后说,然后上车离开了。
    我是在这一天跟许绍航提的分手。
    我将除夕的那个红包转还给他,然后打字告诉他自己找到了新的工作,最后说我们现在分手吧。
    这几个字发出去的时候,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慢慢地吐出来。好像这句话已经压在心底很久了,到了必须该说出来的时候。
    许绍航这次没有很快回复过来。他似乎犹豫了很久,几个小时后才回复。
    你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吗?我站在早春的日光里问自己。手指悬在屏幕上久久未动,再抬头已经泪流满面。
    我没想好,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见你。
    早春的太阳总是不够暖和,很快,正午最温暖的时候就过去了。我在逐渐变凉的傍晚回复过去。
    我想好了。还是分开吧。
    一个小时后,夕阳彻底没入夜色,许绍航的消息回了过来。
    好。
    “乔然回来了啊。”一个敞亮的女中音从巷口传来,我连忙转头,是邻居家的王阿姨,她一脸红光,怀里抱着她孙子,正轻轻晃悠着。
    “王阿姨好。”我两手拎满了袋子,只能点头跟她问好。
    “你妈还在你谢阿姨家呢,”王阿姨一向热情,说完立刻转身朝着几米外小楼房喊:“乔曼啊,你女儿回来了。”
    她连着喊了几声,丝毫不担心大嗓门吓到自己孙子。很快,熟悉的回应声从那栋小楼房里传出来,母亲抱着个穿着浅蓝色棉服的小女孩,满脸笑意地站在阳台边。
    “妈。”我拎高袋子朝她挥了挥手,继续说:“我先回去放东西。”
    “好,”母亲点着头,然后捏着怀里小孩的手跟我打招呼,“来,睿睿叫阿姨。”
    “姨姨好。”
    小女孩声音清脆伶俐,小鸟似的动听极了。我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快速往另一栋小楼走去。
    昨晚陈霓的话让我辗转了许久,好晚才看见母亲给我发的消息,问我成都降温了要不要给我寄床棉被。我看着手边已经签约的购房合同,感觉应该回家一趟,跟母亲说一说彩票的事情了。
    我的家在一个普通的县城里,这一条巷子都是九十年代修的自建房,家家户户祖上都沾亲带故,所以十分熟悉。
    “你怎么今天回来啦?”我前脚进门,母亲后脚就跟了回来,一边脱鞋一边接过我手里的东西,“买的什么东西?这么多?”
    我伸手把门关上,看着母亲身上单薄的碎花背心微微皱眉,“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母亲一边拎着东西进客厅,一边笑着解释:“不冷,今天去帮了一下你谢阿姨,有点热。”
    谢阿姨就是睿睿的奶奶,她家在外面那条街有个裁缝店,现在冬天缝被子的人多,所以生意很好。
    “你怎么去做这个了?”我跟着她一起坐在沙发,目光落在她略显粗糙的手上,心里很不是滋味。
    母亲无所谓地“嗐”了一声,“现在保险公司不景气,我就有空去一下。”她说着,拆开一个袋子从里面摸出一条羊绒内衣看着我,“你买的?多少钱啊这个?”
    我抿着嘴点头,心里五味陈杂,感觉自己真不是个东西,自己跑去重庆大手大脚,自己母亲还在给人缝被子。
    “妈,”我叫她,准备把彩票和房子的事情都说一下,却忽然想起什么,转头扫了一眼空荡的房间,问:“我爸呢?”
    “别提他。”母亲平和的嗓音忽然低了下去,我下意识感觉什么,立刻接着问:“他又没回家?”
    “鬼知道他在哪,”母亲停下翻袋子的动作,眼角吊起,像是有些发怒,“我半个月没跟他说过话了,你张叔给我说又在江边一家茶馆看见你爸,通宵通宵地打牌。”
    我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我爸是个极其好赌的无赖,仿佛离了赌他就活不了。我和母亲至今都不知道他在外面欠了多少钱,他也不怎么管我,从我记事起,我的生活基本都是母亲在操持。
    但母亲说我爸年轻的时候曾经也好过,就是染上赌博后才变成这样。不过幸好他惜命,不会去借高利贷。他只是会像个蛀虫一样,趴在母亲的骨髓上吸血。
    “你还没说你怎么今天回来了?”母亲生完气又忽然想起这茬似的,转头看着我。
    我待业这一年一直在成都接帮人做图纸的私活,收入比之前高点,但因为时间不稳定,反而更少回家。我看着母亲疑惑的神情,忽然坐直了些,伸手去握她的手,轻声道:“妈,我跟你说个事。”
    我难得这样正经地跟她讲话,母亲肉眼可见地坐直了些,眼神却隐含几分担忧。
    “我在成都买了一套房子。”我挑了最能接受的话开头,“然后我回来是想给你和我爸再买一份保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