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中一千万的我和前男友 > C09误会

底色 字色 字号

C09误会

    酒店布置的长桌很细致,铺着一张纯白的棉麻桌布,蕾丝边从两侧坠下来,随着晚风偶有晃动。我和许绍航面对面坐着,相距不到两米,我却只盯着面前装着橙黄液体的酒杯,没有抬头去看他。大脑混沌起来,一直以来我都在自作主张地判断他,那他呢?在他眼里,我到底是什么样的?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许就一秒,我听见许绍航轻轻地“嗯……”了一声,像是在思考。看来是很困扰了,毕竟我人就在眼前,也不能直说伤人的话。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蜜桃味的果酒很甜,将乱七八糟的心绪悉数压下,我忽然放松下来。
    草木皆兵了,我自嘲地想。不过是个游戏,许绍航怎么会直说难听的话呢?他只会说些好听的话敷衍过去。
    许绍航就在这时抱歉一笑,然后伸手拿过一旁没用过的酒杯开始往里面倒酒:“我还是喝酒吧。”
    “哇哦~”年轻人们立刻爆发出一阵起哄声。我也讶异地看向他,看着他利落地给自己倒满一杯果酒,才如梦初醒般出声阻止道:“你不能喝酒。”
    已经把酒杯喂到唇边的人动作一顿,许绍航脸色为难地看着我,像是被我难住了。
    “对哦,绍航哥你不是不能喝酒吗?”爽朗女孩适时插话进来,嗓音高高的很兴奋,“哎呀,你就直接说吧!”
    “对啊对啊,直接说嘛!”男孩们也附和起来。
    我也开始不耐烦地跟他使眼色:游戏而已,你随口胡扯两句不就好了。我又不会当真。
    “可是,”许绍航放下酒杯,看着我目光仍有些为难,然后忽然泄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是什么感觉。”
    “咚,咚”心脏被什么东西重重敲击了两下,喉咙里残留的酒忽然烧了起来,烧得我喉咙干涩,脸皮发烫,整个人都跟冒烟了似的。我仓促地低头喝酒,试图掩饰这一瞬间的心乱。
    年轻人们还在喧闹,许绍航很快拿起酒瓶转起来,将这一场突如其来,又难以道明的局面翻了篇。在连续转了两个年轻人的大冒险之后,刚刚慌乱如麻的心跳声终于平息下去。
    我们又玩了好一会,直到湖面起风,四周变得更冷后,才结束这场意外的聚会,各自回了别墅。
    1号别墅是个小2层,一楼是全通大平层,分布客厅、餐厅、厨房加娱乐室,二楼则是东西两个卧室,都有单独的浴室和小客厅。靠近草原这面是统一的大面积落地窗,非常适合看风景。
    我住东面这间卧室,一进卧室先直奔浴室卸妆。带了一整天的妆,皮肤已经疲惫不堪,我麻利地卸掉,又冲了个热水澡,最后舒服地躺进按摩浴缸里,准备好好享受一下真金白银的豪华。
    酒店的沐浴液是白桃味的,带着清香的甜,我不可避免地想起之前的酒,那股难以言说的心乱再次浮上心头。
    许绍航到底为什么那么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那感觉又是什么?
    我想不通,只得独自在浴缸里烦恼,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跳出来,却得不出答案,或者说有一个答案就在眼前,呼之欲出,但我不想,也不敢想。直到浴室雾气愈来愈浓,我被蒸成个大红脸,才快速洗完走出来。
    手机随手扔在沙发上,我裹着浴袍去拿,任由湿淋淋的短发垂下来濡湿衣领。
    微信有消息。我点开看,有陈霓发来的,问什么时候回成都。还有许绍航的,二十分钟前发来的,只有两个字:乔然。
    我盯着这两个字久久没动,界面往上是下午拍的照片互换。成年人经验告诉我,深更半夜是不适合回复前任消息的,尤其是前任还住在你隔壁。但最终,我像被另一个我打败,不受控制地回了过去:怎么了?
    我房间的热水器坏了,我想问能不能借用你房间的?
    许绍航回得很快。
    “……”老实说,我有一瞬间认为他是故意的,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这个借口实在是太老套了。
    我刚刚联系过酒店,不过这会有点晚。
    许绍航继续回复过来。
    算了,故不故意又怎么样呢?我没再犹豫,快速回复过去:你过来吧,我这边可以用。
    房间门响得很快,我踩着一次性拖鞋过去开门。门一打开,许绍航却站在原地愣了一下,然后将手里还没拆开的毛巾递给我:“擦擦头发吧,还在滴水。”
    “哦。”我接过毛巾,侧身让他进来,然后展开毛巾胡乱擦起来。
    许绍航似乎误会了什么,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我:“我不知道你正在用。”
    “你快去洗吧。”我摇头,催着他进浴室。
    许绍航大概是以为我刚刚还在洗澡才没来得及擦头发。不过这是最近几年养成的怪癖,可能是因为短发,头发又比较少的原因。我洗完头都不爱擦,任由头发湿漉漉的,这样再去加班甚至会更清醒,效率也更高。久而久之就变成习惯,改不掉了。
    许绍航洗得很快,我坐在客厅只刷了几条微博视频,他就穿着酒店的浴袍走出来。发梢还有水滴没有擦干,沿着鬓角一路流到脖颈,最后隐没在被白色浴袍遮住的胸膛。我微不可查地咽了一下口水,实话实说,有些性感。
    许绍航挠了下头发,还站在浴室门口,没话找话般说了句“谢谢”。他看起来有些尴尬,我这才恍然意识到从他洗完出来我都一直在沉默。
    “没事,”我摇着头,站起身将毛巾还给他,然后客气道:“那你也早点睡吧。”
    许绍航听出我送客的意思,点头准备离开,正转身又回头看过来,关心的眼神落在我头上:“你还是吹下头发再睡,湿的容易头疼。”
    “好。”我应下来,然后目送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许绍航的肩膀很宽,走路时习惯腰板挺直,看上去很有安全感。有什么话在喉咙蠢蠢欲动,我忽然想要喊住他,想问他,晚上的那句真心话是什么意思?
    但我没来及喊出口,已经走到门口的许绍航突然停住脚步,他回过身来,目光深深地看着我,像是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乔然,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些钱是哪里来的?”
    那些暧昧的,欲说还休的,意味不明的心绪全变了味,我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凉水,无法抑制地觉得心凉。
    “你什么意思?”我冷冷地看着他。
    许绍航没动,他不太惊讶我的反应,反而平静或者斟酌地开始补充:“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你只是怀疑我!”我打断他的话,或者说完全不想听,我开始认为自己一定发了疯,才会跟许绍航出来玩。
    “乔然。”
    “许绍航,”我盯着他,“我不傻。也不是疯子。”
    我忽然委屈极了,鼻腔涌起一股酸意,连带着视线都开始模糊。这样不行,我快步往卧室走,在关门前留下最后一句话。
    “你走吧,我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