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科幻小说 > 无尽梦[骨科] > 罪恶

底色 字色 字号

罪恶

    骨科,同母异父兄妹,10+年龄差
    本章有擦边。
    …………………………
    “……蓝悦真!”
    暴怒二字不足以形容方周此时的感受。
    他从短暂的头脑空白中回过神来,狼狈地退到床边,和一脸困倦、茫然地揉着眼睛的妹妹拉开了距离。
    顾不上清理下腹的黏腻,方周在微弱的晨光中捡起掉落在床边的上衣和裤子,迅速地套在了身上。
    “穿好衣服。”他对坐在床上的妹妹沉声说道。
    蓝悦真对他突如其来的严苛态度很是不解,她还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按照平时一贯的做法,每次闯祸惹恼哥哥后,她总是习惯用撒娇来平息他的怒火,所以这一次她也倾身向前,朝他伸开了双臂。
    方周却将她推开,把皱巴巴的纯棉睡裙扔在了她的头上。
    “快点穿上衣服!”
    蓝悦真拿开盖在头上的睡裙时,看到的就是他表情黑沉得吓人的面孔。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她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心虚的同时又有些委屈,在哥哥严厉的逼视下,还是乖乖地穿上了睡裙。
    她在床上摸索了一圈,没有找到内裤,只好揪着裙摆,不安地偷瞄了一眼他的脸色,小声道:“内裤找不到……”
    “下来,到外面去。”方周指着敞开的房门外的大厅命令道。
    蓝悦真从床的内侧爬到外侧,颤颤巍巍下了床,光着脚从他身旁绕过去,走向了大厅。
    清晨六点,天色将明未明,万物仍未摆脱夜色的笼罩。借着微弱的晨光,方周看到她经过之后,在光滑的仿木纹瓷砖地板上留下的点点乳白色湿痕。
    他抹了一把困倦的脸,望了一眼窗外晨光乍现的天际,几乎是逃离般走出了这个仍残留着些许罪恶气息的房间。
    比起房间,大厅的光线稍微明亮一些,方周从置物架上取出一把戒尺,对站在沙发边手足无措的妹妹冷声道:“靠墙站好!”
    蓝悦真立刻把揪着裙边的手放下来,贴着大腿两侧,乖乖地挪到墙边,努力站直了身体。
    此时此刻,她是真切地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把手伸出来。”
    男人修长的身躯投下的阴影,将这个一脸懵懂的女孩笼罩在其中。她怯怯地伸出双手,仰起脸看着面色晦暗不明的哥哥,低低叫了一声:“哥哥……”
    伴随着这声“哥哥”,是戒尺重重打在掌心上发出的清脆声响。女孩吓了一跳,疼得叫出声来,眼角很快沁出了泪光,但是在哥哥的逼视下,她没敢缩回双手。
    “我应该教过你,女孩子要懂得自爱。”方周举起戒尺,目光沉沉地注视着眼前惊慌失措的女孩,又一次用力打了下去。
    过去不管怎么引导,这个孩子始终学不会遵守某些规则。比起“学不会”这个说法,也许“不当回事”更为贴切。这其中也有他的一半过错,作为监护人,他没有尽到自己该担负的教养职责,但最根本的原因恐怕是她与生俱来的对人类社会存在的各种规则的不理解和不在乎,——时至今日,方周终于明白了这件事。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蓝悦真只觉得自己摊开的手心不断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她已经数不清自己被打了多少次了。虽然确实很疼,但也不是不能忍受,比起疼痛,哥哥毫不留情的态度更让她感到难受。
    “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她用力地点头,纤细的肩膀缩起来,泪水吧嗒吧嗒掉下来,打湿了胸前的布料。
    方周满眼失望地看着她,——她还是不明白,之所以这样乖觉地认错,只是想要让他尽快翻过这件事罢了,她还是不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
    一瞬间,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我、我以后再也不趴在哥哥身上了,我不敢了……”蓝悦真抽抽噎噎地说完这句话,抬起袖子飞快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又重新摊开手心,“哥哥打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窗外的天空逐渐变得明亮,方周长久地注视着这个孩子,在愤怒退却之后,一种难以言说的难堪涌上了他的心头。
    兄妹之间酿成这样的大错,纵然有这个孩子不知轻重的缘故,但他的过错也不可推脱。
    更何况,在夜里他也并不是毫无所觉的。那个时候,他的意识还很很模糊,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人在做梦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的,自然也做不到遵从道德伦理的约束。
    比起妹妹,他才是真正应该受到惩罚的人。
    方周长时间的沉默让蓝悦真感到惊慌不已。她不敢哭出来,只是抿着嘴唇,小小声地抽泣着,泪水不断从脸上淌过。
    方周回过神来,便看见她睁大双眼,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望着自己。
    “去刷牙洗脸,然后把昨晚剩下的东西热来当早餐吃。”方周指着冰箱对她说道。
    “嗯!”蓝悦真用力点了点头,从他面前跑开了。
    方周回房洗了澡出来,她正垂头坐在餐桌前,用手捏起一块冒着热气的披萨,又因为被烫到而松开了手,撅着小嘴对手指不停地吹气。
    方周上前拨开了她面前的纸盒,蓝悦真受惊般抬起头看他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
    “别吃了。”
    即使还在为那件错事感到懊悔,方周也实在难以忍受让妹妹吃这样东西来当早餐。
    营养不均衡。而且还隔夜了。
    他转身从冰箱里拿出面条,鸡蛋,和一小把青菜,给她煮了一大碗卧了两个煎蛋的面条。
    蓝悦真不舍地看了看旁边的披萨,在他发怒前赶紧拿起筷子,把装面的大碗拨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的眼睛被热气熏得直掉泪水,方周坐在她对面,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吃,吓得她连擦眼泪都不敢,只能握着筷子,颤颤巍巍地夹起一束滑溜的面条。
    面条从她的筷子上滑了下去。
    方周看不下去了,起身去消毒碗柜里拿出一个叉子,弯下腰逐根掰开她的手指,把冰冷的叉子塞进了她红肿的手心里。
    不知道是泪水没擦干的缘故,还是被面条的热汽熏出了汗,她额前和两鬓的发丝有些湿润,有几缕黏在白净的脸上,显得她分外可怜。
    “快吃吧。”方周为她别了一下垂在脸旁的发丝,轻声哄道。
    蓝悦真低下头,手里握着叉子,泪水吧嗒吧嗒地砸进了面汤里。
    这短短的一夜里,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方周自己都很难说能立刻调整好心态,更不用说还不知事的妹妹。他拿出手机,准备给妹妹的班主任打电话请假,让她在家里休息两天,没想到才刚解锁屏幕,就看到了星灯高中群发给家长的信息。
    “……全校停课?”方周点进家长群,把未读信息快速地过了一遍,确定学校是真的停课了。
    也是,毕竟发生了那样严重的事故。
    一夜过去,死亡人数已经飙升至十六人了。蓝悦真班上的一个男生,昨晚就在送去医院的路上不治身亡了。
    事故发生时正是学生放学离校的时候,可想而知有多少学生被置于危险之下。如今事故原因还未调查清楚,在排除人为因素之前,学校停课是很有必要的。
    “悦真,学校停课了,今天就在家里休息吧。”
    蓝悦真背对着他,站在洗碗池前,踮起脚尖挤了点洗洁精在洗碗布上,把大瓷碗刷得闪闪发亮。她轻轻应了一声,打开碗柜把碗放进去,甩了甩手上的水,默默地回了房间。
    方周叁两步赶上去,抵住了她关上的门板,“要先洗个澡,知道吗?”
    蓝悦真点了点头。
    方周心底有些忧愁,想了想还是从门缝中挤了进去,亲自给她找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催着她进浴室。
    这个时候也没法计较合不合适了。
    方周掀了她的睡裙,取下花洒,调好水温,给她冲了一会儿身体。这孩子脸上还有些婴儿肥,身上却没有什么肉,手脚都是纤细,肩背也单薄得可怜。才刚吃了那么大碗的面,肚子也没见鼓起来多少。
    “自己洗一下这里,”方用一手握着花洒,一手比了比下面,“蹲下去,用手指……”
    蓝悦真乖乖地蹲了下去。
    一些混杂着血丝的浊液从她的腿间流了出来,落在了被热水漫湿的浴室地板上,被热汽蒸腾出了特殊的腥味。
    方周看见她耸了耸小巧的鼻子。
    “不准闻!”方周黑着脸喝道。
    蓝悦真没说什么,就蹲在那里,伸手接着花洒淋下来的水玩。
    方周固定好花洒,把妹妹从地上拉起来,让她分开腿站好,用手帮她清理了一下腿间的污秽。至于里面……他不清楚昨晚有没有伤到她,人的手上都有许多看不见的细菌,他也不打算贸然处理。
    “哥哥……”蓝悦真缩了缩两腿,把他的手夹在了腿间。
    “悦真,你要听好,这些话我是最后一次说了,”方周握住了她的膝盖,他注视着那白皙的皮肤上淡淡的擦伤痕迹,“你要懂得自爱,要爱自己,珍惜自己的身体。”
    从前避而不谈的性教育,终于还是被摆上了明面。
    “你现在还小,不能再做昨晚那样的事了,被衣服盖着的地方都不能让别人碰到,无论是谁,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蓝悦真小声回答,“身体不给碰。”
    “这件事很重要,你一定要记在心里。”
    光是指望学校的教育,有什么用呢?不该发生的事也发生了。只希望亡羊补牢不算太迟。
    直到帮妹妹洗好澡,方周都不敢直视她的脸。他用浴巾帮她擦干身体,给她穿上干净内衣和睡衣,让她到床上去睡一会儿。
    忙完这些,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到冷静下来,才重新打起了精神。
    他得出门一趟,去买点菜……和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