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科幻小说 > 无尽梦[骨科] > 爱儿

底色 字色 字号

爱儿

    骨科,同母异父兄妹,10+年龄差
    …………………………
    距离事故发生不过四个小时,“星灯高中特大事故”已经冲上了热搜,同时也作为重大新闻被各大电视台以插播的形式播出。
    涉及到了学校和孩子,社会大众对此类事件的关注度总是比别的事要高一些的。
    方周刷着手机,千次万次在心底为妹妹平安无事感到庆幸。
    他已经很困了,又困又累,加上酒精的作用,脑子都快要搅成了一团浆糊,几乎是后背沾上床的同时,就失去了意识。
    可是恶梦却不肯让放过他,新闻中打了马赛克依旧能看出满地血腥的画面开始在方周的梦中一一上演。
    面孔模糊的孩子们倒在血泊之中,因失血坏死而呈现出可怖惨白色调的残肢,已经难以辨认出本来形状的内脏,和书本文具一起,散落一地。
    那辆货车侧翻在地,车上满载的巨大木箱散落在四周。其中有那么两叁个木箱,因为木板破损,从箱中倾倒出大团的干稻草,和一些白色的……圆形的物体。
    ……这是……什么……?
    方周的意识试图挣脱梦境的束缚,他努力地思考着,可是突然间,眼前画面一转,变成了他小时候曾多次拜访过的妈妈再婚后和继父组成的家。
    大榕树下,年幼的妹妹迈着小短腿向他跑来,她跑着跑着,不知被什么绊倒在地,连试着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那小小的身体就迅速地变形、融化成了一滩浸透地面的暗红血水。
    方周听到自己发出了怪物般的惨叫声。任谁看着悲惨情境在眼前上演却无力阻止,精神都会濒临崩溃的边缘。
    不知过了多久,继父蓝蜂出现在了那滩血水旁边。他顶着方周记忆中那张永远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面孔,双膝跪地,用双手一点点收拢起那滩被血水浸透的泥土,把它们拨成一堆,捧在手上,然后,小山似的土堆从中间塌陷,露出一枚被埋在土下的……洁白的卵。
    失而复得的狂喜情绪瞬间盈满了方周干枯的心房,他泪流满面,伸出颤抖的双手,不顾一切地从继父手中夺走那枚卵,小心翼翼地将之贴近脸侧,闭上双眼去感受那微弱的温度。
    “悦真……”
    凌晨两点,方周终于从冗长的恶梦中醒来,回到了漆黑一片的现实之中。他出了一身汗,身上黏乎乎的,很不好受。
    掀开薄被,被空调吹出的冷风一拂,又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他想起身去喝点水,准备下床时,却碰到了睡在床外侧的女孩,和她的鳄鱼布偶。
    “悦真?”方周的嗓子有些沙哑。
    蓝悦真睡得很熟,方周制造出的动静并没有惊动她,此时她就像在母体中缓慢发育的胎儿一般,蜷缩着身体静静地躺在那里。
    等眼睛适应了黑暗,方周俯下身,抚了抚她柔软的面颊。
    白天时发生的事太可怕,她一定被吓到了。方周心底涌出了懊恼的情绪,今晚应该陪她睡的,她一定很害怕……
    在客厅喝水的空隙,方周拿出了手机。还未解锁,屏幕上就已经显示出了多条由社交应用推送的信息,方周瞥见“星灯高中”四个字,随手点进了那条信息,发现那是是官方媒体发布的关于星灯高中事故的详细情况说明。
    长长的文字后面,附带了十数张现场照片。当然,因为场面的惨烈程度远超大部分人类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些图片大多都是打了码的。方周点开图片逐一察看,竟然从某张图片的角落看到了妹妹遗失的那只校内鞋。
    鞋垫上有她用马克笔画出来的花朵图案。
    这起事故如此惨烈,以至于在社交应用上搜索“星灯高中”四字,得到的内容不是新闻报导,就是人们自发的悼念行为,和对事故起因、各方责任归属的激烈讨论。
    方周刷新了一下微博,一条由官方发布的蓝底图片信息跳进了他的视线中。他点进去看了一会儿,发现这是一条官方呼吁事故发生地点附近的民众配合调查工作的公告。
    其中提到了一点,从那辆侧翻的大货车上散落下来的木箱,少了一个——官方希望捡拾到这个木箱的群众尽快归还此物,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这条公告,瞬间引来了关注此事的网民的议论。人们的关注点开始从遇难、受伤的学生们的身上逐渐转移到了这些神秘的木箱上。
    木箱里究竟有什么?为什么散落的木箱能砸死人?它的重量是多少?是否因为木箱中的货物过重、货车超载,才造成了这起事故?
    方周摇了摇头,熄掉手机屏幕,回到了房间里。
    上床前,他把妹妹和她的鳄鱼挪进了床的内侧,以免空调的风直接吹到她的身上。这么多年,他多少也学会了一些养育孩子的方法,对如何避免自家孩子感冒发烧这类生活小常识颇有心得。
    “哥哥……”女孩翻了个身,整个人面朝下趴在床上,左手揽着鳄鱼,右手在身旁来回摸索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方周立刻握住了她的手,轻声回答道:“哥哥在呢。”
    也不知道她听见了没有。
    为免她闷着自己,方周把她翻了个面,让出了自己的半截枕头,两兄妹挨着睡在了一起。妹妹个子娇小,占不了多大位置,但是加上她带来的那只又肥又蠢的鳄鱼,就显得这张双人床有些拥挤了。方周不得不调整睡姿,以免自己睡到半夜一个翻身栽下床去。
    说起妹妹个子娇小这件事,方周作为家长不免有些心焦。尽管他用心照顾,不知为何这个孩子的成长速度就是比她的同龄人要来得迟缓许多,——尤其是这两年,基本没怎么长个子。
    她的胃口向来很好,甚至可以说食量颇大,虽然有时会挑食,但在他的再叁管教下,姑且也算是有在好好吃饭;她的精力也很充沛,平时活泼好动,据班主任说体育成绩非常优秀,每年参加校运会拿到的五花八门的奖项也能证明她是个运动健儿。
    在遗传方面,她的双亲都是高个子的人,如此优良的基因,没道理到了她的身上就不起作用了。再有一点,她做任何事情全凭喜好,对人情世故也毫不上心,这样的心智也实在是过于孩子气了,似乎一点儿也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长进。虽说中上程度的学习成绩能够证明她的智力没有问题,但这两者完全是两码事——
    该抽个时间带她去做个详细的体检了,还要测一测骨龄,做专业的心理评估……也许该花点心思和微信群里的热心家长打好关系,以后也好请教他们相关的问题,毕竟比起真正当父母的人,他的经验还不是那么充足。
    脑子里尽是些乱糟糟的念头,就这样,伴随着烦恼,方周再一次陷入了诡异的梦境之中。
    方周梦到了一块落满枯叶的土地,有无数白色的点从落叶的缝隙间冒出头来,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很快长成了一根根粗壮的蘑菇……
    深沉的夜色中,女孩秀气的鼻子微微抽动了几下,一丝若有似无的神秘气味诱使她从睡眠中苏醒过来。她睁开眼睛,视线丝毫不受黑暗的影响,准确地落在了男人不安稳的睡颜上。
    “哥哥。”女孩放开怀里的鳄鱼,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地爬到了他的近旁。
    自己的呼唤得不到回应,她也不在意,只凭着想亲近对方的本心挨近过去,双手捧着他的脸,低头在他的额头和脸颊上印下纯真的亲吻。
    做完这些动作,蓝悦真感到心满意足了,便趴在床上,双手撑着脸,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她在世上惟一亲近的人。
    那个气味又再度浮现在空气中了。
    她的嗅觉自小就十分灵敏,能闻到许多别人闻不到的气味。这种特长对生存于世似乎也没有什么助益,说出去可能还会引人侧目,所以除了哥哥,她对谁都没有提及过这件事。
    最近这一两年,她对哥哥身上偶尔散发的这种……雄性的气味越来越敏感了。哥哥是个爱干净的人,她平时很少会从他身上闻到其他味道,唯独这种携带着某种信息向四周扩散的气味隔个叁五天就会出现一次,通常都在早上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洗漱和换衣服的时候。
    这气味很特别,但并不难闻。
    “是哪里呢……”蓝悦真耸了耸小鼻子,循着那丝淡淡的气味寻根究底,双手伸进薄被里,爬上了男人温热的身躯。
    方周的睡衣是宽松舒适的T恤和运动裤,她的手毫无阻碍地钻进了衣物的缝隙里,贴上了那汗湿的皮肤,“……是这里!这是什么……这个形状,好像蘑菇……哥哥的身上长着蘑菇……”
    她的双手轻轻地握了上去。
    意识深陷梦境的男人,双腿不由自主地弹动了一下,大腿内侧的肌肉瞬间绷紧,从口中吐出了一声难耐的呻吟。
    被枯叶覆盖的地面上,一根根硕大的蘑菇似活物般左右轻摆,它们摇头晃脑,仿佛在表演滑?的群舞——一阵风吹过,蘑菇们颤抖着,纷纷朝天空喷发出一阵阵孢子粉尘——
    ………………………………
    哥哥在饭局上被人下了药,药里有致幻成分,所以他的意识很混乱,会做各种奇奇怪怪的梦,还会产生那方面的冲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