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科幻小说 > 无尽梦[骨科] > 还魂

底色 字色 字号

还魂

    骨科,同母异父兄妹,10+年龄差
    …………………………
    明城的夜市总是如此热闹,步行街上人来人往,绚丽的霓虹灯几乎能一直亮到天明。
    一辆出租车在马路边停下,未等车停稳,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踉跄着从车上下来,顾不上扶一扶歪斜的金边眼镜,大步向街尾那所挂着红十字灯箱的医院狂奔而去。
    与他同行的两男一女在付了车资后下了车,随后紧跟上去。这场追逐在热闹又拥挤的夜市上引来了许多路人的侧目,一个大叔扛着插满冰糖葫芦的木棒,侧身避开冲撞,低声骂了句“痴线”。
    方周奔跑在被五光十色晕染得失去了真实感的街道上,他喘得很厉害,胸口剧烈起伏,仿佛心脏随时都会爆开,难受到了极点。
    等他冲进医院时,早已候在急救中心门外的女老师连忙迎了上去,同时向走过来劝阻院内奔跑的保安解释:“是星灯高中的学生的家长!”
    那保安停下脚步,了然地点点头,挥挥手示意他们通行。
    夜晚的医院,总是太过寂静。
    保洁阿姨推着拖把一步步往前,伴随着湿痕拉长,浅青色的地板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被稀释过的红色水痕,——如果不是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和用以消毒的化学药品的刺鼻气味,也许人们会以为这是被谁打翻在地的水彩颜料也说不定。
    女老师把方周领进了急救中心的大厅,里面的灯光更加明亮,照得那一张张方周曾在家长会上见过的面孔惨白得仿佛人造的面具。
    “悦真!”方周穿过那些焦急等待的家长,大步走到了女孩的面前。
    和其他有家长陪伴安慰的孩子不一样,他的女孩儿独自一人坐在靠墙的医疗床上,身边放着断了一根背带的书包,静静地看着周围的人忙来忙去。
    “哥哥。”女孩向他伸出双臂,她仰起的面孔上有些细微的擦伤痕迹,微卷的黑色短发也有些散乱,看起来十分可怜。
    方周看到她膝盖上的淤青和擦伤,因为涂上了大片的黄色药水,和她白皙的肤色对比起来,那两团伤痕十分刺目。
    好在人看起来并无大碍。
    方周松了一口气,抓着她的双肩把她从上到下仔细打量几次,通过和老师的交谈确认她的身上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才一把抱起她,把她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颈侧。
    “没事就好。”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
    蓝悦真伸出双臂搂住他的脖子,亲昵地蹭了回去。
    这边气氛温馨,大厅的另一边却是充塞着浓重的悲伤。
    有个男孩伤到了头,医护人员给他包扎好之后,还能看到从纱布里渗出的血,他的父母守在他的旁边,含泪安慰着他;一个女孩躺在靠墙边的病床上,正在打着点滴,她的一条手臂从床沿垂下来,上面沾满了干结的血液。
    医保人员来来去去,药水瓶在他们手中的塑料小篮子里互相碰撞,发细微的声响。一墙之隔的防护病房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利的哭嚎,工作服上溅了大片血痕的医生从里面跑出来,冲着走廊尽头的药剂室大声催促:“麻药怎么还没好?都要开始缝合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让许多家庭陷入了悲痛之中。
    下午五点十二分,一辆货车从星灯高中大门前的马路上驶过,突然毫无预兆地向冲向路边,在撞倒一拨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后侧翻在地,车上载着的木箱散落一地,又砸伤了好几名学生和路过的行人。
    方周接到学校通知时,还在参加一场庆功宴。
    他在宴会上喝了不少酒,在跑过来的路上数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喝醉酒而产生了幻觉,——好端端的,他的女孩儿为什么会受伤呢?
    “悦真,我们回家。”方周小声地在她耳边说道。
    方周并不是最晚赶到的家长,几乎每隔上几分钟,就有新的家长一路狂奔冲进急救中心,然后被医护人员拦住,确认身份之后才被放行。
    他抱着蓝悦真出去时,随他一起过来的同事们已经在医院门外等候许久了。
    “妹妹怎么了?”杜若迎上来,从方周的手里接过了蓝悦真的书包。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方周淡淡一笑,把怀里个子娇小的女孩儿转过来,让他们能看到她的脸,“来,跟姐姐和哥哥们问好。”
    蓝悦真举起小手挥了挥,泛白的嘴唇微微张开,吐出气音一般的“你好”,随后又快速的一头扎回方周的肩窝里,再也不肯理人了。
    她的身上还穿着星灯高中的夏季校服,是一套短袖上衣加五分短裤的蓝白双色运动服,可能是尺码偏大不够合身的缘故,这身别的孩子穿上就会显得充满朝气的打扮,穿在她的身上反倒给人一种不太精神的感觉。
    她脚上的校内布鞋还丢失了一只。
    “不好意思,她有点怕生。”方周拍了拍她单薄的后背,向同事们道歉
    杜若和其他两名同事快速地交换一个眼神,他们的脸上露出某种带着难言意味微妙的笑容,嘴上齐声回答道:“没关系。”
    方周抱着妹妹在路边等车,并没有留意到他们的表情。
    一个小时前,他还在庆功宴上,作为项目的主导人被同事们反复劝酒。实在是盛情难却,即便方周平时滴酒不沾,也被不可避免地被气氛里挟着,喝下了不少酒水。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时,他的听觉已经快要失灵了,但是因为事关唯一的妹妹,他用了比做实验时更加专注的心力去听取从电话那头传来的一字一句。
    于是方周在一瞬间摆脱了酒精造成的意识模糊。
    直至现在,确认妹妹安全无恙,他又重新放松下来,酒精的带来的朦胧感再一次浮了上来。
    明明八点未到,时间还早得很,可是他却久久没有等到一辆愿意搭载他们的出租车。路过司机们要么在短暂的停顿后迅速把车开走,毫无商讨的余地;要么降下一半车窗,看一看他,和他怀里的女孩儿,又看一看医院的方向,随后面色僵硬地摇头拒绝。
    “怎么回事呢?”方周被酒精腐蚀了的大脑已经无法正常运行。
    不知怎么的,眼前的世界又一次变得光怪陆离,红灯笼,白灯箱,彩色的霓虹灯和行走的人影,所有会发光和移动的东西都混杂在一起,搅成了一团,形成让人头晕目眩的旋涡。
    在这旋涡中,方周看见了去世多年的妈妈的面孔。她的笑容就像从旧照片上复制下来那样标准,眼中却含着淡淡的忧郁,就那样一言不发地注视着自己。
    “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悦真……”
    …………………………
    特别弄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伏笔……其实以下两个走向都是可以的。
    1.哥哥喝醉了出现幻觉,在他眼中妹妹只是受了点轻伤,其实妹妹只剩下一堆残骸了,故事的后续展开全部是哥哥精神失常的幻想产物。
    2.妹妹活着,只受了点轻伤,故事如常展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