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清平纪实 > 第五十二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五十二章

    在我的印象中,苍祁的侍女,性格各不相同,但都还算谦逊有礼,怎这人如此嚣张?我不免有些好奇。
    只是,这本就是自己的地盘,让个外人丫头给赶走,难免有些说不过去。
    未等我们发难,那边关着的厢房门,就自己就打开了,从里面传来苍祁的声音:
    “悦姬,不得无礼。二位,请进。”
    明明还是那孤傲的声音,可我却听出了几分笑意。我有些莫名其妙,有什么可高兴的?我转头,又多看了两眼似乎变得有些气馁的少女。
    谁知,我刚与她错身,她就暗语道:
    “你别得意得太早!”
    我:……
    我们这是第一次见吧?我何时得罪过她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女人可能不太懂,自古太美的女人,受到同性的排斥实属正常。
    看她年纪,应该比我小上叁四岁,我也没将她放在眼里,除了觉得不可理喻之外,没有任何想法。
    我们进去时,房间里还是昨日的陈设,不过,他倒是换了件衣裳。衣服粗略地系着,加上先前所见,发生了什么也并不难猜想。
    卢虞转头看了女人一眼,没察觉到她丝毫异样,眼神已经是淡漠的,心里也泛起了丝丝甜意。
    其实,我并没有像他们所见的那样平静,相反,我很烦闷。昨日还与我有肌肤之亲的人,今天却跟另一个女子不清不楚。
    难道我是玩物?叫人这样戏耍了去!
    “听说你要我来,才肯帮忙?现在我来了,你能践诺了?”
    苍祁并没有被抓到奸情的既视感,脸上依旧挂着浅笑,靠在床头道:
    “来请我帮忙,还带个护卫?”
    见他那副模样,原本不佳的心情,此刻变得愈加恼火。虽然我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波动。明明曾唇枪舌剑过,对他的印象也只是个毒舌傲慢之人。按理说,他只是帮过我、我亦还清,互不相欠的陌生人而已。可此刻的不开心,是那么地明显。但是,控制情绪,一直是我的强项。
    “你到底帮与不帮?”
    我的语气依旧轻盈冷静,仿佛只是简单的询问,没带任何情绪一般。他没有正面回答,只道:
    “你过来。”
    说实话,看到那人对她警惕的保护,他就觉得有些碍眼。
    卢虞知道她不愿,正要开口,苍祁却突然抬起手,食指摆动,显然是不想要他说话的意思:
    “怎么?过了一夜,你就变胆小了?”
    我……胆怯?怎么可能,我只是不想与你有瓜葛而已。
    卢虞还在,谅他也做不出什么出格之事。我未发一语,走到他床前站定:
    “可否告知五指龙爪的下落?”
    苍祁邪魅的眼睛,此刻就如狐狸一般狡黠细长,发白的薄唇张合道:
    “耳朵靠拢些。”
    我满心疑惑,却还是靠了过去。本有些期待,他会就此告诉我,可谁知,他竟然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当着卢虞的面。
    这种由期待转为惊愕的落差,让我的心骤然一缩。我忙捂着脸,抬手就像给他一巴掌,他却稳稳地将我抓在手心。我发不出力,也抽不回手。
    一直站在旁边的卢虞,心骤然一冷,一股强劲的掌风朝那人迎面而去。
    苍祁自然知道,这是警告的意味。他将手松开,轻松化解那股风。
    我连忙退后几步,看到他略微认真的表情,内心复杂。我不想对个病人出手,他不想帮忙,就没必要在此浪费时间了。我沉默地走到门口,愤然开门,准备离开。脚尚未迈出去,那讨人厌的声音又道:
    “我帮!作为条件,你要留下来照顾我的起居,直到我康复。”
    我略顿,可还是出了门,他最后那句话,却还是飘进了我的耳朵。
    “今日晚膳,我等你。”
    我有些失魂落魄,也不知在想什么,差点撞到院中的松树上。
    看到那人明目张胆地亲她,那一刻,他简直要妒忌得发狂。女人震惊捂脸的模样,是那样地娇羞可爱。他也想,想拥有那般生动的她。所以,他一直跟在她身边,却没有提醒她注意前方。他成功地拉上梦寐以求的温软素手,一把将她扯进怀里,低沉又温柔道:
    “小心!”
    第一次,这还是第一次,他能这样将她抱得满怀。她身上似发着甜甜的香气,让人忍不住想沉浸在她的气息之中。他想埋在她的香颈之间,但还是控制着,停在她耳旁,若有似无地触碰她的耳廓,声音极其隐忍:
    “语沐,我喜欢你,嫁给我可好?”
    对自己的漫不经心,本还在错愕之中,还没等我回过神,他就已将我搂紧,热气扑耳,对我告白。他的身体,真是温暖啊~一瞬间,我想放纵自己一回。我忘了反抗,将脸埋在他胸膛,拼命感受着,我的心爱之人。这一刻,我们似乎心意相通。
    如果,那日,你能这般回答我,那该多好?
    可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我没有给他如愿的回答,反手轻轻将他推开,冷言冷语道:
    “你脑子糊涂了?”
    既然没有可能,那就不该给人莫须有的温柔。
    “单不说我楚语沐不想做小,就是正妻,我也不愿嫁你。”我略抬下巴,示意他看身后,“顾若馨从小到大就与我不对付,你既娶了她,就不要来招惹我。”
    她虽然傲慢又无知,还有些自不量力,但对卢虞的喜欢,我是看得出来的。曾经若我们两情相悦,我倒不在乎横刀夺爱,而如今事已至此,就该向前看,好好对她。不过说实在的,她看我时那恶毒怨恨的眼神,真叫我友好不起来。
    撂下狠话,我转身欲走,他却还是挽住了我的手腕,伤心欲绝,有些艰难,却还是强撑着,想要一个答案:
    “自始至终,你当真,对我,没有半分情谊?”
    他眉头紧皱,全脸紧绷,眼中碧波水盈,蔓延着化不开的深情与痛苦。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表情,对他的问题,我差点破防,忙撇头不敢看他。我曾满心满眼的,都是他。这般伤他,我实在……
    “古人云:往事已矣,佳人难在得。卢兄还是不要如此苦苦纠缠得好,你的发妻兼师妹,哭得很伤心呐。如果我是你,就会向前看,而不是揪着过去,迟迟不撒手。”
    我苦涩地对着宛如及时雨一般出现的萧圣炎一笑,他亦对我一笑,笑容很淡,却让人很安心。
    卢虞看着一直不回答,也不愿转身的女人。良久,他才放开手。
    我成功脱手,犹如疾风一般,拉着萧圣炎就走。将那个人,孤孤单单地抛在身后,似乎只要慢一刻,我就会后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