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今天吃肉吗 > 第五个任务:过去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五个任务:过去

    “今天没去上课?”白祺一脸冷漠提着菜,盯着门口笑眯眯的少女。
    “我受伤啦,怎么上课嘛!”云锦接过食物撒娇。
    “……我看看。”两人坐在沙发上,白祺很自觉抬起她的腿检查,“碰水了没?”
    “没,没有吧。”云锦俏脸红红的,她其实也不记得白羽凝给她洗澡时有没有碰到。她穿的衣服很严实,就是害怕被看见身上的痕迹。
    “等我买点药,给你换一下。”白祺收回手准备去买东西,他指着桌上的早饭,“这个是?”
    云锦一脸尴尬,她之前就注意有没有白羽凝的痕迹,反倒忘记了这个,“我昨天吃的。”
    “那我给你扔掉。”白祺没想太多顺手提出去。
    “嗯嗯,谢谢啦!”云锦急忙点头。
    “下次小心点。”白祺看着她膝盖上的伤口一边小心翼翼处理一边叮嘱。
    “痛,痛,痛。”和白祺熟了之后,云锦自然不会压抑,开始鬼哭狼嚎。
    “我还没碰到伤口。”只在清理周围的白祺有些尴尬开口。
    “真的痛,我觉得我应该叫。”云锦被戳了短,抿唇咬牙回道。
    “……”白祺有些无奈叹了口气,认命听着她叫唤哀嚎。
    “对啦,白祺,你在整理公司文件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关于严理的事情?”云锦收回腿,想着自己不能这么颓废赶紧把卫毅搞下去。
    “严理?我之前翻阅的时候好像有看到,好像是一件金融刑事案件,怎么了?”
    “我想看下具体情况,虽然没有警察那么详细,不过公司应该有记录什么原因吧,回头带给我看下吧。”
    “这个,”白祺有些犹豫,“这个资料已经被董事长取走了。”
    “呜……”云锦握紧他的手,眼泪在眼眶旋转,看上去可怜极了,“带我去找他。”
    秘书看着靠在白祺身上,翘着一条腿,扑闪着大眼睛一脸期待的云锦,尴尬开口。
    “不好意思,董事长今天不在,刚巧出去了。”他感觉集团大小姐性格比之前可爱多了,要是不纵容她,好像都是欺负她。
    “好吧。”云锦抵着两个手指,有些失落开口。
    对着白祺招了招手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声。因为距离太近,白祺能闻到她身上的花香味,她的呼吸轻轻呼在他脸上,只感觉耳蜗里痒痒的,心里也有些酥酥麻麻。
    “怎么样?”云锦脆生生的声音,眼中带着窃喜笑眯眯看着他。
    此刻他们已经在云博的办公室,云锦蹦跶着找着文件,没几下就喊着腿疼。
    “不行。”云博看着她的期许,还是果断拒绝了她。
    “你怎么这样,我这么可怜,你真的忍心吗?”云锦贴近白祺英俊面容,按着他的肩,带着不满碎碎念,“你一点都不心疼吗?我腿好痛。”
    “不行,这是职业道德问题。”白祺将她按在身边做好,劝她死了这条心。若是其他的还可以考虑,可是在老板不在情况下寻取资料是盗窃。
    “呜……”云锦看着他一板一眼的样子,气的嗷呜一声,咬在他肩头,故作凶狠状。
    白祺没感觉痛,反倒被她这样子逗笑,抬手拍了拍她后背规劝,“不要闹了。”回应他的是在胸口轻敲的粉拳,刻意放慢的力度显然也是怕伤到他。
    这行为让男人只感觉心里暖意融融,泛起甜蜜味道,两人之间的行为完全是情侣才会有的亲昵举动,握住她的手在掌心摩挲,暧昧的氛围使得两人肌肤都有些升高。
    “我知道啦!”云锦气呼呼抬起头,哼了他一声,戳戳他的腰,“那你送我去安安疗养院一趟。”
    秘书微笑着目送两人离去,他眼尖的发现白祺肩头的水渍,暗叹自己是不是见到什么不该看的了,该不该告诉董事长呢?
    “要不要我送你进去?”白祺有些不放心的拉住准备下车的云锦。
    “不要,我可以。”云锦握住他的手,嘴角弯弯说不出的可爱。
    安安疗养院      203室
    云博看着床上的女人,心中感慨万千。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心里给她留下一块,虽然知道这辈子他们再无可能,可他还是愿意尽自己可能去照顾她们,保护她们。
    “安若,今天怎么样。”云博一向严肃的脸上有些松动,温柔地看向病床上醒来的女人。
    女人算不上漂亮,五官柔和让她看上去十分端庄典雅,哪怕穿着病号服也遮盖不住那如水一样的温和气质。
    “你来啦。”她看着云博微微笑着,拢了拢披肩,“总是麻烦你,白凌不会生气吗?”
    “她,她出国了。”提到自己的妻子,云博笑容苦涩,他哪怕心怀愧疚却也不愿再去见她。他总是会想到当初她为了嫁给自己设计害的安若坠海,本就虚弱的身体在生了玲雅后每况愈下。其实那时候他已经选择和白凌一起好好生活,经过那件事后,云博再也无法正视她。。
    “哦。”察觉到气氛不对,她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玲雅这孩子,非要进娱乐圈,她心思单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没事,我回头麻烦下m星的李董,不求做顶级流量,但求不会受到任何委屈。”云博急忙将她扶起靠在枕头上。
    “谢谢你,总是麻烦你,真不好意思。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云博。”她抬手轻轻将云博的手推开。
    “不用谢,严理和我也是希望你们能活的好好的。”男人有些失落,缓缓说道。
    “这么多年,你总是照顾我们,白凌自然会心生不满,你也要将心思放些在她身上。”她知道因为严理,男人对自己是带着愧疚,只是这对他的家庭是不公平的。
    “……我知道。”沉默良久云博回答道。
    “对了,玲雅这么受你关照,我记得云锦和她差不多大,两个孩子能够一起相处做朋友也挺好的。”
    “也好,等回头她签约集团的酒会上,让她们两个一起接触下,只是云锦这孩子脾气不是很好,玲雅要多担待。”云博想了想点点头。
    “放心,我会让她多包容些。”安若提到玲雅,一脸慈爱。
    聊了会,云博起身离开,在疗养院门口遇到了严玲雅。他见过严玲雅的照片,自然认得。看着她的模样,身上不但有安若的影子,也有严理的,他最好的兄弟,可他现在还没有找到真凶。心中的愧疚增加,他看着玲雅,只想好好照顾这个孩子,给她缺失的父爱。
    玲雅带着不解盯着眼前的中年男人
    ……                      ……                        ……
    “你别催,我不要慢慢走啊!”云锦忍着大宝的碎碎念,艰难爬着楼梯,似乎是嫌弃她爬的太慢,大宝竟然化作意识体从她身上抽离,云锦一阵晕眩差点没摔下去。系统本就是依靠精神支撑,想要强行出来消耗的都是云锦的体力。
    “什么鬼,这货是着急去见女朋友吗?”云锦急忙抓着扶手,脑袋晕沉沉的,恨不得将大宝狠狠抽一顿。手机铃声适时响起,看着上面明晃晃的‘亲爱的’,云锦语气不善:“你怎么有我手机号?”
    “想我了没?”男人雌雄莫辨的声音传来,刻意压低尾音不自觉上扬,显然心情很好。这声音若是其他人听到早就被勾了魂,只是很可惜,是云锦听到。
    见识过这个男人的坏心思,云锦早就气的不想理他,她觉得男人太不尊重自己了,早上不但抱着强迫她对着身下硬长的肉棒坐下去,还强迫自己说粗话。
    “没事我挂了。”云锦翻了白眼,揉着有些发晕的脑袋准备挂掉。
    “等下。”白羽凝急忙喊道,似乎是进了房间,传来关门的声音,声音恢复正常:“这么快就给我脸色,欠操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猥琐啊!”云锦耳根红红的,没什么好气忿道,她不敢让人听见,缩在一边,说话犹豫声音听上去软软的,没什么威慑力。
    白羽凝虽然样貌美丽如女人,毕竟是个男人,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那种身材,无论在床上还是生活都是性格霸道,掌控一切,还很喜欢说骚话。只是在公众面前形象伪装极好,此刻到了房间,跟云锦聊天就卸去伪装,骚话连篇。
    “想不想我的肉棒?”他声音带着些喘息,还有些急促。
    “你在干嘛?”云锦自然察觉到语气中的怪异,感觉有些方,他不会是在,可早上才释放过,下午再来也太肾好了吧!“你怎么这样啊!你也不怕身体出事。”
    “你在想什么?我在跑步。”他可是每天都有运动,正好这房间有跑步机,就跑一会儿。知道云锦想错了,不由发笑,“别担心,操你绰绰有余。”
    “你这个人,恶不恶心啊。”云锦呸了一声,挂了电话。她就不该接,被人活活调戏,脸都羞红了,她还没见过这么直接的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