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 第二十六章结盟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十六章结盟

    第二十六章
    凤昭幼到底累了一宿,困倦至极,她又总是不自觉的信任依赖云祁,见云祁似乎没再生气,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睡前还想着云祁其人被困在后院当真可惜,她该琢磨着送给他再多一些军队……
    云祁感受着凤昭幼靠在他胸膛处安稳的睡着,呼吸悠长平稳,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他想起他母亲过世后,他第一次亲率云骑同敌国作战。当时军队中反对他的声音颇多,她们再效忠她母亲,说到底也是慕强的,一个半大孩子,如何做她们的将军呢?当时他憋着一口气,只点了几百人前往伏击敌军。他为了埋伏,在其必经之地的草丛里趴了一夜。一动不动,看着天空一点一点泛起鱼肚白,露水打在他身上,身旁草丛里竟然颤巍巍盛开一朵小花,盈着露水,在微风中羞涩地摇晃着。他当时只觉心跳莫名,想碰它一下,又怕自己手劲太大伤到它,只看着,又觉得不足以表达出自己的喜爱之情。
    而后天光渐亮,太阳升起,花谢了,就在他犹豫的那一瞬间,悄悄落在地上,风一吹,它跟着飞舞而去,再也不见。
    那一战凤栖士兵毫发未损,敌人全歼,将士们激动欢呼,士气大振,一扫主帅过世的阴霾,想办一个热热闹闹的庆功宴。云祁却神思不属,脑子里一直重现那朵随风而去的小花,他也不知为何他自此之后再也忘不掉。
    后来他询问友人,友人听闻之后极为激动,月落开,日升谢,色白而红蕊,此为离朱瓣。他有幸见到了离朱瓣第一次开花,在此之后,离朱瓣将会随风而去,飘到合适的地方落地生根,这次再生长,即为离朱树,离朱树五年长成只结一果,果落而树灭。离朱果可做药引,有人说食之可获一甲子内力,也有人说可使濒死之人回生。但其生长条件过于苛刻,有人见过离朱瓣,想跟随离朱瓣的方向寻找其落地之处,却不得其踪,有人在离朱树下等了五年整,可树未结果而亡,它似乎只待有缘人,上一枚出现还是在几十年前,也曾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友人唏嘘,云祁却皱眉,他不想见什么离朱树,也不想贪图离朱果,他只想要那朵在他面前盛开,又在他面前随风飞舞旋转,最终擦着他的面庞离去的离朱瓣。
    离朱瓣随着他而后经年征战,被设计暴露真身,被迫嫁人逐渐褪色,他偶时迷惘,竟有些忘了那一日是否只是他的幻觉。
    直到他遇到他的小凤凰,如同离朱瓣一般,偶然而至,随后便想乘风而去。
    可是他失去了离朱瓣,绝不会再失去他的小凤凰,哪怕……是与虎谋皮,他到底是甘之如饴。
    “平君殿下——”门外传来极微小的动静,云祁还是连忙遮住凤昭幼的双耳,生怕打扰她入眠。
    “司礼尚书大人说他在御花园的老位置等您。”
    云祁轻抚凤昭幼面庞,小心翼翼托住她的头部放在软枕上,又掖了掖被角,最后还是忍不住在她双眸处吻了吻,这才整理了一下衣襟离开。
    同样的御花园,同样的紫竹林,同样的宫殿,时隔几月,两人再在此处相见,心态却截然不同。
    云祁到时,君昼正凝神看向远处,似在想些什么,一身绯红官袍将他腰身勒得极细,他像是比之前又瘦了一圈,原本常年挂笑的眉眼此时冷淡的垂着,沾染了之前不曾有的凌厉,眼尾斜斜飞过的红痣此时当真如血滴一般,泛着冷。
    君昼听到脚步声,微微侧头:“你来了。”
    云祁点头,也朝着君昼的视线看过去。
    君昼习惯性想勾唇笑,随后想到什么,作罢:“之前那个长亭被拆了。”
    云祁不欲想起那次的事,那之后他无数次回想,都如将心放在火上炙烤,他才知何为情起只在一瞬。
    “我后来想起……去问过陛下,那人是如何处置的。”
    “你猜陛下怎么说?”
    云祁唇线抿得极平。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无论如何,大抵都是极为痛苦的死去,他怎敢、怎敢染指他的珍宝……
    君昼大抵想到云祁所想,眼底泛起苦涩,摇了摇头:“陛下说,她没有处置他,只是将他关在一座殿中好好囚着。”
    “随后几天无事发生,他去追问看守的人,殿下为何不责罚他。”
    “而后他才得知,殿下根本不记得那日的事,更别提那日的他。”
    “他是用一根极粗糙的木刃划开了自己的动脉,第一下没找准,又重新划进去,听验尸的宫人说,他胳膊上、腿上没几处好肉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君昼眼睛终于对上云祁,那双眸无半点情绪:“他最开始不相信殿下不记得他,日日吵着要去面见殿下。后来看守的人故意开了个口子给他逃出去见她,他远远看到她,大呼殿下。”
    君昼似乎在想象那个画面,而后又再次开口:“殿下只是扫了他一眼,神情无一丝波动,他吵嚷得太厉害了,她还皱着眉头问身边人他是哪儿来的。”
    “没等护卫去捉,他自己便神情恍惚的回了去,而后便是百般寻死,可陛下收起了他屋内所有的利器,日夜派人把守不让他死。”
    “直到半个月前,他才挣扎着割开了动脉,听说血飞溅了几丈高。”
    君昼终于笑了,只是那笑中满满都是讽刺:“看,云祁。他在皇太君殿内伺候了十余年,自幼便充当殿下的玩伴,对殿下极尽痴迷,殿下却对他没什么印象。他又想出了昏招子想要殿下永远记住他。可是殿下……她还是认不出他是谁。”
    “十几年的老人尚且如此,更遑论原本就算被硬塞给她的你我?”
    云祁心下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泛着麻。
    “你虽是武将,但也看得清楚形势,殿下在为你奔走,意欲你回到军中,你猜这个消息又是谁露出的呢?”
    云祁闭了闭眼:“是陛下。”
    “陛下真正属意的太女人选,实则是殿下。”
    “云祁,你是个聪明人,也应该想明白自己为什么嫁过来了吧?”
    云祁却冷笑:“无论如何,是设计还是圈套,她已是我的妻。”
    “她会成为下一任的帝王。宁亲王可以任性,但帝王不能。宁亲王可以肆意疏远放离你我,但帝王不能。”
    云祁定神:“你我结盟。”
    云祁似乎眼前又看见那朵飘远的离朱瓣:“陛下为了殿下,可谓殚精竭虑,送给殿下的人,也不止你我。你我结盟,无论何时,你都是殿下的正君,我都是她的平君。无论如何,她都休想再甩开你我。”
    君昼倒了一盏酒,递给云祁:“窥伺幼幼的人,远比你我想象的多,她……来日登位之后,后宫也不会只有你我。”
    云祁扬起下颌,冷笑:“那便共抗外敌。至于你我,届时鹿死谁手,便各显神通吧!”
    两人酒盏相碰,在空气中炸出玉碎般的嗡鸣:“成交。”
    酒一饮而尽。两人眺望远方。
    不知谁开了口:“说来可笑,上次提议结盟,是想着如何摆脱,这次,却是想着如何将她缠紧。”
    风声带走言语中的悲凉。
    说来可笑……
    作者有话说:首-发:po18.vip「po18uip」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