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 第二十章长离千曜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十章长离千曜

    第二十章
    转眼已至九月,距离太女册立大典不过七天,册立大典前叁天举办小宴,按照各国国力安排官员、宗室亲王抑或即将成为太女的皇女接见,算是私底下先聚聚。册立大典前一天要祭告宗庙,万国都会是在册立大典当天申时入场,各国先后朝拜献贺礼,再一一回赐,这样折腾下来姿势能结束都算早了。
    凤昭幼半月前便被抓进宫里,在外宫勤政殿旁的通和殿办公。毕竟庆典和都会是同时进行的,礼部和鸿胪寺的人实在忙不过来,凤昭幼便将通和殿旁边的几个偏殿一同圈过来,作为办公的场所,抽调翰林院学士负责诏书起草等相关事宜,又着吏部拨了些银两,工部进行最后的宫殿布置。做完这些之后,凤昭幼又面见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对京畿地区进行防守,严格把控、记录出入人员,京郊大营的士兵抽调为五组,负责京城东西南北四城的巡视工作,禁军则分为两组,对外宫、内宫进行巡察。凤吾卫全员出动,负责保护皇帝、皇女皇子、宗室、朝臣的安全。暗卫部的暗卫除了保护凤昭明的,其余的被凤昭幼分散在京城各处,一是进一步保证安全,二是防止有人闹事,毕竟往年举办都会便总有国家私下搞小动作,而且此时江湖人士也会过来凑热闹。
    凤昭幼在分配兵力暗卫时完全没想她自己,一是她在宫中不大出去,二是她思来想去觉得哪里都需要人,又实在担心凤昭明的安全,甚至连自己常配的十个暗卫都分了出去。这些事自然是瞒着凤昭明进行的,但也没瞒得了太久,凤昭明便想将暗卫送回来,凤昭幼自然不肯收,凤昭明身边的暗卫再多她都不嫌多,最好围得如铁桶一般她才满意。
    两姐妹各固执己见,最终没办法,凤昭明将云祁召入宫中陪伴凤昭幼,还特令云祁可以佩剑。凤昭幼想到对云祁之后的安排,便没拒绝。
    午时一刻,云祁刚被皇太君叫走了,凤昭幼一人在殿中处理着各部送来的机要文件,听见外头一阵笑语,声音不大,但人数似乎很多,没一会儿便沉寂了,似是朝偏殿去了。
    没过多久,负责帮凤昭幼传禀的内官敲门,说是几个翰林求见。凤昭幼没多想,只以为诏书出了什么问题,便让她们进来。
    几个翰林学士走进来,行了礼。
    凤昭幼忙着检查审批各项资料,只抬了抬手,示意她们起身:“出了什么事情?”
    几个学士互相打了场眉眼官司,随后为首的学士往前了几步:“下官听闻殿下近日食欲不佳,正巧家中家眷前来探望,送了些小食,虽比不上宫中的精致,但亦有些烟火美味,想请您尝尝。”
    凤昭幼几不可闻皱了皱眉,抬头看过去,只见进来的叁五人手中个个抱着食盒,大多身穿绿色朝服,只有最前面的着绯红官袍,也就是和凤昭幼说话的那人。
    凤昭幼一抬眼,偷瞄的几人忙低下头,仔细看耳尖都泛了红。穿红袍的那位还算有定力,眼神飘忽了一瞬,又将食盒向前探了探:“听闻殿下喜食清淡,这是家弟亲手做的淮扬菜,已经让内官验过毒了……”
    凤昭幼大抵明白了怎么回事:“你们为的就是这事?”
    靠右侧,看着年纪约莫十七八的女子抢先回了话:“下官……下官是见殿下不大用膳,心疼殿下日夜操劳,才……才……”那女子眼睛对上凤昭幼清凌凌的双眸,声音越来越弱,甚至有些慌神。
    凤昭幼忙得很,不欲同她们多说:“多谢诸位大人好意,东西放在这儿,你们先回去吧。”
    “是……啊?”那女子原以为凤昭幼会打开尝尝,那是她亲手做的,没见凤昭幼动她到底不甘心:“殿下不尝尝吗?”
    凤昭幼彻底没了耐心,冷下脸:“送诸位大人离开。”
    守在门口的几个内官连忙入内,将人请了出去。
    直到她们离开凤昭幼才放下湖笔:“传本王指令,各部除尚书、侍郎,翰林除几位大学士以外,其余官员不得进入通和殿。凡是家眷探访,一律不准进入外宫,吃食可由内官递交。”
    凤栖朝臣朝服分为叁等,一至叁品着紫袍,四至六品着绯袍,七品以下着绿袍。刚才进来的学士,最高的不过六品,其余的都是七品之下,眼睛刚看向凤昭幼,凤昭幼便已猜出她们脑子里想的是什么龌龊东西。
    “是,殿下。”
    “且慢。”凤昭幼皱着眉头看了眼桌案上的小食:“将这些撤下去。”
    “是,殿下。”
    这边传指令的人刚走,子葵又进来禀报:“殿下,礼部赵大人前来禀报,沧溟国使团还有两个时辰便到京城了。听说是沧溟摄政王大人亲临。”
    “摄政王……”凤昭幼指节敲了下桌面:“六皇女呢?”
    “六皇女殿下去试穿太女鸾袍了,接下来还要学习一些祭拜宗庙的礼节。”
    那便是脱不开身。凤昭幼脑中又想了几个人:“洛河亲王,还有君太傅、崔丞相呢?她们在做什么?”
    “今日入城的还有戎狄和西域几个小国,洛河亲王和崔丞相去接待她们了。”子葵想了想:“因着她们派来的都是亲王皇女,咱们这边的官职便不能低了。”
    “君太傅呢?”
    “太傅在六皇女那里教导礼仪。”
    凤昭幼又想了一圈,实在没人了,叹了口气:“着人去去亲王冕服,我去亲迎沧溟摄政王。”
    子葵讶异抬头,凤昭幼虽难得处理朝政,但素来是不愿出现在人前的,至今也不过叁品以上的大员见过凤昭幼,其余人大多没等凑前便被远远隔开了。这不止是因为凤昭幼不喜见人,更多是她的相貌……没见那几个翰林学士不过见了几眼,便魂不守舍想法子来见她……
    凤昭幼也头疼,但实在没了法子:“沧溟摄政王不是个好相与的,此次亲来凤栖的目的也尚且不明。朝中身份够的大多都在忙着,不忙的脑子又不够用,到时候几句话便让人家套了话,咱们便得不偿失了。”
    凤栖崇尚凤凰,服饰上多有体现。而最为尊贵的火凤凰图腾只有帝王可以穿戴。凤凰之下又有五个分支,赤、青、紫、黄、白,对应朱雀、青鸾、鸑鷟、鹓鶵、鸿鹄。这五个图腾只有王族可以穿戴。其余形似凤凰的鸟类便不设限制,但世家大族大多有自家图腾,其中种类之繁杂倒也不再赘述。
    因着是去接见外国使臣,凤昭幼着了一身绛纱拢玉朱雀冕服,头戴流银嵌珠青雀冠。冕服里里外外共四五层,最开始是轻薄舒适的冰蚕丝里衣,随后是一层云雾绡衬衣,再之后是厚重的织金锦长裾,最后外罩挺阔修身的缂丝外袍,最后宫人又为凤昭幼扣以白玉腰封,显得那腰身不盈一握。随后又下坠鸿鹄玉玦,再加上些零碎的金玉饰物,前前后后花了一个时辰。
    子葵作为亲王属官,便负责沟通官员准备仪仗,又去领了一队凤吾卫回来,便在通和殿门口等着凤昭幼出来。
    也不知等了多久,通和殿厚重的殿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殿门大敞,先是出来两个宫人,随后才是凤昭幼。
    因为冕服发冠过于繁重,凤昭幼出来时是由人搀扶着的,子葵和其他几个礼部、鸿胪寺的官员先是看到了一只手——掩在绛色广袖之中,纤细伶仃,虚虚挨在内官的手臂之上。
    随后一拢烟霞自宫殿而出。
    子葵心跳得极快,掩在袖下的手几乎克制不住想要上前去够。
    凤昭幼从来不喜穿如此浓重的颜色,尤其是过于烟火缭绕的绛红。这颜色穿不好要么老气横秋,要么过于庸俗,偏生这人,却如同被人间的一拢烟霞困住,热烈的红将裸露在外的皮肤衬得白得晃眼,像是最炙热的火焰困住最寒冷的冰,一眼望去,只剩那疏离至极的眉眼,不似人间。
    那双手到底是伸出来了,不止是子葵,还有身旁的几个官员,似乎都想去搀扶凤昭幼。至于是真的搀扶、还是想碰触一下,那就不得而知了。
    左右……她们得清楚,面前这人,是真实存在的。
    凤昭幼没多想,或者说时间太紧,她也来不及多想,径直将手搭在子葵衣袖之上:“摄政王还要多久到?”
    声音中带着同样冷质的倦怠。
    子葵明白凤昭幼这是有些累了:“还得一个时辰,殿下乘辇车出城,路上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凤昭幼点了下头,没说话,双眸越过高墙,看向天边展翅飞过的海东青,回旋飞向高远的天空。
    京城外五里远,一行队伍长长的走在官道之上。
    天边传来一声极为清越的鸣叫,一只海东青俯身而下,几乎贴着队伍中那些人的头颅飞过,朝着最前方的銮驾而去。
    那是一座十二人抬的銮驾,顶身极高,四面轻纱帷幔顺着镂空雕刻长形五爪不明之物的支架垂下,随微风轻轻飘动,丝绦上系着的铃儿清脆作响,奇怪的是,每响一下,队伍后面就有人止不住发抖,风越大,铃铛响动得越激烈,由清脆转为低哑,犹如垂暮老人的哀声叹息,又如新死婴孩的啼叫。
    终于,又有一人受不住铃声的折磨,朝一旁的古树撞去,登时血肉模糊,当场毙命。
    一个穿着玄色鱼服,上绣银色苍鹰图案的男子面无表情的朝另几个玄衣男子挥了挥手,不过几息之间,那尸身便不见了。
    海东青嗅到血腥味,便有些躁动,徘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朝着帷幔之内的男人飞去。
    帷幔浮动见,銮驾内伸出一只手臂,那手臂过于苍白,呈现出久不见日光的死白色,青紫的血管蜿蜒而上,更像是某种不详的图腾,吊诡阴森。
    海东青在那手臂之上停住,蹭了蹭帷幔里的那人。
    透过轻纱,依稀可见那人似是刚醒,缓缓支起身子,声音中还带着沙哑:“疯够了回来了?”
    海东青撒娇般叫了几声,像是极为兴奋,小脑袋朝着京城的方向使劲,像在想要带那人去一个地方。
    之前那个玄衣鱼服的男子走了过来:“小主子似乎看上了什么。”
    銮驾之上的人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打听清楚来迎接的人是谁了吗?”
    玄衣鱼服男子、也就是暗七躬了躬身:“据说是凤栖皇帝的同父妹妹,凤栖国的宁亲王……也就是十多年前的那个从天而降的‘神凰’……”
    里边人笑了,伸手拨开遮挡住的纱幔,露出一张看上去悲悯至极的观音面:“那位‘神凰’吗……”
    那双眼眸涌现出一阵浓重的黑雾,不过一瞬,那不详的黑雾又收了回去。
    “暗七……你说,高高在上的神凰……她渡不渡恶鬼道?”
    *
    京城
    凤昭幼站在城墙之上,眼见那支行动悠闲的队伍一点一点靠近京城,随后行至城门处,队伍停下,不动,銮驾之上的人也没有下来的意思。
    子葵看着那全队非黑即白的穿着,整体又肃穆不言,头皮不禁有些发麻。
    这沧溟摄政王……未免过于诡异了吧……且他身为摄政王是男子也就罢了……身后跟着的偏生大多都是男子……
    凤昭幼只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微风拂过,她似乎与一双盈着黑雾的双眸对视了一瞬,那一刻凤昭幼莫名后颈一痛,似乎被什么东西整个缠住,衔住脖颈……
    凤昭幼眩晕一瞬,脑中似浮现出一幅幅高速闪过的画面,而后又极速的消失。
    凤昭幼再次睁眼,那些幻象又全然消失。
    风再次浮动,恰巧将那人整个露出。
    入眼先是一头鸦黑长发,披散在洁白的僧衣上。一张悲悯面孔,很难不让人想到西方佛国。沧溟不愧是举国信奉佛教的国度,连摄政王都是如此……如此的慈悲圣洁。
    旁人觉得圣洁,凤昭幼偏生觉得诡异,她总觉得冥冥中被森冷的、不详的黑雾缠绕。凤昭幼用了用力,手心刺痛,勉强缓过神。
    那只漂亮的海东青似乎嗅到一丝香甜的血气,本该兴奋的它偏生哀哀地鸣叫着,想飞上城墙,又被主人制掣着,只能焦急地用喙轻啄,似在提醒着什么。
    城楼上下隐隐成僵持之势,偏生衣着对比也格外地鲜明。
    城楼下的摄政王,城楼上的凤昭幼。一白一红,一圣洁一华贵,一侵占一退缩。他们互相对视着,不知谁常年跳动缓慢的心脏越发激越。
    海东青挣扎得越发剧烈,甚至难得用力啄咬了一口摄政王。摄政王没安抚它,却一步一步走下了銮驾。
    随后又顺着外城楼梯一步步走了上去。
    凤昭幼心中越发不安,太阳穴疯狂地跳动着,一种近乎想要尖叫的直觉叫嚣着……跑……快跑……不要被抓到……
    否则……
    否则……
    凤昭幼脑中浮现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却偏生无门无窗……
    凤昭幼觉得自己的状况不对,刺向手心的指甲越发用力,鲜血殷出,所幸凤昭幼再次清醒了过来。
    子葵察觉到凤昭幼状态不对,却帮不上忙,只能在身后微微使力扶住她。
    那散发白衣的摄政王双手合十,一步一步走向凤昭幼。
    凤昭幼本能的想后退,但身为凤栖宁亲王她不能退,背脊愈发挺直。
    那人走到凤昭幼面前,站定未动。
    暗七代为发言:“沧溟国使团,见过凤栖国宁亲王殿下。”
    凤昭幼没说话。
    子葵觉得不对,也连忙开口:“沧溟国摄政王殿下亲临盛典,实乃凤栖之幸,两国互为友好,亲如姐妹……”子葵快编不下去了,所幸身后礼部侍郎反应快,上前想拉着暗七寒暄,又发现他是个男子,只好隔了点距离。
    两边只剩下两位地位最高的人没有说话了。
    凤昭幼调整好状态,想要开口,却见那摄政王忽然上前了一步,抓住了凤昭幼藏在广袖中的素手,稍一拨弄便捏开了她紧握的拳头,窥见那处刺眼的鲜红。
    子葵见那摄政王忽然和凤昭幼靠得极近不禁“哎”了一声,却不敢靠前,她听说过那摄政王是个疯子,她现在怕他伤到凤昭幼,偏生这人生的高大,将凤昭幼一遮掩,她完全看不到两人在做什么。
    身后的凤吾卫也不动声色的捏住腰间的剑柄,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凤昭幼不明白这疯子要做什么,想缩回手却又做不到,他太用力了,只在那儿看着她手心上的月牙伤痕发呆。
    他终于动了,头一寸一寸低下,而后伸出嫣红的舌尖,舔舐了上去——
    凤昭幼的血迹沾在那位沧溟国摄政王的唇上,原本圣洁的面庞上逼出惊人的艳色,似乎西天佛国圣洁的佛子忽然堕为妖魔。
    凤昭幼抽回手,后退了几步,眼中带着警惕,却只能勉强勾起唇角:“摄政王大人路上辛苦,不如小王送您回驿馆休息。”
    摄政王怔了一下,那一瞬间凤昭幼甚至以为他想要再次捉住她,连忙又不动声色后退了几步。
    摄政王何尝察觉不到凤昭幼防备的动作,极缓慢地眨了眨眼,又舔了舔嘴唇,勾回那抹血色。
    随后再次双手合十:“长离千曜……见过宁王殿下……”
    作者有话说:首-发:po18.vip「po18uip」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