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总有人想独占她(女尊 npH) > 第四章云祁h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四章云祁h

    第四章
    君昼这次没待多久便匆匆离开了,凤昭幼也没留,只乐得去想这次走都带些什么。她前些时日新得来一套前朝名士钱豫之的画,总共十二卷,是一个系列的山水画,她才只看了一幅,须得带回岐南行宫。这次她回去应是不会轻易回京城,还有些日常用惯了的,都需一并带回去。凤昭幼思量间莫名想起君昼临走前的笑,这次的笑不同以往,刚认识时君昼是皮笑肉不笑,前些时日似乎转了性,笑得稍微走心了些,这次却是有些奇怪,明明眼底带着笑,却偏生黑漆漆的,凤昭幼总觉得他藏了什么……凤昭幼想不出,便姑且放下,左右君昼云祁二人对她无感,且心思不在后院,她离开了他们理应开心才对。
    不知为何凤昭幼心底隐隐有些不安,但也没多想,临近酉时她去了趟武场——那是修建宁王府时她皇姐非要加的,盼着她叁五时有空去习习武,增强一下体质。可后来新来的御医给她出诊时说她的体质不宜多动,只可慢慢行走,武场便没了用处。皇姐怕她伤心想将武场改成别的,她看了眼,还是留了下来,心里想的却是难得有一片空地,阳光也好,离藏书楼还近,用来晒书应是极好的。凤昭幼就要去岐南行宫了,想起之前二皇女送给她的几张琴还在武场。她将它们放在武场后面的武器库了。
    凤昭幼也没想到刚走到武场竟然遇见了云祁,随后心下了然,云祁本是镇守边疆的小将军,武艺自是极高的,说不定一拳能打死叁个她,自然对宁王府的武场感兴趣了,且她也没禁他们四处走动,看云祁对武场的熟悉程度,应是刚来时就摸过来了。凤昭幼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白衣银枪,自成一派凛然气势。从初见时凤昭幼就觉得他像傲雪的梅,所以那日她嗅到梅花香以为是云祁,没想到竟是君昼。
    没等云祁练完这一式,凤昭幼便朝着武器库的方向去了。进去后四下扫了扫,里边添置了些新的武器,长枪剑戟,应是云祁的。凤昭幼没多看,找到自己放琴的地方,才发觉放的有些高了,她够不着。因着她平日四下走动不喜欢人跟着,子葵也不在,凤昭幼皱了皱眉,随后发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将琴盒单手托下。这臂力……凤昭幼有些艳羡,她两手抱着琴都有些气喘,这人只需单手。凤昭幼回头想看是谁,却因靠得太近转得太快鼻尖撞在那人的胸膛之上……好硬……凤昭幼很少受痛,羽睫已然被浸湿,又因后退的太快,一个踉跄向后栽去,被那人搂住纤腰按了回来,却因另一只手还托着那张琴,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凤昭幼直直趴在了他的身上,以一副跨坐的姿势,这时那人还没忘护住她,手放在凤昭幼腰间没动。凤昭幼手忙脚乱爬起,揉了揉已然发红的鼻尖,用同样泛着红的眼眸看向那人……那人正是云祁。
    云祁从凤昭幼来武场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只见她看了一会儿他舞枪,随后便去了武器库。云祁不知为何停了下来,在后面跟着进了来。
    “你胸膛好硬!”凤昭幼先发制人的抱怨着,随后看见是云祁,又觉得不好意思,她堂堂女子,如此柔弱不说,还要被夫侍救,着实有些丢人,可云祁没说话,只淡淡看着她。云祁眉眼较浓,认真看人的时候总会带着不自知的凶,凤昭幼见云祁不理会她,有些怕。她知云祁对她不满,但也总不至于因为她不小心压倒了他就伸手打她吧。
    凤昭幼不说话了,只吸了吸鼻子,便手忙脚乱的想起来。云祁身上硬,还穿了一层软银甲,实则是硌疼了她的,尤其是屁股那里,云祁似是在腰间别了匕首,刚刚硌得凤昭幼发疼,估计都青了,回去须得上些化瘀的药。
    云祁刚见凤昭幼眸间含泪欲掉不掉莫名想起那日在宫中见到的画面……以至于起了不该有的反应……他素来欲念极轻,否则叁皇女也不会辱骂他不举,可自那日起,他夜夜梦回竹林,可将那金尊玉贵的亲王殿下抱在怀里的不是那个狂徒,而是他……他梦到自己捏住那只极纤细的脚腕,将她扣在怀里,任他索求……
    凤昭幼挣扎半天起不来,因为云祁的手还在她腰侧,他不让她起,她便根本没有力气。凤昭幼有些急了:“云公子快放我起来,你腰间别了匕首,硌到我了。”
    云祁这才仿佛回神,脸上瞬间染上一抹红晕,随后眼底传来探究。云祁在边关待得久了,身边都是一些糙女人,她们聚在一起不说别的,只说哪家勾栏院的倌儿长得好,物事大,可这位传闻中急色纨绔的宁王殿下甚至不知她挨蹭到的是什么,只睁着那双无辜的眼儿,天真的问他是不是匕首。云祁手下意识用力,按住不断想起来的凤昭幼。
    云祁莫名心跳得很快,似是兴奋,似是窃喜,还有多且繁杂的情绪体会不出,只是,云祁自回京之后被压抑了太久,自来郁郁,此时竟升起一些恶劣的心思:“殿下……”云祁声音微哑。
    凤昭幼不明所以,只好看向云祁,眼底传来疑惑。
    “殿下为何称正君殿下为正君,却称侍身为云公子?”
    凤昭幼不明白云祁为何突然问她这个问题,但为了他能放过自己,只好耐着性子答了,语气甚至颇有些和软:“我之前不认识正君,所有只称他为正君。”
    “那殿下是认识侍身了?”
    凤昭幼摇摇头:“但我知道戍守边关七年的云将军,我不能称你为将军,但至少还能称一句云公子。”
    凤昭幼只听一声闷响,是琴盒被放在了地上,那只手搭在了云祁的眼前,他似是笑了几声。
    凤昭幼还是想起来,再不起来,那块地方估计就要破皮了。
    云祁忽然双手捧住凤昭幼的腰身将她放在了琴盒之上,随后欺身将她压在身后的漆木柜上。凤昭幼身量不过四尺九(约合现在的165cm,女尊世界女子比男子矮,但总体还是挺高的),且骨架纤细,小小一只被云祁完全包住。凤昭幼只能看到面前的云祁,莫名有些恐慌,紧张得轻轻呜咽了一声,像是哀哀的幼兽。
    “殿下……”此时的云祁声音只在凤昭幼耳边,吹过来的气流让她耳朵发痒,想躲,却躲不开。“方才硌到您的……不是匕首。”
    凤昭幼有些不舒服,想往后缩,后方也没有空隙了:“那……那是什么?”云祁单手固定凤昭幼,另一只手捧住她的脸,让她的目光不得不看向云祁的眼眸。
    凤昭幼见云祁似笑非笑,只觉不对,只见云祁轻轻启唇:“男女欢愉,用以交合……”话音未尽,凤昭幼神情中先是泛起疑惑,随后空白,最后一丝嫣红爬上了脸,最后整张脸,圆润白净的耳朵,纤细脆弱的脖颈都泛起了红。她虽没大见过这档子事,但多少也听过几耳朵,那根东西……那根东西……是云祁的……凤昭幼有些说不出口。
    “咳咳……你……你不是不……”凤昭幼嘴巴张张合合,到底没说出来。
    “祁之前确是有不举之症。”
    “那你……”
    云祁又凑近了些,嘴唇几乎要压了上去:“直到遇到了殿下……”“殿下应该对祁负责……”“负责?”凤昭幼抬高了音量,眼睛瞪得溜圆,这……这怎么能让她负责呢……
    “祁是殿下的夫侍……殿下不该冷落于我……”
    凤昭幼素来不愿去想,这两个人她娶回来了,不管是否出于她本心,但还是要对他们负责的,之前他们不提圆房之事,凤昭幼乐得自在,可,可如今云祁提了,凤昭幼不得不应……毕竟,谁家的好女子连夫侍都不能满足呢……
    云祁见凤昭幼面露挣扎,随后又渐渐松动,便大胆了轻轻用唇去碰凤昭幼的唇,见凤昭幼没躲,便改为啄吻。
    凤昭幼嘴巴形状极好,圆润饱满,还有一颗顶诱人的唇珠,此时云祁便开始轻轻的舔吻碾压。凤昭幼有些受不住,不禁呜咽出声,可嘴巴刚张开,云祁便毫不客气的将舌头顶了进去,强迫凤昭幼的小舌与他交缠。
    云祁一边亲吻着凤昭幼一边内心如同发了疯一般……怎会如此……他怎会遇到这样一个女子,由他任取任夺,还不因他的男子身份轻视他曾是个将军。
    云祁不舍的放过了那处唇舌,开始向下啄吻,凤昭幼却是有些怕,紧紧拽着衣襟不肯让云祁解开。云祁却不管,隔着轻薄的衣衫便含吻了上去,那两处雪包被一吃再吃,最后衣襟打湿,脱不脱似是没什么区别,隔着一层也能看清那被欺凌得可怜兮兮的乳儿。
    凤昭幼实在是怕了,但又挣不过,她紧紧捂住云祁倒也不会硬来,但那双手便去做别的,就像是方才云祁又来亲吻凤昭幼的唇舌,凤昭幼急着往后躲,云祁却趁机解开凤昭幼系在腰侧的衣带,手滑进去扣住了乳儿,凤昭幼挣了半天挣不开,只得由着云祁彻底散开她的衣裙,如愿以偿的吻上那两处雪中红樱,脖颈也免不得被含吻了个遍。
    凤昭幼身子敏感,已然被逼出了泣音,细细的嘟囔着不要,但又半含着不肯说,似是有些挣扎,不想丢了自己的女子气概,可这后果便是上上下下被云祁啃了一遍。凤昭幼觉得云祁就像是她之前见过的草原上的雪狼,凶悍霸道,自己便是他叼在口中的食物,被他反反复复的品尝着。
    凤昭幼最后只紧紧捂住自己的亵裤不让云祁脱下,她莫名觉得接下来的事她可能受不住,只能又怕又强撑不怕,怕极了的时候便搂住云祁的脖子,任他去勾缠自己的唇舌。
    云祁见她这样子又怎不清楚她心底想些什么,不禁生出阵阵怜意,手下却是毫不留情。凤昭幼的双手都去搂云祁的脖子了,底下城门失守,让人家攻了进来。云祁刚碰了一下,凤昭幼便呜呜咽咽的喊着疼,云祁却只觉得软极了,要不是凤昭幼勾着他脖子不让他看,他甚至想低下头去舔弄一番,看看这柔软如花瓣的宝地是否如蜜糖般甜。
    云祁轻轻抚弄着那朵花儿,可无论如何他都是习武之人,那花儿娇嫩,他手上的薄茧磨得花儿火辣辣的,云祁最开始不得章法,无论如何抚慰,凤昭幼都皱着鼻子喊疼,不知哪下轻轻戳弄到了花蒂,凤昭幼不禁“啊”了一声,那声极为悦耳,勾缠得云祁身下几欲爆炸。
    云祁寻了几下,终于探到了那处穴儿,中指试探着想要顶弄进去,却根本叩不开那道门,一是太过娇嫩,二是只要顶弄,凤昭幼便摆出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她那么看云祁一眼,云祁便心软了。
    云祁心下叹息,之前也没听过哪个女子穴儿这般小,他只在不得不去勾栏院的时候听某个倌儿说着粗话,说哪家的女郎太过空旷,这般情况他根本没有闻说过。
    云祁最后好歹放进去了一根手指,被那穴儿裹得头皮发麻,他的器物自己是见过的,凤昭幼连一根手指吞吃的都这般吃力,他的那根她现在根本吞不进去,但好歹是情动了,云祁感觉到大滴大滴的花露淌在他的手掌之上。云祁略略退出去了几寸,将凤昭幼双腿分开,自己跪了下来,凤昭幼只听见软甲被扔掷在地上的声音,再睁眼一看,脸儿都白了,只见那物狰狞如巨兽,都快赶上她的小臂粗了,她会被撑坏的。
    凤昭幼想往后退,但后面根本没有路,她此时只觉得伟女子不是谁都能做的,这东西若是强塞进她的穴儿里,她会死的吧?会的吧?那被人知道也太丢人了……
    云祁眼底已然染上浓重的欲望,往日白净的面庞上如今尽是隐忍,却仍是声音低哑的诱哄着凤昭幼:“殿下……侍身不进去,只碰一碰它,挨一挨就够了。”
    凤昭幼咬了咬唇,如今这情形她也没什么法子了,“只……只蹭一蹭……对吗?”云祁重重点头,换了个姿势,将凤昭幼抱到他身上,那根东西甫一碰到湿滑温暖的穴儿便跳了跳,云祁深吸一口气,满脑子都是彻底攻占那处宝地,将自己的这根玩意儿放进去,再找到最里面的那张小嘴,将所有的精华都射给她,一次不够,他们要有一整晚的时间,足以将她的小肚子射满,高高隆起,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了……
    就在云祁失去理智之前,听到凤昭幼略显尖锐的泣音:“疼……”
    凤昭幼这次是真的疼极了,素手一下下拍打着他的肩膀,意欲让他抽出去。云祁连忙一看,自己强行将自己婴儿拳头大小的龟头喂给那张娇嫩嫣红的穴儿,穴儿的边缘撑的发白,那场面无异于给刚满月的鸽子喂鸡蛋。
    云祁咬着牙,用尽自己全部的毅力将阳具抽了出来,一边还得诱哄吓坏了的凤昭幼,云祁一遍喘着,一遍一下一下啄吻着凤昭幼的脖颈解渴,“殿下不要怕,侍身不会伤害殿下的……”
    随后吸了一口气,将凤昭幼放下,双腿并拢,随后压了下去,只靠凤昭幼的腿心让自己发泄,时不时浅浅叩进那个馋了很久的穴儿,饶是这样,云祁也受了很大的刺激……太娇嫩了……云祁从未见过这样的……人……无论男女……这般尊贵……这般娇嫩,软的似是能化在他身上,云祁癫狂之余甚至觉得以后就这样未必不好,她不是想逃吗,那就把她关在岐南行宫,不,把她带到边关藏起来,让她只能伸手搂住他的脖颈,在他身下撒娇呜咽……想到这里,云祁终于感受到了一阵射意,这算是他的初精。云祁恶意的再次打开凤昭幼的双腿,将龟头再次叩进那处娇嫩的穴儿里,将自己的东西全部灌了进去,一滴不漏……
    作者有话说:啊……h写到了……但还不是我预计要写的,我好绝望呜呜呜,原本是只想写肉的,但写剧情的时候总有强迫症,啥都想交代明白了……下一章!下一章一定会写到我预计的那场h,就是君昼和幼幼的,云祁没有做的事君昼全做了,毕竟云祁没有君昼聪明哈哈哈。可怜幼幼了,原本想回岐南行宫躲清静,以后是完全没有清静可言了,目前出场的这两匹恶狼已经够她受了,可惜接下来还有啊……
    以及,我要不要改一下文案啊?文案好难啊不愿去想……还有……好久没写肉了,手有点生,大家对付看吧嘿嘿,有什么意见或者啥想法可以在评论区和我说哦~这一更就算是周日的了,如果周日晚上有事的话应该就没有更新了,就要等到周一再写君昼的h,君好在这里给大家比心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