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 【复杂交易】二十

底色 字色 字号

【复杂交易】二十

    “现在下床已经晚了!!!”
    你最后攒出一丁点力气拼命尖叫着踢人。
    挨千刀的准备故技重施,正扯着你腿根往床边拎。不确定是怒吼生效了还是蹬腿有点用,确乎是满脸勉强但也确乎是叹了口气重新跨回床上来,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刚……好了好了,射外边,都说会射在外边了还不行?服了你了。”
    直接回家被变态知道家庭地址很麻烦,亲自领着变态回自己家继续颠鸾倒凤属于彻底完蛋。
    但当时并没多少选项。
    乱七八糟做完边亲边喘,分开点彼此审视一下都忍不住笑出声。就是给瞎了眼的盲人看都知道这俩人绝对刚野战完,仅身上那点交配后的骚味都够逆风向散出去五百米。你扶着男人的手单腿站着套裤子,表示太过分了就这样吧。他可怜巴巴“えええっ”的忽闪眼说约好的要上床毁约不可以诶。
    捏捏额角痛苦不堪,如果一板一眼耐着性子向这个确信犯解释上床就是指做爱那你才是真蠢蛋。可当下显然去哪都不合适,这副样子除了出现在情人旅店就只适宜在自家卧室堂堂登场,站在阳台边都一定会被算作隔空性骚扰。只怕一会走出巷口立刻就会被路人强势围观,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傻逼外人喊“Get  a  room”。
    抖了抖帽衫上的土往身上套,你身心俱疲无意中感叹,“现在除了回家哪都去不了了,所以——”
    “也行呀。”早穿戴整齐的男人把你打断。
    站在家门口才知道这个“也行呀”是什么意思。
    洗澡时被破门而入才深切体悟到“只上一次床”何其严谨。
    你哼哼着让人快点,说完闭紧眼睛和嘴。
    今晚全是面对面结束的。第一次或许是为冲刺方便,但后背挫伤都不如小臂手心严重;第二次或许是为躲花洒的水,淋的满头满脸确实有碍发挥。
    那么这次是便于射你脸上。
    毕竟最后要抽出来,所以也不方便搂抱。脑内定格于合眼前对方直挺着上身腰腹耸动,仰起下巴眯着眼喘息的样子。协同愈快愈重的操干,阴道抽搐缩紧濒近高潮临界点,再想叫也只咬紧着下唇硬憋忍耐,生怕最后一刻被坏心眼的拔出来直接塞进嘴里。
    像黑漆漆的浓云像空气里的水气像轰隆的滚雷像天幕下的霹雳,骤雨酝酿多时一切准备就绪,你颤颤巍巍揪紧手边的被单捏到指头都发痛。
    随后不明不白听见男人说感觉这次能捅进去操宫可以么。
    说了不算一个劲耍赖就罢了,怎么还要直接往子宫里灌啊??
    你惊得“啊”了一声,吓得两眼都瞪大。正撞上一记极深且重的猛顶,宫口堪堪被操开一点,抽离时逼里全部敏感点被饱满的龟头通通恶狠狠刮了个遍,导致这声惊呼活生生变成高潮时不由自主的淫叫,下意识睁开的眼都失控翻白。
    被结结实实射了满脸。
    这能不是故意的??杀了你都不信。根本就是早备好了高倍镜只等最后这一甩枪,第一股就进嘴里了,直冲嗓子眼去的。等到身体反应过来异物刺激止不住咳嗽干呕时,精液早滑进肚子里了。
    哪有这种人啊??约炮约出虚晃一枪暗渡陈仓也算空前绝后独一个臭不要脸了。
    咳的人都缩起来高潮到全身上下都在抖。姿态变化的缘故,颜射的精水黏着头发睫毛鼻子尖,稠腻缓慢的顺着脸淌。甚至在庆幸幸好这是第叁回了,要是一二次中出的量大概都够当夜宵吃一顿,毕竟洗过两遍都还在逼里含着不少。
    视线朦胧精神恍惚,还没缓过神,还能听见阴谋得逞的王八蛋说下面正喷水鸡巴没插在里面好可惜。
    你眨眨眼,眩晕间只感觉还云里雾里的飘着,什么都看不清。等咳嗽停下不干呕了,侧过脸喘息,挤挤眼帘微妙的不适感依旧存续。揉了揉脸,迟滞的大脑反应了不知多久,最终意识到时已经隐隐感到灼烧痛了。
    妈的这个贱人射你眼睛里了。
    跌跌撞撞从床上撑起半个身子,男人还顾得上嘲笑你肢体不协调。从未体验过的角膜刺痛鲜明起来,像燃在眼底的火,愤怒和疼痛对半,哭都哭不出。似乎这才注意到你的异样,他凑近过来托起你的脸眉心皱起来一点,像真在帮你检查似的。
    “眼睛,你把精液射进去了,疼……”你边忖度着边小声说,“我去洗一下,能不能拜托帮我去……阳台,拿一下眼药水?”
    顺着你手指的方向,男人起身甩着黏黏糊糊还没完全软下去的阴茎,赤条条的叁两步过去。推开玻璃移门,露天的狭窄阳台角落堆着两盆久疏照顾半死不活的绿植,和从自打进家门就没被拆过包装的营养液喷雾。
    “确定在这?”对方扭头刚问出声,一直紧随其后的你同时把玻璃门落锁关死。
    饶是他也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边喊边在玻璃外侧把门拍的震响,“喂??喂???开门啊,没穿衣服呢???”
    耐着性子忍着疼就等这最后一下。领变态回家就回家吧,这一波值了。
    你抹了把脸,痛到呲牙咧嘴捂着一只眼睛也憋不住笑。
    随后先摸手机连拍录像前置镜头合影留念,确保连黏在小腹的银色阴毛都一根根拍的明明白白,再声带嘶哑的原话奉还“麻烦你呢,换个地方休息哦。实在不习惯身边有人真不好意思诶”,最后挥挥手心满意足心情愉悦的说,
    “じゅあ、”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