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繁花倾尽又逢君 > 繁花倾尽又逢君_113

底色 字色 字号

繁花倾尽又逢君_113

    赵羽将他抱起来,“不过,翐儿今晚要可早些睡哦!”
    翐儿用力地点点头。
    赵羽唤李公公过来,将翐儿抱走。
    贺纾躬身一拜,“微臣告退。”也跟着要离开。
    赵羽在后面叫住他,“太傅请留步。”
    贺纾只得站定。
    赵羽道:“几天后就是先帝的诞辰了,你的《百圣图经》完成得如何?”
    贺纾皱眉,“陛下之前从没有说过《百圣图经》要献祭先帝的,现在时间如此紧迫,臣纵有三头六臂也难以完成。”
    “朕日理万机。之前一时忘记吩咐你。这样吧,这几天你就留在内宫将它完成,御书房什么典籍卷宗都有,找起来也方便些。”
    “这……”
    “怎么,不愿意?”赵羽趋近他,“太傅还想抗旨不成?”
    “微臣……不敢!”贺纾低下头,想躲过他笼罩过来的强烈气息。
    赵羽将他拉到书案前坐下,“那就开始吧!”
    贺纾很快就专注于工作中,心无旁羁。无意中抬眸,却接触到赵羽凝视自己的目光,深不见底,似笑非笑。
    贺纾低头继续干活,心却已乱,一连写错好几个字。
    冷不防听到赵羽道:“太傅贺纾,你该当何罪?”
    贺纾极惊讶,茫然道:“臣何罪之有?”
    赵羽冷哼一声,“你私自放跑前罪帝赵顼,罪大之极!”
    贺纾颤声道:“这……你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赵羽瞪了他一眼。
    贺纾反倒冷静下来,“是的,陛下是我安排离去的。可他已经浪迹天涯,对你不会再有威胁,难道你还定要将人往死里逼吗?”
    “大胆!”赵羽怒了,一步跨到他面前,按住他的肩膀,“朕的仇人都敢放,活得不耐烦了!”
    贺纾却轻松地笑了,眼波盈盈地看着他,“早活得不耐烦了,你和不趁此机会成全了我?”
    “你——!”赵羽气结,“算了,看在翐儿份上,不跟你计较。”
    赵羽凝视着那两汪深潭似的眼睛泛起阵阵涟漪,似是缱绻柔情,是为了自己吗?声音不由得放柔和了,俯下身子,在贺纾耳畔轻问,“告诉我,繁衣,明明有机会跟他一起离去的,为何不走?”
    贺纾微微喘息,淡色的唇竟有些发颤,低哑得几乎听不见,“……你就那么想我跟他走?”
    赵羽笑了,伸出双臂圈住他,“幸好你没有跟他走,否则我早就杀了他了。”
    贺纾一惊,“你是说,你早就知道了?”
    赵羽邪魅一笑,“那当然。你将自己关在灵堂两天搞什么偷天换日的把戏,然后暗渡陈仓,自以为天衣无缝吧?谁知百密一疏……”
    贺纾困惑地望着他。
    赵羽却在他耳边轻叹:“他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也许这是天意。”
    贺纾惊道,“你一切都知道了?”
    赵羽在他身边坐下,慢慢地道:“那天我看到的赵顼确实是气绝身亡,本来我也没有怀疑的。但秋阳却心细如发,从赵顼服毒的杯残余的气味就觉察有异,再仔细查证,就断定他服下的根本不是毒药,而是一种能显出假死之像的迷药。我得知此事时勃然大怒,我认定是你和赵顼打算利用假死骗过我而一起逃亡,于是我决定按兵不动,像看戏一样看着你表演,我只想着等到你们自以为逃出生天那一刻,就将你们擒获,到那时,我一定会当着你的面杀了他,让你痛苦,以报复你的负心……”
    “你……”贺纾心头一痛,一把推开了他。
    “繁衣,对不起,当时我以为你背叛了我,我嫉恨得快要发疯了!”赵羽想去拉他的手,被贺纾躲开了。只好继续说道:“那天晚上,我跟踪他来到梅林尽头那河边,看到他在等人,然后,我看到一个青衣人向他跑去。月光下,那人跟你那么相似,我以为真是你了,直到我看清了他的脸——我惊呆了,他竟然是死去多年的——”
    贺纾点点头,“是的,他就是青珩。他没有死,当年赵顼一时气愤难当,自以为将青珩掐死了,但随后青珩竟醒过来,偷偷离开了。但是赵顼并不知道,因此这些年都活在负疚和痛苦之中。其实青珩也一直没有忘记他,渐渐地也知道自己真正爱的还是他,所以在赵顼生日的那天晚上,出现在他面前……”
    赵羽默默地听着,听道这里,心里某个纠结疑惑顿生,突然明白过来,心中一直压着的巨石突然消失,惊喜道:“繁衣,你是说,那天晚上,跟赵顼在一起的是青珩……是不是?”他用力摇着贺纾,“繁衣,你说话啊,我看到的那人是青珩,不是你,对吗?”
    贺纾却生气地甩开他的手,哼了一声,背过身去,不回答。
    “繁衣——”赵羽哪里肯放过他,从身后将他抱住。
    贺纾幽幽道:“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
    “繁衣,对不起……”赵羽愧疚不已,“我以为你爱的是他……我知道一直以来他对你很好,各种关怀、眷顾都是我做不到的,我只会欺负你让你伤心,我以为你不再爱我了……”
    赵羽小心翼翼地问,“繁衣,告诉我,你还爱着我吗?”
    贺纾僵着身子,没有回答。
    赵羽急了,惶遽不安,不住地轻唤,“繁衣……你说话呀!”
    贺纾肩头一颤,赵羽终究忍不住,用力将他搂进怀里。
    贺纾这次没有挣脱,却埋头在他胸前无声落泪。
    赵羽低头,吻住那蝶翅般颤抖不已的长睫,吸去那冰冷的泪水,“繁衣,别哭,是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改,相信我……繁衣……”
    “我不信,你这人根本是死性不改!”贺纾恨恨地道,那眼睫上还挂着几滴晶莹。
    这模样儿看得赵羽一阵心动,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繁衣,你怎样才能原谅我?”
    贺纾忍不住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傻!一次次任由你摆布,还心甘情愿地留下来……”
    赵羽笑了,“因为,有一个更傻的傻瓜……想你狠狠地折磨他……任意摆布他,他绝不敢吭声的……”
    “我不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