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繁花倾尽又逢君 > 繁花倾尽又逢君_98

底色 字色 字号

繁花倾尽又逢君_98

    “陛下,您对翐儿真是视为己出。难怪世人对翐儿的身世从不怀疑。”
    赵顼疲惫的眼睛闪出某种神采,“对于翐儿,我总有血脉相连的感觉。”
    玄海笑道:“我倒是忘了,他是你倾命救回来的,当初你我以心尖之血相救,他的身体里也留有你的血液。那时我就说过这是以命换命。这些年,您靠碧血丹维持生命,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赵顼向他伸出右手,“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我走后,希望你相助繁衣,照顾翐儿。你能答应我吗?”
    没有言语,玄海将君王伸出的手紧紧握住,温热的掌心传递着忠心不二的承诺。
    =======
    贺纾回到延英殿的寝室,虽然极为疲惫,但心里记挂着赵顼,实在无法安睡。赵顼那满脸病容和忧伤的眼神总在眼前萦绕不散,他知道这都是因为自己。
    似梦非梦间,好像又回到三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那该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日子,却没有完整的记忆,只有支离破碎的残片,唯一记得的是那种痛——
    看着赵羽经绝然离去的一刹那,心撕裂般的痛,仿佛要化为齑粉、碾作尘土。
    他无法抓住苍茫中那一抹熟悉的身影,那热烈的爱语,那深情的臂弯,那坚实的胸怀,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那身影绝然远逝,永远不会再回来。
    于是,他觉得自己的心也死了,从此长埋于黑暗中。
    他觉得很冷、很累、只想放弃一切,坠入黑夜中……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忽现明光,像一双清澈眼睛,沉默而温柔地看着他,一双温暖的臂弯,将他抱入怀里。
    “不,你不能放弃,哪怕你失去了一切,还有孩子,为了他,你要坚强,你要去……我会在你身边,永远伴着你……”
    贺纾在漫长的昏睡中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赵顼的脸,使他惊异万分的是丰神俊逸的君主此刻形销骨立、心力交瘁。
    君王见他醒来,疲惫的眼里迸发初惊喜。
    “你醒了!繁衣——你终于愿意醒来了!”
    贺纾依旧浑身无力地靠在君王的怀里,呆呆地听他讲,原来当日与赵羽决裂之后,大受刺激,心神俱伤,不住吐血,经过玄海施针抢救几日几夜才勉强捡回一命,却又陷入了昏睡之中,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
    玄海闻讯匆匆赶过来了,立即给贺纾切脉,脸色变了几变,最后忧心忡忡道:“应该就在这两天了。”
    贺纾不解地望着他,腹部一阵异样的感觉传来,才发现原来只有浅浅弧度的腹部此时已经圆隆高耸起来。他惊惶而又羞惭,背过身去,明白了玄海的话:自己临盆的时刻到了。
    赵顼脸色骤然苍白起来,“玄海,繁衣现在的身体能平安诞下孩儿吗?”
    玄海道:“事到如今,还有别的选择吗?”
    贺纾抬眸望着他们,沉静道:“陛下,大哥,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玄海点点头道:“陛下,现在必须立即送他去碧落神山,否则就来不及了!”
    赵顼去过一件长衣,给贺纾裹在身上,将他抱起来就走。
    贺纾急忙道:“陛下,让我自己走……”
    赵顼不理他,反而抱得更紧。
    来到室外,满眼明晃晃的阳光使贺纾一阵眼花,闭眼了好一会儿在适应过来。再次睁开眼时,终于看清了,眼前是一片美丽的海域,碧波连天,浩渺无垠。
    贺纾怔怔地道:“这是东海——”
    赵顼柔声道:“对,这就是东海,你的故乡——蝃蝀之岛。我们来到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我是多么担心。我天天抱着你来到这海边,希望海风带走你的哀伤,希望海浪的歌声将你唤醒,多少个清晨和傍晚,我们相伴着看日出日落,尽管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已经很满足……”
    “陛下——”贺纾心头一震,泪已盈睫。
    ☆、第一二六章 碧落神珠 (1513字)
    【缺更了两天,真不好意思,节前就是忙啊,实在对不起哦。今天一早来补上。祝看文的亲中秋快乐、人月两团圆!】
    “陛下,船准备好了。”玄海走过来道。
    赵顼抱着贺纾上了船。
    “陛下,你们是怎么找到碧落神山的?”贺纾低声问道。
    “这还是多亏了你大哥,”赵顼笑笑,“玄海,你就对繁衣说说吧。”
    玄海道:“我在蝃蝀岛上皇宫的废墟里找到了一些典籍,书中详细记载了蝃蝀一族的渊源、异于常人的禀赋。蝃蝀的祖先是东南沿海的少数族裔,飘洋过海找到了蝃蝀之岛,创立了自己的家园,本来安居乐业。然而蝃蝀国君爱的是一个男人,多年没能生育子嗣,因而族内的反对势力趁机逆谋作乱,蝃蝀面临四分五裂。人们力劝国君放弃爱人,找个女人生育后代,但国君始终不肯。国君的爱人知道了这一切,在一个月圆之夜,攀上了岛上最高的一座山峰,用尖刀刺进自己的胸膛……等到国君闻讯赶到的时候,他的血已经快流尽了,国君悲痛欲绝,捡起地上的尖刀,正要随之而去,爱人用尽最后的力气阻止了他,留下了四句话:
    以我之血,祭彼之灵,碧落黄泉,生死相随……
    不久之后,国君发现自己有了孕子的迹象,就像女人一样,经过十月怀胎,到了临盆的时刻,却出现了难产和大出血的现象,腹中的胎儿也停止了呼吸,正当他绝望之际,想起来爱人临终的话,冥冥中似乎在向他昭示着什么。
    他忍痛爬上那座山峰之巅,跪在十个月前爱人鲜血洒遍的地方,皎洁的月光像爱人的明眸注视着他,似乎又听到了爱人满含深情地重复着那四句诗……
    国君终于成功诞下婴儿,他宽慰地笑了,因为这个漂亮的男婴有一双明月般美丽的眼睛——那是爱人的眼睛。
    从此,蝃蝀里就出现了一些天赋异禀的男孩子,他们能像女子一样孕子,诞下的都是男婴……”
    玄海的话说完了,贺纾却沉浸在国君和爱人悲绝的旷世奇恋中,怔忪着发呆。
    过了半晌,低叹道:“国君的孩子是爱人用生命换来的。女子孕子,顺乎天性,男子爱上男子已是逆天而行,怀上孩子更是罪孽,必须用鲜血和生命去赎罪,以命换命,孩子才得以平安降世……”他顿了顿,嘴角浮现出一抹惨淡的笑,忽然向着大海跪下来,“以我之血,换彼之命,东海神,求求你,给我的孩子一条生路吧——!”
    泪如泉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