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繁花倾尽又逢君 > 繁花倾尽又逢君_96

底色 字色 字号

繁花倾尽又逢君_96

    翐儿是个精灵鬼,听到贺纾语气不对,知道太傅真的发怒了,立即收住脚步。那鸟嗖的一下从窗口飞了出去,翐儿很遗憾地看着它飞走,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露出了委屈的神色,却一声不敢吭。
    贺纾也不多说了,立即把他抱上床去,让陈公公给他换好衣服。
    见他突然变得乖巧,贺纾心中不忍,柔声道:“翐儿,我,我吓着你了吗?”
    翐儿本来想说没有,忽然看到门口出现了赵顼的身影,立即嘴巴一扁,“哇——”大哭起来,听起来很伤心的,黑晶石般的眼睛里却没有一点泪水。然而,他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君王立即飞奔过来,一把将他抱在怀里,不住地劝慰,声音柔得要滴出水来!
    翐儿却愈加哭声震天。
    贺纾最不吃他这一套,忍无可忍一声断喝:“翐儿,闭嘴!”
    然而在君王这座巨大的靠山庇护下,他的教育效果通常是零的。
    直到赵顼答应一上岸就立即买一张更大更漂亮的鹦鹉作为补偿,他的翐儿才心满意足地止住了悲声。
    ☆、第一二三章 天子回朝2 (1634字)
    岸边传来鼓乐丝竹,曲韵悠扬,畅然欢悦;旌旗招展,彩带飞扬,一列几百人的队伍井然有序,穿着统一的深色朝服、冠笄束发,见到楼船渐近,纷纷鞠躬致意,那是文武百官列队相迎。
    楼船泊岸停靠。大宋天子领着众人抬步拾阶而上。一众朝官也趋步迎上前来。
    赵顼身穿明黄锦缎长袍,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广袖迎风,衣裾飘然;高耸的通天冠迎着灿烂的晨曦,冠下白皙清俊的面容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庄严的衣饰衬托出君临天下的气度。
    跟在他身后的是皇子太傅贺纾,他穿着一身冰蓝锦服,玉竹雪梅章纹襄饰其中,腰系白璧佩玉,与头上的羊脂白玉冠交相辉映,风仪远迈,幽雅清举。
    百官跪伏在地,深深叩拜,山呼万岁。
    赵顼朗声到:“列公平身——!”说完,趋前一步,亲手扶起为首一紫袍白发老者,叫了声“九皇叔!”
    九贤王笑道:“陛下,老臣盼了三年,终于盼得您回朝,真是社稷之福、万民之幸呐——”
    赵顼也笑道:“皇叔言重了!朕离开的这三年来,多亏了皇叔坐镇朝堂,把持朝政。朕回到京师,眼见政通人和、百业俱兴,这都是皇叔日夜为国事操劳的结果,皇叔一片丹心,可昭日月——”
    “陛下过誉——老臣惶恐——!”说着又要跪拜。
    赵顼当然立即扶起。
    贤王打量了君主几眼,道:“陛下神色怡然,想必日子过得安逸吧?”
    赵顼呵呵笑了几声,也不否认。
    然后,贤王一抬眼便发现赵顼身后,被陈公公抱在手上的小皇子,立即满脸堆笑地迎上去,“哎哟,这就是咱们的翐儿了,真是龙章凤姿,器宇不凡,尽得我们赵氏皇族的真传,颇有太祖之风!”
    赵顼道:“翐儿,快拜见九贤王千岁!”
    陈公公将翐儿放到地上,翐儿一脸严肃,向着九贤王深深揖拜:“翐儿叩请贤王千岁金安!”
    清亮的童音隐隐透着一股傲然威仪,在场百官为之侧目,更为小皇子俊美如天神的容貌和与生俱来的皇者风范赞叹不已。
    此时,贺纾也过来拜见九千岁,贤王看着他笑道:“贺太傅辛苦了,小皇子端方守礼,都是太傅教导有方啊!”
    贺纾微微含笑,躬身一拜,谦逊道:“千岁过奖,微臣惶恐,实不敢当!”
    这时,翐儿忽然扑到赵顼怀里,叫道:“父皇——你答应过翐儿的事还没有做哦!”
    赵顼一拍脑袋,“哎呀,父皇忘了翐儿的鹦鹉了。”
    贺纾搂住翐儿低声道:“皇子殿下,别在这无礼!”
    贤王却呵呵笑道:“翐儿不就要只鹦鹉嘛,这太容易了,皇宫后院的鸣春谷,那儿有着各种奇珍异鸟,单是鹦鹉就有百多种……”
    翐儿听得睁大了黑晶石般的大眼睛,“一百多只鹦鹉,真的——?”那副天真纯稚的摸样惹得众人大笑起来。
    这一番繁文缛节完毕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宫而去。
    ======
    入夜,天子寝宫。
    扰攘了一整天,等安顿下来,贺纾已经累得精疲力竭。翐儿坚持要跟赵顼一起睡,怎么也不肯回皇子寝殿。
    赵顼宠溺地抚着他毛茸茸的脑袋,笑道:“好好,翐儿就留下来陪父皇。”
    贺纾正要告退,翐儿牵过他的手,“太傅也留下来陪翐儿!”
    贺纾皱眉道:“翐儿,这里是皇宫,不是东海。太傅不能留在这里。”
    翐儿撅起来嘴巴,“不嘛——!太傅不在,翐儿睡不着!”
    赵顼也道:“繁衣,孩子跟你睡惯了,你就留下来吧!”
    贺纾眉心深蹙,一脸的无奈。
    翐儿拉着他的手,又牵过赵顼的手,拉着他们往里间走去。走到赵顼的御床上,一下跳了上去。赵顼很自然地坐在床边,轻拍着翐儿,“别闹了,快睡觉,明天带你去鸣春谷。”
    翐儿听到“鸣春谷”,想起那些漂亮的大鹦鹉,喜笑颜开,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嘴里还咿咿呀呀道:“翐儿最喜欢太傅,最喜欢父皇,翐儿要太傅和父皇永远在翐儿身边,谁也不能离开……”
    贺纾在一旁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心中百感交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