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繁花倾尽又逢君 > 繁花倾尽又逢君_76

底色 字色 字号

繁花倾尽又逢君_76

    ☆、第九二章  兄弟之仇 (1227字)
    贺纾一阵惊喜,又觉得难以置信,“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和我隐居于东海孤岛,从此放弃你的野心。”
    赵羽在那充满期盼的明眸上落下一吻,“我最大的野心就是你。”
    贺纾推了他一下,嗔怪道:“就你这嘴会说,每一次都是哄我的。”
    赵羽却变得认真起来,轻叹道:“繁衣,我是诚心诚意的。当初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时机未到。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贺纾忧虑地看着他,“鸿渐,你到底还要做什么?”
    “繁衣,我发过誓,我要在赵顼手里把江山夺回来!”
    贺纾完全失望了,冷若寒霜地看着他,“我明白了,你嫌我在你身边碍着你实现你的夺权大计,故意把我打发到东海去,这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赵羽急了,“繁衣,我是真心要和你在一起,我都已经安排好我们的将来,难道你连一点时间都不等吗?”
    “我不是不愿意等,我是不愿意看到你夺走陛下的一切!”
    赵羽一下子站起来,气愤地说,“哼哼,说到底你还是要护着他,你处处替他着想,却偏偏不肯为我考虑一下,我在你心中到底算什么?”他走到窗前站着,背对着贺纾。
    贺纾蹙眉望着他,看到赵羽真的动怒了,手都在发颤。他觉得百口莫辩,心中只有无限哀痛。低下了头深思了一会,然后撑起起身体,慢慢地走到赵羽身后,犹豫着,还是开口道:“鸿渐,你实话告诉我,你和陛下之间除了皇位还有什么深刻的仇怨?”
    赵羽吃惊地回过头,连忙扶住他,埋怨道:“哎呀,你怎么起来了,有什么话躺在床上说不行吗?”不容分说地将他扶回床上,按住他躺下。
    贺纾顺从地躺着,却不依不挠地追问:“鸿渐,告诉我,是不是陛下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恨他?”
    赵羽幽深的双目似有地火升腾,恨恨地挤出两个字:“太子!”
    “太子?”贺纾重复着,“你是说,你的亲生哥哥,前太子赵珣?”
    赵羽努力压抑怒火,声音变得冰冷,“是的,我的亲哥哥死在他手上。”
    贺纾震惊,他万万想不到赵羽和陛下之间竟然是血亲之仇!“可是,这究竟为什么呀?!”
    赵羽讽刺地看着他,“你是想说,你的陛下不会是这样的人,是吗?繁衣,可惜真相就是如此残酷。”
    贺纾却坚持道:“以我对陛下的了解,他生性淡泊,不像是醉心于权力的人,总不会为了皇位去谋害太子吧?另一方面,你也说他当时身份卑微,即使太子不在了,皇位也不会落到他身上。”
    赵羽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抬眸望向远方,“不是为了皇位,而是为了一个人。”
    “青珩?”贺纾脱口而出。
    赵羽有些吃惊,“你也知道青珩?谁告诉你的?”
    “这你别管,你快把所有真相都告诉我!”贺纾微微板起面孔。
    “好,好。反正你迟早要知道的,与其让别人乱说一通,倒不如让我亲自对你说。免得你听信别人的话又冤枉我。”
    “你如果身正就不怕影子斜。”贺纾似笑非笑,心里紧张得发抖。
    ☆、第九三章 蓝玉为青1 (1183字)
    繁衣,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把这段往事永远埋在心底,不让你知道,因为它实在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故事。恰恰相反,它充满了情欲、嫉妒、怨恨、悲伤和复仇……
    更重要的是,我害怕让你知道,过去的我那一段荒唐的岁月。但是,在你明澈的目光下,我再也瞒不下去了,因为坦诚相告才是对你的尊重,即使你听完后评判我有罪。
    但是,繁衣,我心中抱着希望,寄托于你的宽容的胸怀和慈悲的心灵,怜悯一个爱你的灵魂,原谅他的过去。
    很多年前,我还是无忧无虑的六王子,我有一个同胞哥哥——赵珣。我父皇很爱我的母妃,不仅仅是宠爱,更是帝妃之间难得的真情相依。爱屋及乌的关系,父皇也很爱我们兄弟。我哥哥年方六岁就被册封为太子。
    哥哥不像我,我耽于游乐,不务正业。而他才华倾世,颖悟绝人,而且高情远致,明德惟馨,是真正的龙章凤姿,他当太子,是实至名归。
    如果那一天,我不是去了一趟汴梁河,如果我不是心血来潮,救了一个不该救的人……
    我相信,哥哥一定能能活到今天,一定是一位有为的明君。
    ======
    十几年前,一个深秋的晚上,我在舟舫里跟几个朋友吟诗作乐,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虐打声和哭喊声。出于好奇,我走到船头张望。
    然后,我看到月光下,那个单薄纤瘦少年:一身青蓝布衣已被撕得支离破碎,露出伤痕累累的肌肤,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小兽,张皇失措,正在躲避猎人的捕杀。他的身后,一个锦衣华服的醉汉摇摇晃晃地扑过来,少年急忙躲过,却被一个样貌委琐的中年男子一把抓住,按进怀里,狞笑道:“你还真犟啊,程缨,你跑得了吗?除非你从这里跳下河去,否则今晚定逃不出爷们的掌心!”
    少年看起来柔弱,却有一双倔强的眼睛,他望望滔滔的江水,回头轻蔑地瞪了那两人一眼,纵身一跃,落入水中。那两人看了一下,慌神了,忙吩咐船家开船,飞快地逃跑了。
    我命人将少年救上来,他已经无知无觉。我一直把他带回府上,请秋阳为他医治。
    然后我出去了一趟,回来后,秋阳告诉我,那孩子已经醒了。他的确还是个孩子,看起来不过及笄之年,玉白的脸,清丽秀雅,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我,像一只受惊的小斑鹿。
    然后,他告诉我,他叫程缨,从小就是个孤儿,被一名姓程的老道收养,十岁那年,老道去世了,他从此飘零于世。有一天,他在大街上走,却被几个人强行带到一个地方禁锢起来,后来他才知道那是一座小倌楼,小倌楼的主人见他天生丽质,聪慧过人,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美玉,将来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便不出数年,程缨秀美绝伦的容貌加上柔婉优雅的风姿,成为客人追捧的对象,名动京师。但程缨始终不肯沦落风尘,即使主人百般威逼,也只愿做一名清倌。但他知道,主人把他留着只是为了卖一个更高价,那毁灭的一天迟早会到来。请人教他琴棋书画,不惜下重本栽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