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繁花倾尽又逢君 > 繁花倾尽又逢君_67

底色 字色 字号

繁花倾尽又逢君_67

    他的声音渐渐低弱下去,将脸埋进手里,好一会儿,抬起凝满水雾的眸子,“你以为我不想吗?繁衣心里只有他,你让我如何去争?”
    玄海走到他身边,拉起他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重重摇了一下,话音却很轻缓:“我帮你,无论你要得到什么,我都会帮你……”
    赵顼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松脱出来,自嘲地笑,“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怕你压错了赌注,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玄海凝神着他,面具上看不到一丝表情,只有幽深的眸子闪着难言的光芒。“我赌我的,即使满盘皆输,也不言悔,你也无需自责。”
    赵羽低头不言,玄海踱步到窗前,望着那血红的夕阳吞没了尘世的最后一道光辉,似乎在自言自语:“还记得吗?那一年深秋,在太湖边,一个飘雨的黄昏,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在萣兰桥上,分明喝醉了,却又说着那样清醒的话。你说,有一个人,你是多么的痛恨他,日夜都恨不得他死,然而,当他真正死了,自己却成了最悲伤的人。你还说,你刚刚亲手埋葬了他,只希望连自己也一起埋葬……你的样子让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
    说到这,玄海停了下来。身旁,赵顼静静地靠近,两人并肩立于窗前,怅望夕阳,正像当年那一天,他们在黄昏的的苍穹下分担彼此的伤痛,两道本是莫不相干的陌生轨迹顷刻间有了交集。
    赵顼淡然一笑,“你说人是不是很奇怪,那一刻,你戴着你的面具,我隐瞒着我的身份,你与我却作着最真心的交流。幸好有那一次交集,后来我们才没有成为敌人。”
    玄海叹道:“我这辈子只在乎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纾儿,我不希望再有什么不幸发生在你们俩身上,我会尽我能力护你们周全。”
    赵顼笑了,眼角含泪,感激地握住玄海的手,“我想我还是有一样胜过赵羽,我起码有你这样的朋友,而赵羽身边,我想除了繁衣,其他人不过是互相利用。”
    玄海的眸子深不见底,“如果你愿意,繁衣也会离开他的。”
    ======
    夜幕如海,深沉得隐没了星月,也吞没了站在庭院中央那一个纤秀单薄的白衣身影。蓝真慢慢地靠近他,怕惊扰了他,又怕他站了太久累着。贺纾却已经发现他的到来,回头淡然道:“蓝真,有事吗?”
    “繁衣,秋大夫把药煎好了,你回去喝药吧。”
    “就让它搁着吧,我不想回房去,那像个笼子。”
    蓝真笑道:“你那房子是小笼,这里也不过是大笼而已。”
    贺纾也笑了,却是苦涩,“行啊,蓝真,你倒是一针见血。”
    蓝真道:“回去吧,夜寒侵衣,你现在是非常时期,感染了风寒就麻烦了。王爷回来可要怪罪于我。”
    贺纾看着他,讽刺而笑,“宁王说过什么时候回来吗?他都走了十几天,音讯全无,也不跟我说去做什么,就把我扔在这里……”
    蓝真道:“王爷是怕你担心——”
    贺纾忿然,“他不说我就不担心了么?我天天在这笼子里什么都做不了,外面发生什么事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过我心里是什么感受?”
    蓝真忙劝道:“繁衣,你不要动气,千万别气坏身子。我明天出去帮你打探一下,好不好?你再忍耐一下……”
    贺纾没有再说话,下腹传来一阵隐痛,他咬住唇。
    虽是黑暗,蓝真已发现他有异,慌忙扶着他,将他送回房去,帮他在床上躺好。腹痛愈加剧烈,贺纾脸色煞白,额上尽是冷汗。
    蓝真一惊,“我去叫秋大夫。”
    贺纾拉住他,“别,别去。”蓝真不解地望着他。
    贺纾道:“我不想吃他那些安神药,一天到晚昏昏沉沉地睡觉,什么事都不知道。”
    蓝真本想说,可你不吃安神药整个晚上都睡不着。可看到贺纾生气的样子,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贺纾吃了两颗冕宁丸,慢慢地腹痛缓解了,却觉得极为疲惫,浑身无力,靠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蓝真又劝慰了几句,见贺纾没有回答,就轻轻地离开了。
    ☆、第八一章 以爱囚心2 (1343字)
    贺纾其实没有睡着,自从赵羽走后,他没有一个晚上能安睡。
    为了孩子,只好强迫自己休息,闭着眼睛朦朦胧胧到了半夜,忽然觉得黑暗中有些响动。他立即睁开眼睛,猛然发现一个人已经坐到了他床头。
    贺纾大惊,刚要喊人,那人却一把按住他,“纾儿,是我!”
    ——是玄海。贺纾松了口气,继而又诧异起来,低声道:“大哥,怎么会是你?”
    玄海叹息:“你这样一走了之,大哥一直在找你啊。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宁王的事我让你受惊受痛,但是大哥真的不是有意隐瞒——”
    “大哥,别说了,我没有怀疑你,更没有责怪你。”
    玄海道:“陛下很担心你。你这样做,有没有想过陛下?”
    这话将贺纾这段时间的积聚的愧疚一下激发出来,失声道:“大哥,我……”却又说不下去。
    “算了,”玄海又道,“谁不知你心里只有那个人。怎么样,宁王他对你好吗?”
    “好……。”贺纾费力吐出一字,语气飘忽。
    “那宁王为什么不在你身边?他去哪里了?”玄海追问。
    “我……不知道……”那阵委屈袭上心头,眼眶一热。
    玄海握住他的手,柔声道:“纾儿,有可能不高兴听,却是大哥的肺腑之言,宁王对你确实有情,但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天下。”
    “……”贺纾心中刺痛,无言以对。
    良久,玄海轻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永远不回去见陛下了,对吗?”
    贺纾一下痛苦地:“不!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玄海沉声道:“纾儿,你不是个没有主见的人。我今晚冒险前来,就是想让你下个决断,如果你决定跟宁王走,放弃你的相位、你的职责、你对陛下的承诺,那我也不会多说什么,就当我今晚没有来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