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隔壁新书

手机版

隔壁新书 > 其他小说 > 繁花倾尽又逢君 > 繁花倾尽又逢君_51

底色 字色 字号

繁花倾尽又逢君_51

    当晚,主将营里,刘礼设宴款待贺纾和林靖嘉。
    贺纾没有穿朝服,而是换了一身白衣,玉簪束发,面带微笑步入营帐,立即,那一道道目光投到自己身上,有质疑、有探究、有不屑、有审视,凡此种种,就是没有一丝信任和认可。目光过后,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声骤然响成一片。
    贺纾昂首,步履从容,走到客席落座,向着众将士环视一周,点头致意,态度既谦和又不失当朝副相的气度。
    互相致过礼后,贺纾对刘礼说:“本相打算即刻去信夏军统领零丁仁多,要求立即见到宁王,才展开会谈。如果他们交不出人来,就证实了刘大人的推断,那我军就无所顾忌,可以发动大举进攻。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希望刘大人及在座诸位将军畅所欲言。”
    刘礼一直注视着他,问道:“贺相的意思是主战?”
    贺纾郑重点头,“是的,本相一向最痛恨卖/国求和。这次我们对西夏示弱,下次就会有其他邻国进犯胁迫,边境就永无宁日。因此,我们必须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彰显我大宋军威,震慑四边蛮夷,方为保国安邦之上策!”
    一番话下来,营帐里鸦雀无声。刘礼低着头一言不发。
    贺纾拱手对刘礼道:“刘大人是两朝元老,多年征战沙场,贺纾心下敬佩之至。我本不才,资历浅薄,蒙圣上委以重任,诚惶诚恐,唯有恪尽职守,死而后已。还望刘大人为了大宋社稷,鼎力相助,共挽危局!”
    刘礼离座,走到贺纾面前,刷地跪下,一拜到底,朗声道:“贺相心怀家国,下官佩服!愿听凭差遣,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众将士见状,也纷纷离座下拜。表达对副相的敬意和杀敌的决心。
    贺纾急忙扶起刘礼,又对众人深深揖拜回礼。
    剩下来的时间里,众将士都对如何兴兵布局发表自己的建议,热情高涨。贺纾和林靖嘉相视而笑,倍感宽慰,总算消除了与这帮武将的嫌隙,得到了初步的认可,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第六二章 隐瞒死讯 (3329字)
    第二天,贺纾接到了仁多零丁发过来的信函,要求三天后进行谈判,贺纾答应下来。回到帐中,贺纾焦急地等待着玄海的消息。
    等到玄海进来,贺纾迫不及待地迎上去。玄海对他笑笑,戏虐道:“真是沾了宁王的光了,还没见过纾儿对大哥这样热情的。”
    贺纾脸上绯红,后退几步,说了句:“大哥请坐。”
    玄海道:“你可以放心了,宁王确实不在敌军营中。”
    贺纾双手绞在一起,“仁多那里有什么动静吗?”
    玄海:“他重兵布防,已经做好了大举进攻的准备。”
    贺纾吸了口气,“那么说,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所谓的和谈只是幌子,战争是必然的。”
    玄海又道:“纾儿,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回京去吧。你在这作用不大,一旦情势危急起来,刘礼他们也未必顾得上你。”
    贺纾摇摇头,“我不能这时离开,否则将士们会认为朝廷轻视他们,会打击他们的士气的。而且,我还没有得到宁王确切的消息,你让我怎得安心?”
    玄海眉头深深拧成一团,还要说什么。贺纾笑着淡然道:“大哥,我知道你担心我的身体,你且放心,我能坚持下去,何况,有你在我身边照顾着,无论我还是孩子,都会平安无事的。”
    玄海无奈道:“好好,我说不过你。不过,你身体有任何不适都要马上告诉我,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贺纾点点头。
    忽然,帐帘被撩开,林靖嘉修眉深锁,一脸愁容地走了进来。“繁衣——”
    贺纾一下猜到缘由,忙问:“子晏,是不是谢将军出事了?”
    林靖嘉忧愁地说:“我听到烽火急报,同州驻军在前来的路上遭到伏击……”
    贺纾只得劝慰道:“别担心,我去找刘礼问清楚情况。”
    林靖嘉正要跟着去,却见玄海不住地跟他使眼色,他只好留了下来。
    ======
    宋军中军主帐营内,刘礼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贺纾和林靖嘉一进来,见到他这副样子,心里又是一紧,忙问道:“刘大人,同州军遇袭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礼道:“丞相,不是遇袭。谢将军率领同州军行至玉门关附近就遭遇了暴风雪,悉数被困在半山峡谷中。”
    贺纾道:“玉门关离这不远,刘大人能否派兵前去救援?”
    刘礼道:“下官一接到消息,已经派出五千兵马前去搜救。”
    “五千……”
    刘礼为难道:“贺相,下官为此事头疼,五千将士可能会少了点,但丞相有所不知,仁多零丁对河州虎视眈眈,我们的兵将本已不足,抽调五千兵已经是极限,剩下的只能勉强够守城。否则河州后防空虚,后果是不堪设想啊。”
    贺纾一颗心沉了下去,“我明白了,谢谢刘大人……”
    ======
    玄海拉住林靖嘉,等贺纾离开了营帐,才道:“子晏,我有话跟你说。”
    林靖嘉记挂表兄,不免忧烦,心不在焉地道:“国师,什么事?”
    玄海:“关于宁王的。”
    林靖嘉抬眸望向他,“你不是说他不在西夏人手中吗?”
    玄海,“他确实不在西夏人手中,因为他已经不在人世。”
    “什么?!”林靖嘉惊得声音都在发颤,“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昨晚,我在仁多零丁的帐顶上潜伏了一夜,听到了他的探子的汇报,那探子说,在连江水域找到一具汉人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但看其衣着应该是身份不凡之人。仁多前去辨认后,从尸身上取下来一只玉佩。我当时从缝隙里偷偷看到了,吓得几乎从账顶上掉了下来,因为这玉佩足以证实那尸身就是宁王,这是先帝配给每位皇子的身份标志,是一只纯白玉麒麟,周围有六朵祥云环绕,正代表宁王皇六子的排行。”
    林靖嘉喃喃道:“我,我曾见过这块玉佩……如果你没有看错的话,那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